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冒牌县官斗地主 > 第100章 会跑的尸体2(二更到)

第100章 会跑的尸体2(二更到)

作者:似水微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廉怕这家娘子累着或者天热中暑,干脆让人把老妇人以及白衣女子和青年男子,都带到了县衙的公堂上。自己和肖蔷干脆让人搬来两张椅子,放到了县太爷桌子的房边。

    位置也就是原来楚廉做师爷时的那张桌子后面。就好像公堂上一下子多了两个记录口供的师爷一样。不过嘛,这师爷的桌子上放的可不是笔墨纸砚,而是各种吃的以及自带的汤水。

    肖蔷逛了半天早就饿了,谁让人家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补呢!所以,楚廉一脸认真的剥着手中榛子壳。然后放到肖蔷面前的小碟子里。肖蔷也不矫情,就那样大大方方的又吃又喝。什么面子里子的,现在谁里没有自己肚子里的小祖宗重要。小四刚在旁边拿着扇子,给自家小姐和姑爷打着扇子。

    小五坐在大堂上,看着旁边的二位正忙着吃喝的人。心里忽然生出一丝羡慕,这也许才是真正的夫妻吧!好像在自己不多的记忆里,父亲从来就姐夫楚廉这样照顾自己的母亲。肖蔷姐姐能找到像楚廉这样的人做夫君也算是个有福的。楚廉对自家娘子简直好的没话说。使的大堂下一大堆大姑娘、小媳妇儿眼馋的要命。

    没嫁人的就想自己将来的夫君,也能像世子爷一样长的又好,又对自己的媳妇体贴入微。成了亲的小媳妇也暗暗做着比较,自家男人怎么就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对待自己呢!哎,看来这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

    男人们则不服气的想:还是楚王府的世子爷呢!真没出息尽然伺候一个小女人。王宝儿和王烟儿姐妹俩嫉妒的眼睛都红了。这样温柔的楚世子为什么伺候的就不是自己呢!心中把肖蔷幻想成了自己。好像自己此时正坐在楚廉的旁边,正享受着楚廉那样的美男子无微不至的伺候。

    大堂下难得又来了那么多听堂、看热闹的老百姓。那位老妇人站在一边,就那么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一男一女。一个是自己的庶子,一个是自己曾经的儿媳妇。就是这两个恶人害死了自己的儿子。说什么子不能把家中的产业交给这样的人。就卖是把家产卖了、捐了也不能给对方留下。

    “流苏,你如果还不肯招供,那么本大人就让人把你拉下去接着打。不对!这么热的天的也别打了,省得累出一身臭汗,还得洗澡浪费水。干脆不如直接上夹棍吧!”小五坐在大堂上一拍惊堂木,不慌不忙的说道。这段时间这代理县太爷当的还不错,要是不连续出事儿就好了。

    那叫流苏的白衣女子,早就被打怕了,更别说上夹棍了。心中暗恨自己不该贪财。想借助被婆婆追赶的时候,除掉世子妃肚子里的孩子。此时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流苏,痛哭流涕哪里还有平时梨花带雨的样子。

    那些侍卫也相当狠,除了专往流苏的脸上打,再就是哪疼就打哪,下手一点儿都没留情。世子妃和未出世的小主子就是自家世子爷的逆麟,这作死的女人不光想勾引世子爷,还想除掉世子妃肚子里的小主子。这不是找死是做什么?

    流苏感觉自己现在浑身都疼,脸上更是疼的都麻木了。直接开口说道:“小妇人招供,大人千万不要再打了。我,我不要上夹棍!”夹棍想想都疼,这要是一夹自己的纤纤玉指,还不得全给报废喽!那可是十指连心呀!

    “说,你是受何人指使,要谋害世子妃肚子里的小世子?”小五怒声问道。

    “小妇人正被婆婆追着打,刚跑到大街上,就碰到一个陌生男人。他,他给了小妇人二十两银子。让小妇人看到和长得好看的男子站在一起的孕妇就撞上去!还说只要撞掉孕妇肚子里的孩子,便有重赏!小妇人一时之间被猪油蒙了心,这才做下了糊涂事。求大人开恩呀,以后我再也不敢了。这是那人给我的二十两银票!”流苏说着话便把袖袋中掏了一张二十两的银票。

    “什么?流苏,你,你真是故意的!流苏,亏的我掏心掏肺的对你好,你怎么能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那和流苏一起跪在地上的青年男子,这时一下子傻了眼。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他也知道如果流苏真的是故意冲撞贵人,那么这罪过可就大了。亏的自己刚刚还一直帮流苏喊冤!这下子自己可就变成帮凶了。青年男子头上不由的冒了一层冷汗。

    “流苏,你的丈夫是怎么死的?还不从实招来!如果不说实话,小心再受皮肉之苦!”别看小五人不大才十三岁,官威倒是不小。小脸儿一沉还挺像那么回儿事。

    流苏闭上眼睛咬了咬牙,半天后才睁开。一脸苦涩的说道:“是,木佳宝是被我毒死的。其实,我真正喜欢的男人是木佳明。我当初在青楼里给人唱曲儿,也是清官人卖艺不卖身的。后来只知道给我赎身的是木家少爷。于是我满心欢喜就跟着来接我的人坐着一乘小轿,被人抬进了木家。

    谁知道简单的酒席过后,入了洞房才知道自己搞错了对象。原来本以为我是青楼里出来的女子,婚礼才会那样简单。谁知道原来是木家大少爷抬我回去做填房。而且他长的又老又丑,整整比我大了十岁。

    成亲后的第二天,我才再次见到大我六岁的木郎,我真正想嫁的男人木佳明。其实我也憎恨木郎的软弱无能,总是屈服在木老太婆和木佳宝的淫威之下,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那木佳宝根本就不喜欢我,他最见不得自己的弟弟好,只要弟弟木佳明喜欢的东西,他都要抢过去。哪怕是我这个他弟弟喜欢的女人。就为了给我一个嫂子的名份,不让自己的弟弟染指。

    木佳宝对我很不好,从来就没有给过我好脸色。就连木老太婆对我也是非打即骂,所以我恨他们母子俩。我就想帮木佳明夺回属于他的一切。听人说娘娘庙的符水很灵,可以达成每一个人的心愿。于是我便去娘娘庙求了一碗符水,祈祷木佳宝喝下符水后变成痴呆傻子。没想到木佳宝喝下符水后当天夜里就死了。而且第二天晚上尸体也跟着不翼而飞了。

    木佳宝死后,木老夫人更是变本加厉的虐待我。认为是我克死了他的儿子。其实说实话确实是我用符水毒死了他的儿子。木郎看不过眼上来劝了几句,便被木老太婆看出端倪,今天一早木老婆又要打我,我便跑了出来,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果然是你这个贱人害死了我的儿子,我打死你!我打你们这对狗男女!”木老夫人拿起手中的拐杖就是一通乱打。木佳明虽然对流苏失望。但也不能看着自己的嫡母真的打死对方。于是下意识的把流苏护在自己的怀里,亮出自己的后背让木老夫人责打。

    不得不说木佳明虽然懦弱,却是真心的喜欢流苏。他不在乎流苏的出生,觉得流苏和自己的母亲一样是可怜人。因为木佳明的娘就是出身青楼。后来被木老爷赎了身,更是受到了木老爷的百般宠爱。生下木佳明之后,差点儿被抬为平妻。结果没多久,木佳明的娘和木老爷在一次外出的途中,碰到强盗双双遇难身亡。

    那时木老夫人还被人称为木夫人。她很是大度善良的把这个庶子养到了自己名下。木老爷一死,木夫人便把木老爷的那些妾侍全部都发卖了。从此以后木夫人变成了木老夫人。管理起了整个木家的产业。

    木家是做家具木材生意的,木家的祖上是木匠出身。大少爷木佳宝算是继承了祖上的手艺,木工活做的相当不错。而木佳明却被木老夫人给养废了。只知道吟诗作画,附庸风雅。

    木老夫人直到儿子木佳宝娶妻之后,才把家里的生意全全交给自己儿子打理。只可惜木佳明这个木家二少爷到了二十多岁,木老夫人也没想起让人张罗着为其娶妻。直到大少爷木佳宝的妻子难产去逝,就连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成。木老夫人才想起来,木佳明还没有娶媳妇儿。

    木家大少爷木佳宝有一次外出,看到了自家弟弟木佳明和一个长的很好看的小娘子在一起逛街。心生嫉妒,就想从自己弟弟的手里,把好看的小娘子抢过来。于是打听之后,知道对方是一位青楼女子。便以木府少爷的名义为其赎了身,抬回来做了填房。

    因为木老夫人恨透了青楼女子。尤其一看到流苏,便不由的让她想起木佳明的娘,那个夺走自家老爷宠爱的青楼女子。要不是自己计划周密。说不定自己儿子的地位都将会受到威胁。所以木老夫人才会对流苏百般折磨。

    案件审到这里也算是差不多真相大白。最终害死木佳宝的是娘娘庙的符水。而且这几次死的人全都是因为喝了娘娘庙的符水。然后晚上便气绝身亡了。而且都是在当天晚上抑或者第二天晚上,尸体全部不翼而飞。

    小五一拍惊堂木,大声喊道:“木氏还不住手,本官下面宣判!罪妇流苏谋害亲夫罪名成立,判……”小五这一通宣判倒也干净利落。

    等退堂后,小五把所有的案件卷宗都拿到了肖蔷的卧房。肖蔷仔细的看着卷宗,一边看,一边拿笔在纸上画着什么。楚廉在一旁尽心的伺候自家小娘子。因为女大夫麻姑说孕妇要少食多餐。楚廉是严格贯彻执行女大夫麻姑的命令。

    一会儿喂自家娘子吃一口东西,一会儿喂自家娘子喝一口水。那样子就像喂小鸟儿似的。肖蔷只顾着看卷宗,也不看楚廉喂的是什么。反正只要楚廉投喂,便张嘴就吃。看着自家娘子听话的样子,楚廉脸上充满了宠溺的神色,更是忍不住嘴角微扬。

    “楚廉,你快看,我发现问题了!”肖蔷忽然惊呼道。

    “姐姐,你发现什么问题了?”小五眼晴不由的一亮,也赶紧凑了过来。

    肖蔷指着几本卷宗,很是激动的开口说道:“凡是死去的这几个人,年龄都在三十岁到五十岁之间。而且全都是手艺人。不论是经商的还是做农活的,而且不是木匠就是铁匠,再就是手都比较巧。你们再看这些人的死亡时间和尸体消失的时间。全都是夜里,就连尸体失踪的时间也一样。

    我忽然有一个大概的猜测。这些人很可能都没有死,而是被人用了障眼法,在人前死去了,实际上他们都被人给带走了!”肖蔷之所以有这个想法,那就是忽然想起了成龙大哥的一部电影。那些死刑犯在被枪毙之后,又以另外的身份活了下来。去干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以达到某些人不可告人的目地。

    ——

    正如肖蔷所说,此时苍龙山的一处山洞里,灯火通明。一间间木笼子里关满了犯人。这些犯人有的已经醒了过来。一脸惊恐的看着木笼子外面站岗的黑衣蒙面人。有的犯人还在沉睡当中。那些沉睡的人跟本就没有呼吸,身体也一片冰凉,就跟死人没什么区别。

    “木佳宝,你醒醒,你快醒醒!”这时其中一个男人,认出了自己身边沉睡的死人。一脸警惕的看着周围,小声的呼唤着身边的同伴。喊人的正是涉县木家邻居铁匠周通。心想可见到熟人了,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山洞里,自己都呆了好几天了。

    “我这是在哪儿?”木佳宝终于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并且一脸迷茫的看着身旁的周通。

    “木佳宝,我们在山洞里,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反正醒来后我就在这里了。你是三天前被人抬进来的。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周通啊!你们家斜对过……铁匠铺子打铁的周通啊!”周通看到木佳宝醒来,有些激动的小声说道。

    “哦,我认识你,你是铁匠老周!”木佳宝揉了一下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说道。到现在感觉自己的脑子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不舒服。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