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巧笑倾城 > 第三十九章:尘埃落定(中)

第三十九章:尘埃落定(中)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经过一场雨,似乎已经从夏季进入了秋季。树叶纷纷褪去绿色染上枯黄。寒鸦早早的就已经立在枝头,时不时张开口发出几声沙哑瘆人的叫声。

    天气渐转微凉,小怜身披一件藕紫色双鹭帛衣,站在树下。

    银菊从后面走过来,小怜转头,微微行一礼。

    “若怜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竟是死罪。”

    小怜微微一怔,没想到尽是如此严厉的惩罚。

    “她本来就是个身份低贱的,被人当了棋子用,那边的人自然是不愿她再多说一句话的,也想快快了结此事。下毒栽赃,虽说不是致死的罪,倒也不轻。”

    小怜轻叹口气,她这下毒栽赃的手法虽然阴险恶毒,可那毒药也不过是令人暂时昏迷或是腹痛,并不是什么烈害的。可怜她为他人作嫁衣裳,到头来竟不能求一恩半典救回条命。

    “奇怪的是,这次大理寺竟然出面管了掌乐院的事。掌乐院虽然归属大理寺管辖,可是这寺丞怎么有闲心管这乐署的杂事。大理寺一插手,她必死无疑。掌乐院恨不得早点甩手这烂摊子。”

    “大理寺?”

    “是啊,真稀奇。”银菊嘴上如此说,其实心里清楚地很,林若宗能为了一个妓生,让自己的本家插手此事,看来并不是一般的玩闹而已。

    “你去看看她吧,我刚去瞧过了,她好像十分想见你一面。去时当心些,别叫她伤了你。”银菊看看她,说道。

    “是。”

    ----------------------------------------------

    小怜一人独自踏入了临时充作监牢的柴火房,暗黑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狭窄的屋子中充斥着腐木的味道。

    若怜呆呆的坐在角落里,头发脏乱,衣服也已经看不出颜色,身上满是淤泥污秽。唯有脸,苍白的如一张纸。

    小怜静静的站在牢房门外。若怜头也不抬,只说了句:“你来了。”

    “是。”

    小怜本以为她还会像昨日那样如失心疯般破口大骂,可是没想到今天到平静的很。

    “你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冷冷的话语传来。

    “不知,为何?”

    噗嗤一声冷笑,“果然啊果然,人们都说你性格如冰火交重。今日一见,这冷艳的姿态还真是演的绝了。”

    “你若是为了冷嘲热讽的,我想大可不必了。”说罢,转身要走。

    “你站住。”

    怜儿轻笑,回头。“有什么事便说罢,我仔细听着。”

    若怜两眼盯着她,恨不得剜出两个大洞来,说:“我是狠毒了你。我更狠的是你不知道我到底恨你哪一点。我烦透了你高傲假惺惺的样子,凭什么我所有的怨恨,都要我一个人去承担,而你站在那里像一个置身事外的无关紧要的人一样?”

    “我从小就被卖到戏班子,天天像个丑陋的猴子一样做些滑稽的扮相给别人逗笑。练功稍微不好,就是一顿打骂,甚至有时连饭都吃不上。”

    “那天,我终于受不了了逃了出来,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收留我,我只好流落在街头。可是就算是这样,我还被当地的乞丐欺负,连睡觉的地方都被抢走了,我想反抗,却被他们毒打,还被赶到了道路中间。”

    “那个时候一辆马车飞奔过来,可是我却没力气躲闪,本以为死期到了,可是马车却在那个时候停下了,一位公子走下来,不仅没有像其他的贵人一样怪我挡了他的路,反而将我扶起来,问我有没有事,还叫下人赏了我饭吃。”

    她的表情就像是陷入了美好的回忆,自顾自的说着她的故事。而小怜也静静的听着。

    “我当时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那顿饭救了我的命。我想报答他,可是我这幅样子怕他会嫌弃我。我只能一直悄悄的跟着他,可是最后,却发现他进了邺南教坊。"

    "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也进入邺南教坊。为了能见到他。可是,那个银菊,竟然说我不够资质,她算是个什么东西,我从小在戏班子的功底她竟然一点都看不到。可是我知道我不能顶撞她,为了再见到那位公子,我只得屈身求她,就算是作为侍女伺候,我也要留在这里。”

    “我做了侍妓,每日侍候你们。可是你们就像是看不见我一样,只顾自己说说笑笑,偶尔招呼我几句,可是却把我当成下人来看,你们到底有什么什么神气的。“

    她越说越激动,声线也越来越尖锐刺耳。

    小怜不仅陷入回忆中,她确实回想起来若怜刚来的时候,不过那时,她们都以为若怜是个不爱说话,总是低着头的姑娘。长相虽清秀,可是在这容貌都娇好的教坊里,并不起眼。

    那时,若怜总是要帮她们做些琐事,她们有时婉言拒绝,可是她仍然坚持帮他们做些并不需要的事情,甚至有的时候会帮倒忙。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不想让她再做什么了。

    小怜开口道:“我们从来都没有把你当下人,是你自己把自己当成下人。没有人会时时刻刻为你着想。你将这些怨气发泄在我们身上,你不觉得你很可怜吗?”

    “哈哈哈哈”若怜的笑声像是蛇吐出的信子让人觉得可怖。

    ”是,我是可怜。可是,我不恨别人,我只恨你。就是你,你抢走了我日日夜夜想见到的人,你凭什么?“

    ”你说的那个人,是若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