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荣焉 > 第223章 死水

第223章 死水

作者:闻人十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满头大汗地睁开眼时,天色已然大亮。

    顾妍伸手抹了把面颊,掌心汗津津的,一片湿腻。

    而回忆起方才的梦境,依旧觉得心有余悸。

    许久之前的那个梦早已变浅变淡忘了大半,根本无从想起。她隐约还记得自己想要过去瞧瞧那颗头颅究竟是长的什么模样,可惜并没有这个机会……

    但她现在看得清清楚楚,那张面孔她绝对不会认错。

    是萧沥。

    居然是他!

    昭德五年,金军犯边。

    大金秦王斛律成瑾率领十万骑兵自喜峰口攻入长城,深入京畿。短短一月之内,攻昌平、转良乡、夺宝坻、下定兴、入房山……势如破竹。

    大小战役五十余场,大夏连陷十二城,损失惨重。

    至巨鹿一战,萧沥寡不敌众,力战而亡。

    直到部下事后为其收敛尸体,才发现他重甲之下,还着麻衣白网,被血染得通红。

    镇国公驾鹤西去,那时正是萧沥的孝期……

    他生前凶名在外,为人凶狠,倒施逆行……人人都道他是有皇荫庇佑在身,无法无天,但谁都无法剥夺否认他的劳苦功高。

    这些顾妍不是不晓得。

    魂魄状态的身体,游走于四方,聆听着各个角落里的声音。

    她还记得那个挥刀砍下萧沥头颅的人……分明,就是二哥啊!

    可惜这么多年,某些细节一点点地被她下意识避开。

    有许多事,不能光靠眼睛看,却需要用心去感受。

    有多少东西被她忽略、遗忘,现在想要一一捡起来?可真当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她要用何种心态去面对接受?

    她舍不得……站在今生的角度去看待前世,她一点都舍不得。

    顾妍脸色憔悴苍白。

    舅母一早过来看她的时候还被吓了跳,“这是昨晚没睡好?”想着大晚上出那种事,谁还有心情睡得着?

    爱怜地抚了抚顾妍的头顶,她吩咐人再加一碗红枣薏米粥,“补血益气,多喝点。”又问卫妈妈:“东西收拾好了没。有什么缺的漏的都点点。马上添齐了。天气转凉,阿妍畏冷,先头用雪狐皮子做的大氅。都带过去。”

    卫妈妈连连点头,“都差不多了,箱笼归整出来,抬上马车便是。王府什么都有,其余不用担心。”

    舅母愣了愣。失笑道:“是啊,瞧我这都糊涂了!”

    卫妈妈笑着躬身退下。

    顾妍小口小口喝粥,乖巧又听话,仰起头笑道:“舅母。好甜啊。”

    舅母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知道你喜欢,特意多加了两块冰糖。”然后就在她对面坐了下来。目光柔和又温柔。

    顾妍常常见舅母如此,无论前世或是今生。都是这样爱怜的、温和地望着自己。

    舅舅舅母没有自己的孩子,据说是因为舅母自小先天不足,坏了根基,不易受孕。所幸舅舅不是家中长子,不需要承担传宗接代的义务,而他自己本身也不是十分看重这个。

    后来收了纪师兄当义子,也算是后继有人。

    但于舅母而言,始终都是心里的一个疙瘩遗憾,也因此对舅舅心怀愧疚。

    前世舅母便对她视如己出,无微不至,现在也是不舍罢。

    顾妍把一碗粥喝得干干净净,接过青禾递来的漱口水。舅母则给她拿了件水红色的披风,弯下身子为她系上。

    “清晨雾气重,秋意浓凉,车里给你垫了厚褥子,你就眯一会儿,醒来就到了。”见她似乎有点不习惯穿这样艳丽的颜色,便道:“小姑娘家朝气蓬勃的,穿亮色显得人也精神,何况喜事近了,也该喜庆些。”

    顾妍想想也是,不做多想。

    卫妈妈说都已经准备好了,舅母就牵着顾妍往外走,短短的一条道上絮絮叨叨的。

    顾妍看了看府上张灯结彩,仰头问道:“已经开始准备成亲的事宜了吗?”

    “早备着了,子平和婼儿的婚事临近,还有的忙呢。”

    顾妍说:“有舅母在,一定没问题的。”

    舅母就不由狐疑:“你怎么知道?”

    小姑娘一本正经地笃然说:“我就是知道!”

    弄得舅母呵呵直笑。

    她拉着顾妍,似是有感而发,“过了年,你就越发往笄年里头去了,日子还真是一晃就过去了,从襁褓里那么丁点大的婴孩,到现在也算大姑娘了。我还记得刚和你舅舅回京那会儿,你急匆匆地跑出门来拉着我的手甜甜地叫舅母。”

    小丫头睁着乌黑湿润的眼睛,圆溜溜的,一点儿也不怕生,让人没由来地欢喜亲近。

    明夫人想想就觉得很好笑,“还以为和你娘一样,会是个娇娇柔柔的小娘子的,没想到这脾气,有时候那么倔,连你舅舅都没法子。”

    宠溺地点了点顾妍的鼻子。

    顾妍讷讷道:“舅母不是说,做女子,既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软……”

    人善被人欺,太过软弱了,便任人搓圆捏扁。然木过强则折,脾气硬的女人不好相处,更容易钻牛角尖。

    母亲柳氏就是前者,前半辈子受的苦难一一印证,现在能脱离苦海,多亏了及时幡然醒悟。而大舅母柳陈氏便是属于后者,性子倔强强硬,不肯低头,非将自己逼到绝地,自请下堂、悬梁自尽。

    舅母点点头,“还有句话,女人应该是水做的,绵细流长,抽刀不断,柔软且坚韧。无孔不入,润物无声……”

    顾妍就问:“那我是什么样的?”

    “死水。”

    舅母说:“无源死水,不会流动。”

    顾妍若有所思。

    已经到角门了,舅母给她理了理衣襟,“好好照顾自己。”

    顾妍抱了抱舅母,伏在她肩头点头道:“舅母也别太操劳。以后姐姐嫁来了,我还会时常过来走动,到时您可千万别嫌我烦。”

    她笑:“不会。”

    与舅母话别后,顾妍上了马车。

    柳宅与王府离得并不算远,半个时辰便到了。只是顾妍昨晚确实没休息好,颠簸摇晃的马车让她昏昏欲睡,青禾瞧见了。特意交代车夫慢一些。于是等顾妍回府的时候,已经是巳时初。

    突然决定了回来,也没提前打个报备。府里一时有些无措。

    柳昱拉过她左看右看。

    小姑娘穿着水红色织金披风,神色带着刚睡醒的朦胧,脸色晕红,面如桃花。比之从前看来精神了不少。

    一开始柳建文要接顾妍过去住一段时日的时候,柳昱还是不赞成的。可现在一瞧,又觉得这么做确实不错。

    啧啧叹了几声,他点点头道:“畅元那儿伙食应该不错,都养胖了。”

    顾妍:“……”

    确实是养出了一些肉。不至于像从前那般干瘪枯瘦,皮肤嫩白莹润,好似能够掐出水来。脸蛋也从尖细的锥子脸变成了瓜子脸,显得五官更加精致立体。

    远远看过去。依旧是纤弱之姿,却有娉婷婀娜之态。

    顾妍左右四顾,问道:“娘亲和姐姐呢,怎么不见人?”

    “哦,她们俩今日去了普化寺烧香礼佛,说是祈福的,你也没事先说要回,这不一大早就出门错过了。”

    说着拉过顾妍说:“别担心,让托罗带着侍卫跟着去的,大概傍晚就会回来了。”

    顾妍遂不再想,让卫妈妈带着箱笼回院子里收拾。

    一直都有人清扫,院落十分整洁干净,只需稍加整饬,顾妍埋进柔软的锦被里睡了个回笼觉,直到日上三竿。

    下午与舅舅下了几盘棋,又回园圃里喂了两只小刺猬,眼看着日头西斜,却不见柳氏和顾婼归来。

    没由来地心里一紧,联想到昨日种种,不安瞬间放大了几许。

    顾妍跑去与柳昱说起这事,柳昱摸了摸下巴道:“休要草木皆兵……再看看吧,时辰还早,说不定就是路上耽搁了。”

    虽是这么说,柳昱到底还是差人去看看。

    两人又等了半个多时辰,酉时都到了,却没有半点消息。

    顾妍说:“若是要在寺中留宿,娘亲定会差人来说一声,可到这时候了也没个人回来,这不对劲!”

    柳昱也心急,深吸口气强自镇定下来,“你别急,我这就去问。”

    然后匆匆出二门。

    年近古稀的老人了,头发花白,这时候僵直着背脊,健步如飞。

    顾妍双手合十默默祈愿。

    过了一会儿,景兰冒冒失失跑进来,急道:“回来了,郡主和大小姐回来了!”

    顾妍非但没有松口气,反倒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景兰又说:“郡主的马车在回程半道遇上了劫匪,下手又狠又重,托罗总管和侍卫们不敌,都受了点伤。”

    顾妍脸色一变,忙问:“娘亲和姐姐呢,她们怎么样?”

    “郡主磕破了头,大小姐没事,就是有些受惊。”

    顾妍闻言连忙跑出去,正巧撞到从屋里出来的晏仲。

    她怔了怔,“娘亲怎么样了?”

    晏仲道:“没事,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顿了顿欲言又止,顾妍就瞪他,晏仲哈哈大笑:“没事,没事,快进去吧。”

    顾妍匆匆跑开,晏仲摸着下巴喃喃自语:“倒是忘了问我怎么在这儿……”

    “晏先生怎么在这里?”原先跑开的小丫头突然返回来问了这么句。

    晏仲:“……”

    见他怔愣,顾妍没工夫管了,屈膝福身道谢就留给他一个背影,弄得晏仲哭笑不得。

    “小子……活该!”

    晏仲哼哼两声高兴地走了。

    柳氏头上已经包扎好,脸色苍白地正躺在床上,顾婼坐于一旁,脸上还有惊魂未定,呆呆地看着母亲。

    “姐姐?”顾妍轻唤了声。

    顾婼如受惊的小兽一样猛地回头,在看到顾妍的那一刻便崩溃大哭。

    “阿妍!”

    她抱着顾妍泪如雨下。

    突然窜出来的黑衣人,拿起刀具见人就砍,马儿受了惊,飞速狂奔,有人就跳上车辕砍断了绳索,车厢冲出去,她们在里头颠来倒去,险些被甩出车外。

    柳氏将顾婼护在怀里,她没有受伤,但柳氏却磕到了头。

    顾婼断断续续说着这些,顾妍听出了大致梗概。

    三年多前,也是在去普化寺回程的途中,顾妍和顾衡之的马车受了惊,顾婼眼睁睁看着顾妍掉入悬崖,无能为力。而三年后,故地重游,险些旧景再现,她心里承受着如何的压力和阴影可想而知。

    顾婼说:“都是因为我……娘亲说要在我成婚前去一趟普化寺烧香祈福吃素斋,我说换一家寺庙也好,她却坚持……”

    大夏确实有这样的风俗,在女子出嫁前要去寺庙里祈祷,保佑婚后生活和谐美满。普化寺香火鼎盛,一贯被人称道,哪怕三年多前出过那桩不开心的事,柳氏还是想着给女儿最好的。

    顾妍紧紧抱着顾婼,轻拍她的肩膀。

    “婼儿……”

    柳氏睁开眼呢喃,顾婼如梦初醒,抓紧柳氏的手,“娘,您怎样?”

    柳氏只觉得眼前阵阵眩晕,人影憧憧,过了会儿,看到床前两双眼睛盯着自己瞧,不由笑道:“阿妍回来了?”又握了握顾婼的手嗔道:“娘亲没事,睡一觉就好了。别一惊一乍的,都快嫁人的人了,还跟小孩似的!”

    顾婼将脸埋在母亲掌心,摇着头,“我不嫁了……”

    “胡说什么呢!”柳氏嗔恼,“多大的人了,尽说些孩子气话。”

    忍着眩晕哄了哄顾婼,顾婼方才答应回房去休息,顾妍神情凝重,眉头紧锁,柳氏就拉住她说:“没什么事,你别担心,晏先生都来看过了,他的医术你该相信的……”又道:“回头好好谢谢萧世子,还有……”

    说到这里不由痛苦扶额,顾妍连忙止住,“娘快别说了,好好休息重要。”

    心里却纳闷,又干萧沥什么事?

    柳氏张了张唇,终究是没再多说,闭上眼睡了。

    顾妍便去问唐嬷嬷,唐嬷嬷道:“巧得很,今日在普化寺遇上萧世子,拖得他的福,早已不接待外客的一缘大师破格为郡主和县主讲解佛道,一缘大师还赠了县主一只平安符……”

    “那些黑衣人摆明了就是冲着郡主和县主来的,亏得托罗和几个侍卫,只是到底不敌,是萧世子出了手才堪堪解决,亦捉了两个活的,晏先生也是他请过来的。”

    顾妍看得出唐嬷嬷还有所保留,唐嬷嬷只好道:“马车坏在了半山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最后是搭了顾三爷的车回的。”(未完待续。)

    ps:不出意外的话,晚上应该还有一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