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强娶豪夺:错爱蚀骨总裁 > 221.第二百二十一章意外相遇

221.第二百二十一章意外相遇

作者:一阵清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村里的夜晚十分的宁静,只偶尔能听到鸡犬鸣叫的声音。但片刻过后,就会恢复平静。

    秦玉暖在夜里,是不肯闭上眼睛的,阿清昨夜都没有发现,今晚因为小院里喂养的大黄狗,十分不安分,她便起身去看了看。

    打开灯后,发现睡在一旁木板上的秦玉暖依旧睁大着眼睛。

    之前害怕她睡得不惯,所以阿清将过冬用的棉被都铺在了木板上,应该不至于会不好睡才对。

    阿清小声地询问,害怕吵醒了妞妞,“妹妹,你怎么还不睡觉呢夜里要好好休息,白天才有精神嘛”说着,阿清小心翼翼地将秦玉暖身前的被子提了提,然后给她盖好。

    秦玉暖眨了眨眼睛,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阿清听见大黄狗还在叫,便以为是大黄狗的吠叫声吵着了她,就打算先出去看看,安抚一下大黄狗。

    平日里,这条狗算是很听话的,不会无缘故的吠叫。

    阿清拿起手电,然后打开了门,看了看大黄狗,它便不再叫喊了,很是温顺的模样。

    她再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异常,这才安心地回了屋。

    轻声走到秦玉暖的面前看了看,她已经闭上了眼睛,阿清便放心地关了灯。

    黑暗里,一些情绪容易被牵扯出来,也有一些东西,像是碎片遇到了可粘合的东西,慢慢拼铺,清晰。

    秦玉暖是忽然想起了一个人的脸,她不知道自己该做怎么样的表情和动作,黑暗里,没有人看得见她。

    包括,她也看不见自己。

    她的情绪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捏着被子,牙齿紧咬着下唇,脸上是极其痛苦的表情。

    那些人的脸,那些人的眼神,那些人对她做的事情

    她无声地哭泣着,眼睛紧盯着屋顶的瓦片,那里依稀漏下的点点光亮,像是烈火一样,刺痛了她的眼睛。

    忽然,有什么东西掉落到了地上。阿清翻转了一个身子,枕边的手电不小心掉落。她本就睡眠很浅,心中藏有很多的事情,因而夜里容易入睡,又容易惊醒。

    秦玉暖却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住,一下子又变得一无所知,痴傻的模样。

    阿清摸着黑打开了灯,走到床头捡起了手电,然后转身看了一眼秦玉暖,却被她吓了一跳。

    “妹妹,你怎么了”阿清疑惑地问着。

    看着秦玉暖脸上斑驳交错的泪痕,阿清很是心疼,轻轻地走过去,然后蹲在她的身前。

    “妹妹,有什么难过的事情,一定不要再多想,那样会让你更难受的。”阿清就是这样,总是不愿意去想妞妞的病情。

    秦玉暖睁大着眼睛,眼眸十分的空洞,没有悲伤,也没有喜怒。

    阿清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可是知道,有些话,说给她听,总是能听到的,只不过,也许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这是最后一夜了,明天,就带她去城里吧看看有没有关于她的寻人启事,然后再送去公安局。

    见秦玉暖不理会自己,阿清转身关了灯。

    司徒烈最终还是没有办法睡着,不得不借助酒精的力量。他闭上了眼睛,但是头脑依旧清晰,脑海里满满都是秦玉暖的身影,她离开的时候,他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他怎么可能能入睡,怎么可能

    文熙和方钰没有回家,而是在这里住了下来,见司徒烈喝得酩酊大醉,方钰这才意识到,司徒烈也是十分的痛苦的。

    因此,她没再多说什么,文熙看见司徒烈那副模样,又想起了当年的那件事情,方钰失踪的前段时间,他也只有借着酒精才能入睡,甚至是,喝到吐,只要脑海有一点清晰,他就会继续喝。

    司徒烈也是这样的吧他能理解他的那种心情,只希望,秦玉暖并没有出什么事情,只是好好地,平安地待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只一心躲着司徒烈而已。

    文熙知道,司徒烈已经调动了许多的人手,不惜耗费大量的财力物力去找寻秦玉暖,可是,秦玉暖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根本就没有人找得到她。

    眼见天色越来越暗,文熙不忍方钰这样熬夜,便让她回房间休息,自己陪在司徒烈的身旁。

    司徒烈坐在地上的毛毯上,一点都不像是以前的那个司徒烈。

    文熙只能眼看着他伤悲无措,却不能够说出任何安慰的话语,因为,前车之鉴在,他明白司徒烈的感受,更是清楚地知道,除了秦玉暖的消息,没有别的方法能够让司徒烈好起来。

    只是这样静静地陪着,只要让他感觉到,有人陪着他,就是极好的。

    “玉暖,玉暖”司徒烈像个孩子一样,喝醉的模样很是憨傻,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他紧紧地抓着文熙的裤腿,不停地喊着秦玉暖的名字。

    “你真是个傻子,明知道自己会这样,还要面子,让她离开,你说,你这是不是自作自受,如果玉暖平安归来倒是好,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你还要不要你自己活了”文熙说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他认识司徒烈这么多年,总算是对他知根知底的。他这个人,就是爱面子,何况是对秦玉暖,他那么看重一心喜欢的人。

    司徒烈依旧是迷迷糊糊地喊着秦玉暖的名字,似乎是醉得很了。

    文熙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零点过去了,多少,应该休息一下,不然明天怎么会有精神。

    想着,文熙就将司徒烈扶了起来,然后在沙发上躺下,这个家伙,原本是在房间睡觉的,没有想到又会忽然跑下楼来喝酒,他可没有办法将他扛到楼上的房间去。

    就只好让他睡在沙发上了。

    王婶也是一直在一旁陪着,文熙曾让她去休息,但是她没有。

    “王婶,你去休息吧,我上楼给他拿被子下来,别担心,明天就会醒了。”

    闻言,王婶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疲惫,“我去拿给烈先生吧,文先生上楼就不必下来了,早点休息多好。”

    听到王婶的话,文熙也就不再坚持,“好,那就麻烦王婶了。”

    这真是折腾了一夜啊,这个家伙,希望他明天能早点醒来。

    第二天,阿清带着秦玉暖和妞妞一起坐上了进城的车。

    下车的时候,阿清特意在妞妞和秦玉暖的手上绑上了一根丝带,这样一来,她就不用担心会走失了,也不用分心去顾虑她们会走失。

    城里的喧闹跟农村相比,真是没有办法形容,阿清虽然进城过几次,但是还是不大喜欢,太热闹的地方,汇聚着各样的人心,她可真是应付不来。

    好在她念过中学的,因而有些文化底蕴。

    所以,一路上虽然引起了不少的骚动和议论,但是阿清还是保持着温和的笑。

    时刻注意着各个地方张贴的告示。

    也许,其中就有寻找秦玉暖的呢她会这么想,理由很是简单,就是秦玉暖的相貌不凡,用漂亮甚至都觉得不能形容她,她这样的女人,不会是没有身份背景的。

    这样想着,阿清的心里就踏实了许多,觉得帮助秦玉暖找到家的可能性大了许多。

    也是在走到一家大型超市的门前的时候,妞妞忽然觉得口渴,站着不肯走了,怔怔地望着玻璃窗上张贴着的果汁广告图。

    她大小从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汽水瓶子。

    “妈妈,我口渴。”妞妞一向很乖,可是还是为了那瓶汽水,想要和阿清撒娇。

    阿清也累得额头直冒细汗,转眼看了一眼秦玉暖,她的脸颊也微微有些发红,似乎是走得累了,何况,她的身上还有那么多的伤口,腿上的伤,也还没有好。

    于是,她也想着,该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可是,妞妞还是想要喝那瓶果汁。

    “妈妈,我想喝那个。”妞妞小声地说着,然后手指扬起,直直地指着眼前的那幅广告图。

    阿清看了一眼那张图,觉得能打广告的汽水,一定卖得很贵,一心想着节俭的她,就有些犹豫了,女儿是第一次问自己要买东西,可是,她又害怕太贵,自己买不起,白白地给了女儿一个希望。

    “妞妞,一定要喝那个吗”阿清望着小小的女儿,温柔地问道。

    妞妞看了一眼阿清,又是摇了摇头,“妈妈累,我不喝。”

    这时,一直在一旁呆傻的秦玉暖,却像是发疯了一般,忽然站了起来,拼命地捶打着玻璃窗。

    阿清被吓傻了,以为她是为了妞妞,想要那瓶汽水。

    可是,只有秦玉暖知道,她看到了什么,为什么而疯狂。

    那个玻璃窗内,有一个微微发胖的男人,很像是那天带她去夏意晴家里的那个司机,也是第一个侵犯她的男人。

    她并不能分辨玻璃窗只是透明的,而那个人,并不在玻璃窗里。

    眼看着秦玉暖的情绪越来越激动,阿清很是担忧,害怕商场的保安出来,那样,她就会摊上一笔所谓的赔偿款。

    她是没有钱的,兜里仅剩的一百块钱,也是他们家里一个月的开销,是她进城之前,从床垫子下面翻出来的。

    阿清想要拉住秦玉暖,可是红色的丝带本就细长而牢固,一边又要顾及突然被吓哭的妞妞。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玉暖,是你吗”他看着眼前这个近乎疯狂的女人,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

    秦玉暖像是没有听见男人的声音,依旧捶打着商场。

    保安在这个时候朝着这里走了过来,阿清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切。

    心里想着该怎么办才好。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阿清想着也许他是认识秦玉暖,便迅速解开了拴住秦玉暖的红丝带,然后抱起妞妞,迅速地消失在了人群中

    “玉暖。”萧石磊再次喊道,然后走上前抓住了秦玉暖。

    秦玉暖感受到手腕一轻,终于停止了挣扎。

    她转过脸,望着周围满满看热闹的人,脸色很是恐慌。

    萧石磊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很是激动,紧紧地拉住了秦玉暖的手腕。

    “玉暖,真的是你。”

    秦玉暖没有任何的情绪,脸上的表情只剩下恐慌。她没有搭理萧石磊,而是有些害怕地往后退。

    人太多,她感到很不安全,很压抑。

    保安见萧石磊装得很是体面,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反而赔着笑,“这位先生,请赶紧带这位小姐离开吧”

    闻言,萧石磊便二话不说,拉着秦玉暖往人群疏散的地方去,他知道她是不喜欢人群的,以前他就知道。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