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冒牌县官斗地主 > 第115章 苏醒,幕后黑手

第115章 苏醒,幕后黑手

作者:似水微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你说肖玉一家要移民英国?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元朗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面前的黑衣人手下,一脸着急的开口说道。

    “就是最近发生的事情,估计明天一早的飞机飞往英国!”黑衣人手下说完这才转身退了出去。

    元朗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想去肖家问个明白。却被房是里走出来的元母给一把位住了。

    元母语重心长的说道:“朗儿,妈不同意你去肖家,更不同意你去找那个植物人小警察。就算她现在醒过来了,身体也许也恢复不到从前了。是,当初我也很喜欢肖玉那个丫头。可是自从你和韩玲好了以后,肖玉就再也没来看过我。咱们老家你弟弟的房子,都是韩玲出钱让人盖的,你弟弟的车子也是韩玲送的。

    虽然韩玲的哥哥犯了罪,可是韩玲却是无辜的。前两天我去监狱里看过韩玲,她因为怀孕已经保外就医了。怀的孩子是你的,也是我的大孙子。你既然和韩玲差点儿订婚,那么她既然有了你的孩子,你就不能对不起人家。朗儿,咱们不能做忘恩负义的陈世美!”

    元朗听了自己母亲话,极不耐烦的说道:“妈,你能不能不再掺和了。我不爱韩玲怎么可能娶她。知不知道韩玲的哥哥是被谁揭发抓起来的?是我,你的儿子元朗。而且,我还把他手下势力全部接收了。你觉得韩玲会原谅一个亲自把他们兄妹送进监狱的男人吗?”

    “总之,我不管,妈就想要自己的大孙子。韩玲怀的是咱们老元家的种,你必须娶韩玲!你也眼看着奔三的人了,像你这个年纪在咱们老家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谁让你兄弟媳妇的肚子不争气,生了两个丫头片子呢!朗儿,你可不能让咱们老元家断子绝孙呀!”元母一看儿子不同意,立马胡搅蛮缠起来。

    “妈,我真的有事,回来再跟你说啊!”元朗一把甩开自己的母亲,直接摔门走了出去。只是等他刚开车走到小区门口,便被一辆警车给拦住了。

    其中一个穿制服的男人开口说道:“元朗,请跟我们回检察院走一趟,接受组织的调查!”

    “没空,等我忙完手里的事情,会去检查院接受检查的!”元朗说完一踩油门儿擦着对方的车身便冲了出去。

    “呼叫总部,元朗不肯合作开车逃逸,洞三请求支援!”穿制的男人对着对讲机说道。原来韩玲哥哥在监狱里把元朗给咬了出来。韩玲哥哥知道害自己和妹妹进监狱的是元朗后,简直气坏了。

    如果不是妹妹怀了元朗的孩子。自己又怎么会相信元朗?认为对方很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妹夫,这才把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告诉对方。并亲自把自己的一些势力交给他。这下子可倒好,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原来对方从始至终都是在欺骗自己,是上面特意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卧底。

    怎么?拿了自己的钱,接收了自己的势力。就想把他自己摘的一干二净。连妹妹和孩子也不打算要,自己岂能饶恕对方。韩玲哥哥韩成混迹官场这么多年,怎么能没有关系网。虽然在人在监狱里,那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知道自己和妹妹被送进监狱后,一直让人盯着元朗在外面的一举一动。看到元朗对自己妹妹的无情无义后,干脆直接把元朗咬了出来。就这样检查机关找到了元朗,要调查核实一些情况。

    元朗把车子开的飞快,后面的警车干脆打开警笛就是一通追踪。检察院的人以为元朗要畏罪潜逃,他们哪里知道元朗是心急去肖家。元朗担心自己去晚了,肖玉就跟随父母一起出国了。元朗从后车镜里看了一下后面紧紧追赶的三辆警车,干脆一转方向盘,直接冲上了高速。

    等快到凌江大桥的时候,元朗才发现自己的车子被人动了手脚。刹车在这个时候忽然失灵了。十字路口忽然迎面开车一辆载重大货车,只听得“砰”的一声响,大货车和元朗的小轿车直接撞在一起。拉了一车煤的大货车由于刹车太过,一下子侧翻过来,直接把元朗的小轿车压在了侧边,一车厢的煤炭全部洒了。把元朗的小轿车整个都给埋住了。

    十几分钟后,交警和九九九急救中心的人赶到后,费了半天的劲才扒出了元朗的小轿车。此时小轿车已经被压成了扁片,元朗也早已气绝身亡。监狱里韩玲哥哥韩成收到消息后,冷冷的笑了。

    而另一边肖蔷的父母正和女儿做着生离死别。肖蔷直哭的眼圈儿通红,声音哽咽的说道:“爸,妈,你们到国外以后一定要多保重!有祖母和叔叔、弟弟陪着你们,女儿也就放心了。”

    “姐姐,你一定要多保重,我一定照顾好爸爸和妈妈!”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男孩儿拉着肖蔷的手说道。这是肖父和肖母在孤儿院领养的孩子。最近一段时间小家伙跟肖蔷一家感情处的相当好。

    肖母抱抱自己的女儿,开口说道:“女儿,不论你在哪儿?你都活在父母的心里。做父母的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过的开心、幸福!如果这是你的选择,妈妈和爸爸都支持你!只希望下辈子你还做我们的女儿。”

    第二天都市报头条消息是:植物人清醒后,不幸病情恶化不治身亡。植物人的父母受不住打击,双双带着养子远走他乡。

    远在京都城的大家族肖家,也因为家族丑闻被揭开,从此陷入万劫不复。肖老夫人更是被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们强行喂下了安乐死。肖家的孝子贤孙简直恨透了肖老夫人,他们因为肖老夫人当年所做的无耻勾当,受到了人们的谴责和耻笑。曾经显赫一时的肖家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报纸背面则刊登了凌江大桥发生的重大车祸。开轿车的年轻男子当场死亡!

    ——

    太子东宫。

    元朗感觉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勒住了。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浑身更是散架一样的难受。元朗脑子里逐渐有了意识,自己想去肖家找肖玉问清楚有关移民的事情。然后在路过凌江大桥十字路口的时候,和一辆载重拉煤的大货车相撞。再后来自己就失去了知觉。

    难道这次自己真的死了?可是死人怎么会感觉脖子被人勒住,身体这么难受呢?元朗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把正在勒元朗脖子的两个太监,吓的打了一个激灵,手中白凌子忍不住一松。心想刚刚明明太子殿下眼看着就要断气了,怎么忽然就睁开眼睛了呢?

    元朗心里这个气呀,心想自己没被大货车轧死,反倒差点儿被这两个狗奴才给活活勒死。伸手一把推开了眼前的两个太监,开口喝道:“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竟敢谋害你家太子爷?来人,把这两个狗奴才给我抓起来!”

    这时从殿外走进来一个女人,用手扶着并不显怀的肚子,年龄大约十*岁的样子。一脸笑意的说道:“太子爷命好大呀,你们两个狗奴才可真没用。送太子爷上路,都费这么大的劲!”

    元朗看到对方后,发现自己并不认识对方。元朗又打量了一下房间,这里是自己的太子东宫呀?这个不认识的女人又是谁?她怎么跑到了自己的太子东宫?元朗扭头一看,才发现守护在自己身边的那两个小道童,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元朗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谁?怎么进了本太子的东宫,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让人谋杀本太子,你不想活了吗?”

    对面的女人听了元朗的话,嘴里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声落接着说道:“本宫是新上任的皇贵妃,因为本宫肚子里怀了龙子。也就是将来的太子殿下,我怎么能让你这个病的快死了的太子殿下,挡了我们母子的道儿呢!所以今天特意前来给你送行。来人,送太子爷上路!”

    这时立马冲进来两个侍卫,手里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中一壶毒酒,一把匕首,唯一缺的就是一条白凌子。因为白凌子现在还缠在元朗的脖子上。元朗心里这个气呀,一个飞身便站了起来。上去便和两个侍卫战在了一起。那个什么皇贵妃的赶紧护着自己的肚子,躲到了一边。

    这时就听殿外有人喊道:“长公主,太子殿下正在闭关练功,您不能进去!”

    只听慕容慧怒声喝道:“狗奴才,你们给本宫滚开!”说着话大殿的门“嘡”的一声就被慕容慧带来的人给撞开了。大殿里元朗正和两个侍卫交手,越打越感觉力不从心。因为他感觉自己身子软绵绵的,根本就使不上多大力气。大门打开之后,外面一股寒风“呼”的一声就吹了进来。冷的元朗浑身不由的打了一个寒颤,原来外面下雪了。

    元朗一看到自己姐姐慕容慧,眼泪差点没掉出来。失声喊道:“皇姐,救我!这个什么狗屁皇贵妃想谋杀我!”

    慕容慧进来后,一脸阴狠的盯着皇贵妃几人,就连和元朗交手的那两个侍卫也不跟元朗打了,直接退到了皇贵妃的身边。

    “刘春燕,你好大的胆子,本宫早就料到自从你肚子里怀上那块肉后。就不会再安分守己了。亏的本宫费尽心机的把你扶上皇贵妃之位,你就是这么报答本宫的?”慕容慧的肺都快气炸了,手指着皇贵妃浑身直发抖。

    “长公主,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虽然承蒙你的恩情,坐上了皇贵妃之位。可是现如今我有了自己的骨肉,我也得为自己的孩子打算不是!”皇贵妃说的脸不红心不跳。

    “来人,把这个贱人肚子里的孩子,给本公主活活的打掉。本宫让你不安分!找你肖想不该肖想的东西!”长公主慕容慧怒声喝道。

    “皇上驾道!香妃娘娘驾到!柳贵妃娘娘驾到!”一连串的喊话过后,殿外再次响起了众多的脚步声。

    皇贵妃手急眼快的几下就撕坏了自己胸前的衣服。更是一把打乱了自己头上的发釵珠翠。眼圈儿一红眼泪说掉下来,就掉了下来。哭着喊道:“皇上,救命呀!您再不来臣妾和孩子,就只能落个一尸两命的下场了!”

    恭帝慕容千听到自己爱妃的哭喊声,也顾不上跟着自己的两个妃子。直接三步并做两步就冲了进来。进殿之后也顾不上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一把就抱住了自己心爱的皇贵妃。一脸心疼的说道:“爱妃,不哭,乖,小心伤了自己的身子!”

    “皇上,臣妾也是好心好意,想来探望一下太子殿下。谁知道太子殿下正在练功,醒来后就想非礼臣妾,要不是侍卫进来的极时,臣妾和肚子里的孩子两条命可就交待在这儿了。

    谁知道长公主赶来后,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命人打掉臣妾肚子里的孩子。臣妾,臣妾真的好冤枉,臣妾不想活了!呜呜……”皇贵妃说完后,趴在皇上的怀里放声大哭。

    恭帝慕容千冷眼看着自己一双儿女,直气的怒发冲冠。再看看爱妃一身狼狈的样子,冷声说道:“孽障,还不给你们的庶母道歉!太子,你可知罪?你简直太过份了,你以为朕封你做了太子,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吗?朕告诉你如今南召国的天下,是朕说了算。还轮不到你兴风作浪!慧儿,你也回宫去吧!朕会尽快给你找个好人家,帮你挑选一位称心如意的驸马爷!”

    “父皇,你还讲不讲理?你怎么能听信奸妃的信口开河。今天要不是皇姐来的及时,儿子就被你的女人命人一条白凌子给勒死了!”元朗急急的辩解道。

    “什么女人,女人的。她是你们的庶母,肚子里怀的是你的亲弟弟。当着朕的面,你都敢不敬庶母,可见背着朕还有什么是你这个逆子不敢做的!”恭帝慕容千对元朗,噢不,因该叫慕容瑞怒目而视,开口直接怒斥道。(元朗以后称之为慕容瑞)

    “父皇,你老糊涂了不成!你怎么能是非黑白不分呢?要不是我,皇弟今天就被这个贱人害死了!父皇你快醒醒吧,这些女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喜欢你,她们喜欢的是你的权力和身份!”慕容慧气的眼圈的儿都红了。她发现自己的父皇,已经变的不像原来的父王了。难道皇位真的能令一个人迷失了本心?

    “来人,送公主殿下回自己的寝宫闭门思过,择日挑选附马!太子殿下不敬庶母,罚在东宫闭门思过。没有朕的命令,不得出东宫一步!”恭帝说完,便轻声细语的哄着自己的爱妃,带着跟来的其他两个妃子扬长而去。

    转过天来,看着窗外的雪景,皇贵妃和柳贵妃以及香妃三人坐在炭火旁,一边品茗一边商量着对策。皇贵妃先开口说道:“两位妹妹也看到了,皇上对本宫的宠爱与信任就连太子和长公主也不能撼动。怎么样?你们还不打算和本宫一起共图大事吗?如果让太子和长公主知道你们两个的肚子里,也怀了皇上的骨肉。你们仔细想想以长公主和太子殿下的性子,他们姐弟会放过你们吗?”

    “皇贵妃姐姐,其实我们姐妹不是早就坐在同一条船上了吗?不然,那天皇上为什么会去的那么及时?我们也是怕姐姐有危险,才劝皇上去东宫看望太子殿下的。为了咱们同共的目标,我们必须同心协力把太子殿下拉下马!”柳贵妃一脸坚定的说道。

    “妹妹听两位姐姐的!我们三人现如今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我!同进退,共生死!”三个女人一时之间统一了战线。皇宫里又开始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

    楚王府清风居内。

    楚廉听说娘子很快就会醒过来,激动的眼泪都流了下来。楚王妃抱着小云天以及楚欢也高兴的眼圈儿通红。楚王爷虽然心中激动,表面上却很镇定。命人把有些虚脱的孤竹大师扶了出去。

    孤竹大师用帕子洗了一把脸,坐下喝了一杯茶,休息了片刻,这才慢慢的说道:“有了这颗‘定魂珠’在身,以后世子妃就再也不怕别人施法作怪了。老纳这里有一颗恢复身体的药丸,让世子妃醒来后服下,不日身体既可恢复!”

    “孤竹大师,大恩不言谢!以后您只要是能用得着楚某人的地方,楚某必将义不容辞!”楚王爷一脸感激的说道。

    孤竹大师看了一脸真诚的楚王爷一眼,半天之后才开口说道:“凭王爷义薄云天的性子,只要登高振臂一呼。南召国轻意便会为王爷所有。可是,王爷为什么生生看看慕容家的人你抢我夺,因为一把龙椅争的头破血流呢?现如今你看看新登基的恭帝,整日里沉迷女色。更是荒废朝政,长此以往下去遭殃的还是南召国的老百姓。”

    “大师,我们楚氏子孙不到万不得以,绝不会和慕容家的人抢夺天下。您老也知道我的祖母是慕容皇室的长公主蓝衣。说起来我们楚王府的后人也流着一半慕容家的血液。慕容家的人可以抢,可以争皇位。但我们楚王府的人绝对不能抢。

    如果信得过我们楚家的人,我们便保他慕容氏的江山社稷后顾无忧。关键慕容氏皇子皇孙人家根本就不信任我们楚氏子孙,更是对我楚王府严加防范。生怕我们楚氏后人夺了他慕容家的江山。

    所以,本王现在也乐意做个逍遥自在的闲散王爷。如果慕容家真要出现有能力有担当的皇室子孙,有可能成为一代明君的好苗子。本王倒是很乐意助他一臂之力。不过,就目前来看,皇室之中还真就没有一个像样的皇子。”楚王爷坦诚的开口说道。

    “楚王爷,记住你今日的话。既然楚家不想争皇位,那么多则两年,少则一年半载南召国必将大乱,希望到时候楚王爷体谅一下无辜的百姓。慧眼识英雄保真正的龙子龙孙登基为帝。老纳言尽与此,就此别过!”孤竹大师一甩袍袖便离开了楚王府。

    “娘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肖蔷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夫君楚廉含泪的眸子。肖蔷不敢相信的又闭上了眼睛,以为自己在做梦。半天后才再次睁开眼睛,因为在现代时无数次梦到自己回到了古代。可是每次发现都是一场梦,甚至从梦中哭醒。

    肖蔷伸出自己的手指咬了咬,嗯,有些疼!等再次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时,肖蔷这才睁开失声喊道:“夫君,我们的孩子……他在哪儿?”楚廉心想果然,自家娘子一醒来第一个要找的就是自己的儿子。算了这可能就是母妃说的母子连心吧!

    楚王妃赶紧把小孙子抱了过来。一脸激动的说道:“好孩子你能醒来真是太好了。快看看你的儿子,都快四个月了。”小云天穿着厚厚的衣服,裹的跟个蚕蛹似的,伸着自己的小手,嘴里发出“啊,啊,啊”的叫声,便扑到了自己母亲的怀里。

    楚廉赶紧给肖蔷背后靠上枕头。肖蔷一脸慈爱的看着怀中的儿子。眼角落下了泪水。终于回来了,终于看到自己的夫君和儿子了。抱着儿子含着眼泪亲了又亲。

    楚欢接过奶娘何花端来的燕窝粥,递给自己的哥哥。笑着说道:“嫂子,你这次可算是醒过来了。你再不醒过来,我哥都瘦的脱了相了!哥,嫂子一定饿了,感觉让嫂子喝点儿燕窝粥。”肖蔷这才抬眼看了楚廉一眼,此时的楚廉明显消瘦了许多。

    奶娘何花赶紧说道:“世子妃,奴婢把小世子抱下去,您赶紧吃饭吧!”肖蔷刚见到儿子,哪里舍得把儿子交给别人。肖蔷一脸不舍得的说道:“我,我想抱着他吃饭!”

    楚廉哪里能够答应,才不让臭小子占据娘子的怀抱呢!只要臭小子在,娘子眼里就看不到自己,好像自己不存在似的。楚廉孩子气的撇了撇嘴,开口说道:“娘子,还是先让奶娘把儿子抱下去吧!一会儿你吃过饭,再让奶娘抱他过来就是了,又不急在这一时。”

    肖蔷看了一眼楚廉期待的眼神,这才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把儿子交到了奶娘何花的手里。何花也知道小世子该吃饭了,手脚麻利的抱着孩子回厢房去了。

    楚王妃一看自己儿子的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开口笑着说道:“你们小两口好好说说话,我和欢儿也去看看孤竹大师走了没有?”说完直接带着自己的女儿走了出去。更是体贴的把屋子里的下人都给支了出去。顺便关上了房门。

    一看屋子里没了人,楚廉放下手中的玉碗,一把抱住了肖蔷。声音哽咽的说道:“娘子,你再也不要离开我了。我好担心你再也醒不过来!”肖蔷被楚廉抱的紧紧的,趴在楚廉的胸口,听到了楚廉紧张的心跳声,忍不住泪如雨下。回来了,真好,终于和夫君团圆了。

    第二天,京都城各家大人家眷都收到了消息,楚王府的世子妃经过孤竹大师的医治,竟然苏醒了。这下子再一次打破了众贵女的美梦。大家都盼着楚王府的世子妃挂了,她们也好有机会进入楚王府给楚世子当继室。谁曾想世子妃这么快就醒过来了,一个个直叹:真是太可惜了。肖蔷的苏醒,只有楚王府的众人高兴外,京都城真正高兴的可没有几个人。

    皇上本来准备给楚世子赐婚的圣旨都拟好了。可惜也只得作罢,好多的一次试探楚王府的机会,就这么白白的错过了。

    ―――

    皇家寺院的一座地牢里,本该驾崩的雍帝慕容冲现如今狼狈不堪的被关在铁笼子里。对面轮椅上坐着一个白发花白的老者。老者的身后站着几个黑衣侍卫。

    “慕容冲,现在当阶下囚的滋味不错吧!被自己的亲弟弟谋朝篡位,心里一定很不舒服吧!呵呵,慕容冲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做了这么多年的皇上,一定很风光吧!”

    曾经的雍帝慕容冲睁开浑浊的眼睛,看了半天,才看清楚牢房里头发花白的老者。不敢相信的说道:“慕容泽,你竟然没有死,还活着!”

    头发花白的老者冷笑的说道:“枉我当年那么信任你,没想到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尽然敢谋害我的性命。所以我今天也让你尝到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滋味。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

    “你,你既然没有死,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报仇,你看看你若大的年纪,你还想登上皇位吗?就算现在当皇帝的不是我,也是我的亲弟弟慕容千!当年你的太子妃也成了我的皇后,我答应她只要生下我的儿子,便封她生的儿子为太子。只可惜她的命不好,七个月早产生下一个孩子后便难产去逝了。

    其实,我很喜欢她,虽然我后来有了很多女人。可是我依然忘不了她,虽然她曾是你的太子妃,虽然你从来就不曾喜欢过她。虽然她比我大三岁。我一点儿都不在乎她曾经是你的女人。我更是把她生下来的儿子立为了太子。

    只可惜那个可怜的孩子命运不济,被人暗算从马上摔了下来。生生摔断了双腿,从此我只好封了他一个勇王殿下。并把最好的封地赐给了他!我不知道那个可怜的孩子是不是受了诅咒,就连自己的儿子也让人给弄丢了。”慕容冲一脸怀念的诉说道。

    沉浸在回忆中的慕容冲没有发现,此时的慕容泽早已脸色大变。当年太子坠马是自己命人动的手脚,难道勇王殿下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不成?如果真是那样,自己这些年都做了什么?明明自己的亲生骨肉可以顺理成章的登上皇位,自己却害了他!

    慕容泽脸色苍白的推着轮椅走了出来,声音嘶哑的说道:“命人去给我仔细的查勇王慕容川的出生年月,从出生到现在这些年发生的所有事情。最好找到当年接生的婆稳,以及他的奶娘……”

    “主子,您怀疑勇王殿下极有可能是……”花白头的老者身边的黑衣人小心的问道。

    “哪儿那么多废话,赶紧去给我查!”慕容泽怒声呵斥道。可是一旦查清楚事实真相后,自己又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儿子?慕容泽一时之间陷入了深深的愧疚之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