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作者:一人路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圣墟大主宰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飞剑问道元尊元龙修罗天帝不朽凡人神荒龙帝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之后过了一个星期,仍然没有白封消息。方越每天都骑着单车出去找,却依然没找见线索,倒是发现了其他一些东西。比如这座城市仿佛绝境中的绿洲,异形少得可怜,哪怕独自一人也能放心大胆地在外面乱晃。而与此相对,活人却不多见。随处是空荡荡的房屋,超市同样一片狼藉。

    “我回来了。”

    临近傍晚,在外边溜达一天的方越进了屋子。但房里一片漆黑,父亲似乎还没回来。摁下开关,灯“啪”地一下亮了,果然空无一人。

    方越视线投向父母的房间,心里一动,瞟了眼大门后快步朝卧室门走去。手搭上把手,轻轻一旋——“咔嚓”,上了锁。

    果然没这么简单。方越皱眉。那天以后,父亲虽然默许了他回家,却怎么也不肯让他进卧室。由于他要找白封,所以每天都早出晚归,往往出门前母亲还没醒,回来时母亲已睡下,竟从未亲眼见过面。

    今天是也许最后一次回家。附近能去的地方都去过了,之后需要拉长距离,不能再来回浪费时间,所以无论如何也想在今天跟母亲见上面。

    骑了一天车,方越感到口干舌燥,想起冰箱里应该会有冰镇矿泉水,便去了厨房。冰箱是最老式的型号,表面泛黄,下层冷藏室更是时灵时不灵。

    可还没打开冰箱,就听见门开的声音。方父提着一堆东西走进来,见方越站在冰箱前面,脸色微变,愠怒道:“你在干什么。”

    真是奇怪,现在好像不管他做什么都会让父亲紧张兮兮。

    “拿水。”

    “喔……你拿吧”方父语气缓和下来,“在上面那层。”

    冰箱里零散堆着一些瓜果,抽屉里滚了几瓶矿泉水。方越拿出来喝了一口,又道:“爸,跟你说件事。我那个失踪的朋友还是没找到,之后要跑更远,可能回不了家。”他顿了顿,“这之前让我看妈一眼吧。我知道她身体不舒服,不会吵她。”

    然而方父毫不犹豫地拒绝:“不行。”

    “为什么?她不可能不想见我。”

    “我说过了,她现在不能受刺激。”

    方越沉默了一会儿:“爸,妈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方父把袋子里的东西一项项摞到柜子里,良久,才回答:“小病,只是现在看不了医生,休息一下就好。”

    “小病?”方越皱眉,“我会担心。”

    “你会治吗,是医生吗,就算见了又有什么用。去找你的朋友吧,我自己会照顾好她。”

    方越知道以这人的倔脾气,做好的决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虽然心情郁闷,但还是闭了口。这件事不能急,必须从长计议。

    翌日,方越背上背包出门。因为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所以带了不少补给。方父站立晨雾中目送儿子远去,没多久回屋拎了只铁桶,肩上背着猎/枪,反锁好屋子后也离开了。

    这时,房屋背面的草丛动了动,沾满落叶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他知道父亲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因此故意伪装出离开的迹象,再绕路返回,静待父亲出门。

    既然母亲没有跟着一起出来,想必这时候还在屋里呆着。反正见一面就可以走,不用担心暴露,母亲也一定会为他打好掩护。

    用备用钥匙开门溜回屋里,父母卧室门仍然上了锁,也不知是在防谁。方越有些泄气,他还以为既然自己走了,父亲就不会再这么小心翼翼,却没想到如此事无巨细。他尝试轻声敲门并呼唤母亲,但没得到回应,也许里面的人尚在熟睡。

    虽然可以破门而入,但弄坏自己家门的事方越实在干不出来。他又绕去外面瞅窗户,却发现钉上了木板,没法出入。

    看来只能暂且放弃了吗。方越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骑上单车离开。

    时间推移,第一缕阳光透过晨雾洒在地面,天色越来越亮。

    突然,一道黑影从建筑物后边闪过,方越停下车子,狐疑地往那地方瞧,却再无动静。

    这是回家以来首次碰见家人以外的活人,说不定对方会知道些什么。便出声询问:“喂,后边有人?我没有恶意,只是想问你点问题。”

    那边没反应,他像是在对空气说话。方越也不确定自己看错没有,心里没底:“我过来了。”

    建筑后边是一条死路,右边深处放着一垃圾桶,再无其他。突然,方越感到后边一股压力,自行车被放倒,一道黑影趁机逃了出去。

    方越跌坐在地,不由愣住。虽然只是短短一刹,但因为距离近所以看得很清楚。那个黑影的身形以及模样,都跟付尚如出一辙。

    他扶起单车追了出去。外边视野辽阔许多,因此马上就发现目标,矮下身子飞速靠近。黑影见后面人要追上,又想溜进小路。为免跟丢对方,方越不再客气直接加速冲撞,两人齐齐摔倒在地。

    “付尚!”方越率先爬起,就要去扶黑影,“你是付尚?”

    男人抬头,露出一张脏兮兮的面庞虽然不如曾经光鲜亮丽,但毫无疑问是付尚本人。他狠狠瞪了过来,少顷表情变幻莫测,最后定格在恐惧的表情上。

    “别……别过来。”男人挣扎着往后爬。

    “哈?你怎么了。”

    “别过来啊!”他猛地推开方越,撒腿就跑。

    方越哪能放过他,纵身一跃扑到对方身上,将其摁倒在地:“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方越!”

    “对不起对不起。”底下的人竟开始哭泣,说话语无伦次,“都是我的错,你别杀我。不不,是他们的错,跟我无关。”

    “冷静,付尚!”方越抓着他肩膀起来,扳正他的脸,“你碰见什么了,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

    谁知不看还好,一看对方竟更加惊恐,差点跪下来:“对不起对不起,不要杀我。都是他们的错……你,你要钱吗。”付尚抬起头,眼睛闪闪发亮,“我有很多钱!”

    他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很多白纸,强硬地塞给方越:“给、都给你,你不要杀我。”

    方越深吸一口气,那根本不是钱,而是用蜡笔涂满色彩的白纸。再看付尚,蓬头垢面,眼神躲闪涣散,倒真有种疯疯癫癫的即视感。

    “我收下了。”为了稳定对方情绪,方越把废纸塞进口袋,“听着,我没有伤害你的意思,只是有些问题想问你,能回答我吗。”

    然而,付尚却只是抱着脑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俨然没听进去话。见昔日好友变成这副模样,方越有点看不过眼,不明白对方经历了什么,变化才会如此巨大。

    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是几个月前,当时付尚被母亲带走,按理说应该逃去了安全的地方。现在是怎么回事,一个人疯疯癫癫,在这座城市里乱晃?付尚口中的“他们”是指谁,为何觉得会有人来杀自己。方越有许多疑问,但看好友目前这副德行,恐怕难以从对方口中得到回答。

    “你现在住哪,你父母呢。”

    不料,付尚这次却给出了答案,颤抖的身体一僵,声音仿佛从喉咙深处发出:“死了。”他缓缓抬头,眼睛闪过几丝清明,似乎恢复了几分意识,“方、方越?”

    方越一喜:“你认出我了?”

    谁知,付尚却激动道:“快逃!不要回家。”

    “什么?”

    “他被异形附身了,你也会被杀的!”付尚瞪大眼睛,又开始摇头,“不、不,都是他们的错,我应该拦住他们,对不起,对不起。”他自言自语,不一会儿似乎又开始精神失常,方越叫他好多遍也没理。最后猛地站起来冲了出去。

    “喂,等等!”方越捡起自行车要追,还没上路就摔了下来,才发现车子不知何时掉了链。再抬头看付尚,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只剩数座建筑物影影绰绰,遮去视线。

    “……”

    方越安好链子在附近转了几圈,却没找见付尚。只好调转方向回家。

    归程显得如此漫长,好友的话萦绕在脑间挥之不去。为什么要让自己逃走,对方说的“家”是自己的“家”吗,那个“杀人”的“ta”又指谁?

    方越想不明白,但觉得必须回去一趟,才能弄清真相。

    到家时父亲仍没回来。屋子里除了父母的卧室其他地方他都去过,并没有什么异常。如此看来,疑点果然集中在父母身上。可他实在不认为两位年过半旬的老人,能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卧室门上了锁,方越举起铁棍,用尽全力砸下去。

    “磅!”

    “磅!”

    响声在狭窄的家里回响。洗手池里的盘子,餐桌上的花瓶,箱子里的杂物,随着每一次震响跳动。

    如此反复多次,锁终于被砸坏,门晃晃悠悠移开。房间同之前见过的一样,一片漆黑。方越进去打开灯,暗黄色的灯光刹那间盈满整间卧房。床上仍然隆起一团,对于他制造出的噪音毫无反应。

    “妈,抱歉吵到你了。”方越走过去,“我能看看你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