800小说网 > 重生之首席魔女 > 041 接触夜宴

041 接触夜宴

作者:第五蓝邪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抗日之特战兵王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大明1617抗日之将胆传奇最强特种兵之龙刺带着仓库到大明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璟楠一大早就来到学校了,此时正站在学校门口倚着墙壁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学生,今天的萧璟楠整个人气氛都不对劲,和平时一样耍酷,却多了几分阴郁。

    左圣哲看了一眼萧璟楠,因为有萧璟楠的“看门”,今天学校门外十分的平和,几乎没有任何学生斗殴或是敲诈勒索事件,每个人在经过学校的时候,都低着头匆匆而过,不敢去得罪这尊瘟神。

    这些事情,左圣哲都不再去过问,他如今已经不是学生会会长,辞去了会长一职的他要比过去更加忙碌,除了接下父亲留给自己的公司,还要为季苏菲的夜宴辅佐搭理,减少钱文倩的压力。

    进入夜宴的内部,左圣哲才感慨真实的季苏菲原来是如此的强大,夜宴是什么地方?可以说是寒社的大本营,季苏菲这样一个少女原来就是寒社的大佬,他也侧面的听说了一些关于季苏菲的故事。

    这样年轻的一个小女生成为一方黑道老大,不是没有人想要杀她,手底下也不是所有人都臣服,也有人想要“谋权篡位”,据说寒社的第一代创办人中,就有一个男人私下里不服季苏菲,想要夺位,最后的下场是死的很惨,有多惨,左圣哲不知道,因为钱文倩也没看到过,她也一样是从别人的口中听说,只有一点,钱文倩是亲眼所见,就是季苏菲真的把活生生的一个人丢下去喂鳄鱼了。

    这样一个看似清纯可爱的女生,养着一只鳄鱼做宠物,无论怎么想都觉得慎人。

    这些,左圣哲不会对萧璟楠说,在他的眼里,萧璟楠其实还是很干净很纯真的,虽然整日里打打杀杀的,也沾染了血腥,可到底没有那般的阴暗。

    萧璟楠低着头,思索着外公说的话,那天赛车之后,他还是把自己听到的事情告诉了飞虎帮老大上官貅,上官貅在听了以后,沉思了片刻,便是提出让萧璟楠来探探季苏菲口风的意思,飞虎帮的开支庞大,上官家没有了左家的支持,多少有些举步艰难,地盘收入又争不过金门和火龙帮,作为一个生意人、一个黑道老大,季苏菲神秘的存在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如果季苏菲手里真的有白货,他们也是要争取的。

    殷寒开车载着季苏菲进学校大门的时候,萧璟楠还是隔着玻璃一眼看到副驾驶座上的季苏菲,他站直了身子,看着车子在进门后拐了弯便是停下来,而季苏菲则是从车里下来了。

    那次学校晚会后,殷寒和季苏菲的恋情算是公开了,谁都知道这个新来的英俊老师是为了季苏菲才来这里教书的,而季苏菲那翩然一舞也让所有人认识到,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堆金童玉女。

    现在他们这般高调的来到学校秀恩爱,当真是羡煞了不少人,也引起不少人的妒忌。

    “苏菲!”萧璟楠走上前,季苏菲回眸清冷的看着他走向自己,殷寒倒是什么也没说,直接驱车去了停车场,算是很体谅的给季苏菲和萧璟楠说话的单独空间。

    倒不是他有多大方或是不在乎,是在萧璟楠这样的小屁孩在他眼里实在是不够看,就如当初言胤宸也同样不曾将萧璟楠和左圣哲这两个接近季苏菲的男生看在眼里。

    “早!”季苏菲淡淡的打了一个招呼。

    萧璟楠有些不自然的看着季苏菲,说实话,看到季苏菲和萧璟楠这样在一起,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毕竟季苏菲是他喜欢的女孩子,也曾经以为,她就会是他的女朋友,现在看来,当真是自己一厢情愿了。

    “早,走吧,一起去上课!”萧璟楠不知道该如何对季苏菲开口。

    季苏菲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萧璟楠,也没主动问什么,便是静静的和他并肩走在学校里,萧璟楠没有坐电梯,而是选择带季苏菲走楼梯,大多数学生都不愿意爬楼梯的,这里安静的适合他们好好说话。

    “苏菲,明天有个宴会,你愿意做我的女伴一起去吗?你应该也知道,就是看一些破石头,可能会买到里面有翡翠的那种,就是赌石!”萧璟楠十分复杂费劲的说了一通。

    “我知道,赌石大会!”季苏菲点头,随即又问道,“我做的你的女伴,你外公答应吗?”

    萧璟楠一时间没有领会到季苏菲问这句话的意思,以为季苏菲是担心自己外公的脸色,下意识的回答:“我外公是答应的,也是他的意思。”

    季苏菲波澜不惊的看着萧璟楠,眼底没有任何的色彩,萧璟楠不明白季苏菲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你是不是另外有约?和那个教音乐的老师?”

    季苏菲没说话,萧璟楠有些恼了,“苏菲,你真的就那么喜欢他?因为他长得好看?因为他会弹琴?所以你喜欢他?”

    萧璟楠说道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想起另一个人了,韩威廉,那天赛车的赌注,季苏菲赢了,什么都不要,就要那个叫韩威廉的男人,并且还说出上一床那么露骨的话。

    萧璟楠泄气了,“季苏菲,算了,我知道我没资格质问你这些,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忠告作为朋友的你,韩威廉在情场上可以说是风流成性,男女不忌,仗着自己是韩朝的少东,他玩过不少明星,不过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其实就是个GAY,你还是离他远点好,即便他长得或许不错,但是……太脏了。”

    季苏菲浅笑,“我知道,萧璟楠,我一直以为和左圣哲比起来,你更加的肆意潇洒,没有他那么多的心思和压力,可今天才发现,原来你才是那个被束缚的无法自由呼吸的人,你就是你外公手里的一个傀儡。”

    萧璟楠皱眉,脸色有些苍白,他抵触季苏菲说的话,但是却又无法反驳,他刚才说了什么,之前外公对季苏菲的态度,谁都知道的,突然间外公要求自己来接近她,并且带她去参加那个赌石大会,外公是什么心思,昭然若揭,而自己居然还真的傻傻的来找季苏菲了,说白了,就是想让外公顺心一些,让飞虎帮真的可以找到一个出头之路。

    季苏菲没有去理会萧璟楠此时的心情,抬脚就要继续走,却被萧璟楠伸手拽住了,“苏菲,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明知道我喜欢你,你的心就那么狠,你和左圣哲之间到底说了什么?他现在突然就和我们上官家撇清界限,不要说,这些你都不知道。”

    萧璟楠的控诉并没有能引起季苏菲的共鸣,她只是冷眼看着这个歇斯底里的少年,许久才说道:“我也曾经当你是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兄弟,但是可惜……你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真的可以豪气干云、为朋友不顾一切的人,你有牵绊、有束缚。

    “兄弟?我有说要和你当兄弟吗?我只说过我要你做我马子!”萧璟楠反驳。

    “你知道马子和女朋友的区别吗?”季苏菲表示很失望,“曾经有个人也和你一样说喜欢我,但是他很聪明的就是在认识到真正的我以后,就自动的退出了,而你萧璟楠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认清现实的那一个人。”

    “认清现实?你不就是喜欢殷寒那个小白脸吗?”萧璟楠不爽,到底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还没有真正的认识到喜欢和爱的区别。

    季苏菲不想和萧璟楠在这里废话,现在的萧璟楠整个人都有些不理智,口不择言,或许一会儿平静下来以后,就会懊恼他此时说的这些愚蠢的话。

    季苏菲没有上完课便是早早的离开了,只是和殷寒发了一个信息说晚上不回去了,殷寒大多数时间是不上课的,习惯一个人去那个充满各种幽灵船说的古楼里面去,抚摸那台古老的钢琴。

    看到信息的时候,殷寒苦涩的笑了,她于他而言,似乎一直保持这样一个独断专行的姿态,从没有任何事情会好好的和自己商量的,她说喜欢他,执着于他,可是……谁能理解,看似天之骄子的他,其实比季苏菲更加没有安全感,他更需要她证明这份爱。

    左圣哲开车载着季苏菲去了夜宴,这是他第一次这般正式的陪季苏菲去夜宴,心里也隐隐的发觉有事情会发生,深藏在夜宴会所里面的那个神秘领域里,是他从不曾接触到的。

    左圣哲是在上课的时候接到季苏菲的电话,让他开车陪她去夜宴,他想也没想就起身离开了课堂,几乎是机械性的反应和动作。

    夜宴是24小时营业的,但是白天的客人相比较夜晚还是要少很多,三三两两的几个人在里面,左圣哲停下车的时候,便是看到有人从里面走出来。

    “大小姐!”白羽扬和迈克一同走出来,这二人一柔一刚、一黑一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左圣哲站在季苏菲的身后,看着对面的白羽扬,这是他第二次看到这个男子,依然和第一次看到的那般优雅如斯,清爽干净,嘴角挂着狐狸一样狡猾的笑容,镜片下藏着的是见血封侯的精明。

    “韩威廉怎么样了?”季苏菲走到白羽扬的身边淡淡的问道。

    白羽扬左手抚上自己的心口,恭敬的回答:“一切都遵照大小姐的吩咐去做。”

    白羽扬就这样安静的走在季苏菲的身边,左圣哲因此落后了,他的地位到底是比不上白羽扬这个常年陪在季苏菲身边的完美执事,是的,白羽扬是执事,有时候左圣哲都无法想明白,这么优秀能干精明的男人,怎么就甘愿臣服在季苏菲的身边做一个执事。

    走进金碧辉煌的大厅后,左圣哲再也无法平静了,眼前这黑压压的一片,分明就是黑道堂会的场面。

    “大佬!”

    “大佬!”

    随着季苏菲走进大厅的步子,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喊着“大佬”,对季苏菲这个女生只有畏惧的尊敬,没有一点轻慢,左圣哲想,这需要多大的魄力和血的教训才能让这帮铁血汉子对季苏菲低头。

    季苏菲不似过往的那些大佬,坐在正堂的“宝座”上,事实上,这个屋子里也没有那样的“龙椅”,左圣哲过去在飞虎帮看到过,上官貅就总是会坐在一把象征地位的红木椅上,和电影里一样的上香拜关二爷。

    季苏菲走到前方清冷的站着,没有一点情绪,也没有那种傲娇的英姿飒爽,就是那般清冷的站着,宛如一个失魂的漂亮木偶,可即便如此,还是让人很难忽略她的那种寒气逼人。

    “大佬!”刺头咧嘴憨笑着,他有好些日子没见到季苏菲了,再见她,只觉得她又变得漂亮了。

    “好久不见!”季苏菲淡淡点头,浅浅的寒暄,完全没有要豪言壮语的意思,只是清冷淡漠的扫过全场,“人都来了?”

    “大佬,”刺头开口回答,“这些个人里面有几个是参加过金三角那一战的人,我挑了几个做领头,其他人也是我精挑细选的,都是社团里的站得住脚的几个汉子,做人也够血性,这次来沙汀湾,也是给他们一个锻炼的机会,上次没能去金三角的弟兄们都摩拳擦掌的想要展现一下,就等大佬你给机会了。”

    季苏菲点头,对所有人开口了,声音透着几分漫不经心,“沙汀湾虽然比不得金三角的混乱,却是势力最复杂的地方,可能会有死亡的风险……”

    不等季苏菲说完,就有人热血沸腾的叫嚣着,“大佬,我们不怕死,他娘的,老子就等这一天了,让沙汀湾这帮崽子们看看,我们寒社的人才是最牛逼的……”

    季苏菲没有去看那个说话的人,只是沉默着,刺头看了一眼钱文倩,一直站在人群中的钱文倩扭着腰走到那个男人面前,男人脸一红,以为自己的话引起了共鸣,却不知,钱文倩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大耳刮子。

    “没礼貌,大佬说话也有你插嘴的份?”

    男人显然被打懵了,尤其是被一个20岁不到的女孩子打了,心里总是有些窝火,他好歹也是一个堂口的大哥,在自己的城市里也是大佬一枚,虽然归顺于寒社,但不代表什么人都可以对他大呼小叫。

    “你他妈的活腻了,敢打我……”

    “砰”的一声,完全不给所有人反应的机会,被溅了一脸血的钱文倩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瞬间被爆头的只剩下脖子以下身子的人,身子止不住的颤抖,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太过愚蠢,季苏菲看起来清清冷冷,没有那种豪情壮志的言论,不代表她就没有一点魄力。

    要知道,季苏菲不喜欢说那些鼓动人心的废话,她素来习惯踏着尸体、沾染着鲜血站在高处,这个男人……自己刚才已经提醒他不要多嘴,他还反应不过来。

    所有人都震惊、颤抖的看着刚才还活生生的人一瞬间倒在地上,连头都没有,这瞄准度,分明就是神枪手。

    白羽扬挥挥手,让人来处理尸体,“大小姐很不喜欢别人在她面前说脏话,更不喜欢没有尝试就说大话的人,天傲,看人的眼光有待提升。”

    白羽扬这话是对一直坐在一边的沙发中的秦天傲说的,这时左圣哲才看到,角落的沙发上还有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而他也认识这个人,曾经见过,刑天帮的二公子,据说是现任的大佬。

    秦天傲也是华都大学的学生,同在京华市,对这样一个风云人物的存在,左圣哲多少是认识一些的,只是从未有过接触。

    秦天傲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季苏菲,季苏菲却淡淡的说了一句:“能在沙汀湾留下的人,以后就可以留在这里。”

    这句话比任何一句吃香喝辣的废话都来得让人热血沸腾,留在京华市这个国际大都市是什么概念,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求的,但是现在就有这么一个机会,留下是什么概念,可不是漂泊的留下,而是有房有车的定居。

    “金钱、女人,忠诚于我的人,想要的我都会给他,背叛我的人,就去喂鱼。”季苏菲终于说出了重点。

    “大佬!大佬!大佬!”众人力挺季苏菲这句话。

    左圣哲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突然有些怯了,这就是他未来要接触的世界吗?他有些不自信自己能在这样血腥复杂的圈子里站稳脚跟了。

    季苏菲感应到了左圣哲的颤抖,在散会的时候,对左圣哲说道:“你不必紧张,你和他们不一样,我需要的是你经商的头脑,而不是出去打打杀杀。”

    左圣哲垂眸,没有说话,心里有些鄙视自己的过去,更鄙视整天喊着打打杀杀的萧璟楠,什么是黑道,什么是腥风血雨,和季苏菲的比起来,萧璟楠的那些只能是跳梁小丑的闹腾。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