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第340章 碎裂

作者:水木画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抗日之特战兵王偷香银狐盛唐风华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大明1617抗日之将胆传奇最强特种兵之龙刺带着仓库到大明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暗归属,没有炙热的阳光,杀不死他,而那个时候,我和亦雪都是身受重伤,被人暗算,所以我瞒着亦雪,选择了黑暗,让白佐暴露在阳光下,没想到因此而发生了之后的事情,真是始料不及。“轻瞿扬轻叹口气,收好东西,看着冰月一直维持着那个姿势抱着千酒,没有在说什么。

    杀不死的传说,呵呵呵!不会再出现了。

    ”现在可以抱着她去床上了,躺在床上比较好,冰月,我有事要问你。“轻瞿扬转过身走了出去,淡淡的道,有些事情,是该告诉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演戏演了那么久,都记不清楚了。

    冰月看着轻瞿扬走了出去,烈歌走了过来,从她怀中抱起千酒,和清歌缓缓离去,而冰月则是跟着走了出去,至于城主和那些人,则是被霁月他们团团围住,动弹不得。

    冰月跟着轻瞿扬来到了烈影门的后院,后院是一个巨大的湖泊,栽种了杨柳,路边的积雪还没有融化,湖上却逐渐泛起了小小的荷叶尖,静静的漂浮着。

    轻瞿扬走到杨柳下面,背对着冰月,双手背在身后,微风缓缓吹来,将他的长发吹起,露出了完美的侧脸。

    冰月站在轻瞿扬的身后,深呼吸,走了上去,看着湖面淡淡的道:”当初那么做,你后悔么?“

    ”不后悔,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受到更加严重的伤害,对于我来说,自己受到伤害比她受到伤害强。“轻瞿扬淡淡地说道,说实话,当初自己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也是痛苦的,只是当自己想明白之后,就不会觉得了,因为值得。

    ”你就不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和大人之间的事情?“冰月有些诧异的看着轻瞿扬,这个男人爱惨了大人吧!

    ”对于我和她来说,你从来不是下人,反倒是孩子。“轻瞿扬扬起嘴角淡淡的道,说实在的,早在千年前自己就知道了。

    ”可是对于我来说,她是我一直敬仰的存在。“冰月眼底闪过一抹落寞,好像想起了什么。

    ”你自己只要知道,在我和她的心底,你不是外人就可以了,你的姐姐,没有多少时间了,做好心理准备。“轻瞿扬伸出手拍了拍冰月的肩膀,这两个孩子,注定了的命运。

    ”我知道,双生子禁忌,注定了的,我以为只要我们分开了,破除了就没事了,没想到是我愚钝了,两个人终究只能活一个人。“冰月苦笑一声,这一天终归还是来了,避免不了。

    ”双生禁忌,傻丫头,不管怎么样,这些年来你们相扶相持走到了今天,如果不是你,斜月早就在出生的那一刻死了,所以,不要觉得有什么愧疚。“轻瞿扬淡淡的道,命运总是作弄于人,但是谁又能够阻止呢!没有谁能够。

    ”我知道,可是我这里,还是会忍不住痛,就好像被谁给狠狠的撕裂了一般,让我喘不过气来。“冰月低着头淡淡的道,自己不得不接受,虽然知道自己会很痛苦,但是别无选择,不是么。

    ”你知道么,双生禁忌,能够活这么长时间的,你们是第一个做到的,但是,离别却也是最残忍的,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轻瞿扬闭眼,不得不将话说出来,不然到时候你会承受不了。

    ”还有什么是我所不知道的,你告诉我,好不好,不要有所隐瞒。“冰月紧咬着下唇,双手死死地握成拳头,还有什么是自己不能够承受的。

    ”双生子禁忌另一个消失的方法就是吞噬掉对方。“轻瞿扬深呼吸,终于是说了出来。

    可是,冰月在听到这句话后,只觉得整个人的心咔嚓一声,碎成了碎片,一脸的不敢置信,怎么会这个样子?不会的,怎么会。

    ”别无选择,这就是你和斜月唯一的方法。“轻瞿扬淡淡的道,不去看冰月震惊的神色和那惶恐的无措。

    “我不想这样,难道就真的只有这个办法了么?”冰月红了双眼,这是自己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落泪,让自己吞噬掉自己的姐姐,自己做不到。

    “这是唯一的方法,你别无选择,即使现在你已经碎裂,也会拼凑起来,这就是命运,谁也改变不了。”轻瞿扬闭上双眼道,自己岂会不知道这是何其的残忍,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命运,双生子不能同活,合二为一才是最完整的你。

    “我知道了。”冰月握紧拳头,死死地瞪着前方,为什么我和斜月是双生子,而不是平常人家那样。

    “我知道你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和斜月不能跟平常人家那样,那是因为你是雪域的人,雪域的女皇只能剩下女儿,没有男儿,而双生子只有几对,很是稀少,而你,恰恰就是雪域传说里面的第四对双生子,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轻瞿扬淡淡的道,雪域双生子第四对,代表了什么,作为下任女皇的你不可能不知道。

    听到这话,冰月一下子瘫软在丢上,原来是这样,原因竟然是出现在这个问题上面,呵呵呵!果然那是天不作美,给了自己想要的,却要夺走自己在乎的,这就是命运。

    轻瞿扬看着冰月的样子,微微摇了摇头,淡淡的丢下话,转过身离去,他知道,冰月需要时间静一静,因为这件事情,换做自己也不能够接受。

    而在另一边匆匆忙忙离去的白佐,此刻一个人闯进了漆黑的原始森林里面,可是奇怪的是,即使他到了正中心,阳光却能够透过浓厚的叶层落下来,然而,没有引起白佐的丝毫反应。

    白佐此刻很难受,跌跌撞撞的来到一棵古松下面,整个人靠着树缓缓滑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颤抖着。

    当他逐渐平息了自己的气息之后,缓缓抬起自己的手,看着自己的手背上细碎的裂缝伴随着红血丝浮现在自己的眼前,整个人脸色大变,就在这个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传来了细微的裂开的声音。

    整个人僵住了身体,颤抖着手,缓缓掀起自己的长袖,下一刻却将长袖放下,双手捂住脸,一直在那里摇着头,怎么会这个样子?怎么会这个样子,这不是自己,不是自己,自己怎么会如此的难看。

    就在他否定自己的时候,只听到那碎裂的声音更加的繁多起来,白佐突然松开手,双目赤红,整个人坐立不安起来,浑身开始发痒,好像有什么再撕咬着自己,体内的麻痒逐渐加重,喘气变得沉重起来,整个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就往里面走。

    下一刻,整个人却因为身体的无力而到了下去,恰巧不巧,一个人缓缓走到了白佐的跟前。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