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荣焉 > 第164章 斛律成瑾

第164章 斛律成瑾

作者:闻人十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人:“……”

    这一回已不止是柳氏无言以对,就连顾姚和顾婷也觉得下不来台,十分难堪。

    也不想想,两家如今是个什么样的交情,人家府上的少爷抓周,何以要请柳氏过去观礼?

    当初顾家这事也闹腾了一段时日,小郑氏还能消息这般闭塞,不明原委?

    明夫人淡淡瞥了小郑氏一眼,见她依旧笑语盈盈,再瞧瞧柳氏和顾姚顾婷的面色俱都不佳,不由暗暗冷笑了声。

    镇国公府要和顾妍结亲的事,她听柳氏提起过。

    明夫人私心觉得顾妍和自己十分有缘,当然是站在顾妍这边为她考虑。

    表面看上去,镇国公府这桩亲事再好不过了,厩里只怕再找不出比镇国公府再高的门第,萧沥哪怕是尚公主都当得……自然了,宫中没有适龄的公主,唯一的一位汝阳公主,不说本身有眼疾,辈分还比萧沥低了一辈。

    满京城多少双眼睛盯着镇国公府,明夫人却觉得这未必是桩好姻缘。

    明夫人与小郑氏接触不多,可看起来,这却是个没有分寸的。

    小郑氏不满意顾妍,挑着他们的刺,已经做得十分明显,借口顾家的抓周礼,踩着顾家的脸面来给他们难看,与顾家的关系不见得有多好……两边都得罪,实在不高明。

    再算上小郑氏和郑家千丝万缕的关系,萧沥和萧祺两父子的利弊争端,镇国公府如日中天,私下里更有一支小军队,指不定哪日会被上头拿来开刀……

    明夫人越想越觉不妥。

    小郑氏见没人回答她的问题。心中微有不满,明夫人便淡笑道:“是这样吗?都周岁了?”又看着柳氏说:“我们回京地迟,这些事都不大清楚。”

    有些话柳氏不好开口,明夫人完全可以代劳。

    杨夫人与明夫人交情好,自然也帮着道:“别说你了,我也没听说……瞒得确实紧。”

    顾姚和顾婷顿时说不出话来。

    “孩子还小,还是怕撑不住福气。”

    李氏轻笑着拨开人群。淡雅从容地走出来。

    顾婷一见李氏就像找到了主心骨。唤了声“娘亲”,便站到李氏的身后,霎时挺直了腰杆。

    这是时隔一年多。再次见到李氏。

    她比原先要丰润了些,唇红齿白,面色红润,看得出来日子过得十分不错。眉眼含笑落落大方,颇有大妇风范。

    顾妍暗暗垂眸。

    这样的李氏。让她想到前世那个一品诰命夫人,游走在京都勋贵圈子里,是人人巴结讨好的对象……

    她发现自己其实没有这么大气,看到李氏如鱼得水。心中依旧不甘。哪怕今生与前世轨迹都不同了,母亲姐姐和弟弟也都安然无恙,她也摆脱了顾家的桎梏。然而某些心结,始终无法打开。

    不看着李氏和魏都万劫不复。终究难解心头之恨。

    而柳氏此时的心情反倒平静多了。

    在顾家的一切,她只当是前尘往事,南柯一梦,如今的生活很美妙,她不想拘泥于过去,还和自己过不去。

    便笑着道了声“恭喜”。

    李氏暗暗惊讶于柳氏的变化。

    分明还是记忆里那个柔弱的温婉女子,样貌分毫不变,眉眼却已豁达开朗,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庞也好似散发着莹润的光华。

    李氏顿时觉得,从前的柳氏就是明珠蒙尘,而今尘埃拂去,熠熠生辉。

    旋即又不屑地想,谁是明珠,谁是顽石,这可没个说法。

    李氏道过谢,看了看小郑氏说:“本不想这样兴师动众,还是倏忽了。”又定定地注视着柳氏道:“改日定上王府递上请柬,届时还请郡主赏脸光临。”

    顾婷刹那眼睛极亮,拉着李氏道:“娘亲,还有两位县主呢!”

    她挑眉望向顾妍和顾婼,明媚的大眼睛里只透露出一个意思:我们敢邀请,你们敢来吗?

    小郑氏转了转眼珠子,拊掌笑道:“这可真是太好了!到时我们一道去观礼,定然极热闹!”

    是看热闹吧?

    李氏和柳氏不动声色。

    顾婼觉得很是屈辱。

    李氏儿子的满月礼,他们为何要去参加?

    很想拂袖而去,顾妍就悄悄拉住了她,轻声说道:“姐姐,娘亲自有打算,我们不要自乱阵脚。”

    纪可凡也以眼神安慰她,顾婼只好垂眸叹气。

    本该是喜庆的日子,却被这些人弄得心情都没了,不说顾婼心里不好受,顾妍也憋了股气。

    到哪儿都甩不掉这群苍蝇……

    柳氏沉默片刻。

    人家不给请柬,那是人家的过失,但既然诚心邀请,若不领情,那便是他们的不是了。

    这一时,确实推脱不得……然而真要去参加,颜面又往哪儿摆?

    当真是骑虎难下。

    明夫人想了想就道:“既如此,不如我也来来讨个喜庆?”

    若有她陪着,柳氏也能有个伴。

    杨夫人同样笑着道:“那我也厚颜来求一张帖子了!”

    都是有头有脸的夫人,李氏哪有不应的道理?

    柳氏便点点头道:“那便恭敬不如从命。”

    还真应下了!

    围观的群众瞠目结舌,顾婷心里也暗暗得意。

    让柳氏去参加前夫儿子的抓周礼,那可是响当当一个巴掌拍在脸上!能看他们吃瘪,顾婷无比畅快。

    李氏笑着带顾婷和顾姚回府,顾婷临走前悄悄又往纪可凡那处瞥了眼。

    少年依旧眉眼温和,微微低头正与顾婼说着什么,而顾婼原先还是满面的怒容,因此却消散了许多。

    顾婷眼睛涩得厉害,脚下也顿了。顾姚拉了她一把,顾婷这才万分不情愿地离开。

    但小郑氏依旧留在那处,还兴致勃勃地与柳氏寒暄,柳氏逐渐开始不耐。

    聘礼一抬抬进了大门,高高地垒起来,人群中一声声地叫好。

    西德王请了柳建文进屋,顾婼和纪可凡跟着去了。柳氏邀明夫人和杨夫人一道。小郑氏依旧没有走的意思,还拉过了顾妍说起话。

    狗皮膏药似的,让人十分厌烦。

    顾妍平淡相回。真想这时候出现个人把她拉走。

    大概是她的祈求被听见了,远远走过来一个穿着飞鱼锦衣的高大男子,一把抓住她的手就往府里头走去。

    粗粝的手掌覆在她的腕子上,隔着春裳。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温热。

    就与上回在宫里一样,他连一个眼神都没留给小郑氏。

    小郑氏面色微僵。

    萧沥的出现猝不及防。而这样的态度,也让她万分难堪。

    但萧沥才没工夫去管小郑氏什么心情,当他知道小郑氏来西德王府,就知道坏事了!

    本来他请晏仲来王府提亲。西德王态度就模棱两可的,小郑氏这么出来搅和,不用说。成算定是又小了几成!

    他心中极恼火,然而越是这时候。他看起来就越冷静,只面色发冷地僵硬。

    “你,你慢点!”顾妍跟不上他的脚步,几乎是被他拖着走的。

    王府的下人看着县主被萧世子拉着手,纷纷长大了嘴巴目瞪口呆。虽是在自家府邸里,可两个没什么关系的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萧沥!”

    顾妍皱起眉。

    他终于停下,只是手还没有放开,转过身定定看着她。

    良久,只吐出了一句:“她不是我找来的。”

    顾妍微怔,“什么?”

    他又说:“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突然出现了!”

    眉头微锁,很是懊恼。

    顾妍这才明白他在说小郑氏,旋即失笑道:“我当然知道她不是你找来的……你能有什么事,还需要找她?”

    萧沥和小郑氏可不对盘,萧沥要做什么,十个小郑氏都阻不了他,同样的,小郑氏也完全帮不上他的忙。

    萧沥便静默了一会儿。

    细细摩挲着掌心细瓷般柔滑纤细的腕子,顾妍后知后觉地想抽回,他用了力不肯放。

    “我来提亲了。”他看着她的眸子,淡淡地说。

    顾妍一愣,好久才消化他话中的意思。

    一瞬大惊失色。

    “你不是答应过不急吗?”

    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他怎么可以自作主张!

    萧沥看着她说:“我后悔了,不想拖下去。”

    顾妍简直不相信自己都听到了什么!

    “你……”

    脑子里一团乱,浆糊般翻滚不休。

    那双深邃的眸子,不冷淡,亦不热烈,所有的情绪都像是被掩在眼眸深处,又像是藏不住一般泄露稍许,却是炽烈的火热。

    顾妍内心慌乱无比,不敢与他直视,那腕子处覆上的大掌也滚得烫人。

    事情怎么会到了这种地步?

    她根本无心嫁人,只想安安心心过自己的日子而已啊!

    而在她原本的打算里,根本没有萧沥……

    “咳咳。”

    一声干咳声打破两人间的静默,顾妍越过他看到西德王正徐徐走过来,顺势挣脱开萧沥的束缚。

    二人挨得很近,顾妍正垂着头,耳根通红,那截白玉般的脖子处也染上了淡淡的烟粉。

    西德王虎着脸对萧沥说:“你跟我来!”

    萧沥跟着西德王就走了,顾妍看他慢慢远去的身影,无奈扶额。

    虽然对他所言十分惊讶无措,却又不可遏制地,腔子里一颗心跳得极快,满脸滚烫。

    等她回了自己的院子,坐在庭院里吹了好一会儿的风,心情才算渐渐平复。

    青禾过来与她说:“萧世子已经离开了。”

    外祖父将萧沥叫去谈了会儿,具体是什么,顾妍全然不知。

    虽事关己身,这一刻,她一点儿也不想去过问。

    外祖父会尊重她的意思的……

    她只能这么想。

    安安静静坐了会儿,阿齐那过来找她。

    她的脸色十分凝重,沉得能滴出水来,可一双清亮透彻的眸子,就像是被溪水洗过一样,亮得惊人。

    “齐婆婆?”

    阿齐那捉着顾妍的手。

    她的手不算细腻,甚至是粗糙干瘪的,皱巴巴的细纹浮在手背上,依稀可见上头似乎有经年的疤痕。

    只是时日长了,疤也淡了。

    “小姐,那位公子是谁?”阿齐那定定瞧着她,急切地问:“那位方才在门口,与你站在一块儿的公子是谁?”

    顾妍想,她说的应该是二哥。

    本来二哥今日来看望她,她就想找阿齐那过来的,但满府不见她的身影。

    阿齐那不是卖身王府的奴仆,她有自己的空间和活动的自由,顾妍还以为阿齐那和二哥就是这么错过了。

    “齐婆婆见到他了?”

    阿齐那连连点头,“匆匆一瞥,但我不会忘的……”

    那个少年,像极了她曾经一直照顾着的邹夫人,尤其刚刚满目通红发怒的模样,更与年轻时的昆都伦汗好似一个模子里刻出来般!

    阿齐那记得自己当时远远看过去时内心的震惊,让她不由感激上苍,感激巫神大人!

    她跟着那位少年,直到被他发现了,他提剑指着她……这么近,阿齐那几乎能细数他的根根睫毛……

    “小姐,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一定是他,不会错的!”阿齐那十分激动地握住顾妍的手,“小姐,求你帮帮我……”

    帮?

    怎么能不帮?

    只是二哥心里是怎么想的,她终究没有底。

    “他是顾家的二少爷顾修之……”

    顾妍和阿齐那说着顾修之的事,阿齐那听得十分仔细认真。

    尤其在确定顾修之是生在方武二十四年,又是出生在辽东时,双眼锃亮。

    “齐婆婆若想要见他,我可以帮齐婆婆……”顾妍淡淡说:“只是,齐婆婆想好要怎么说了?”

    阿齐那浑身一震。

    顾妍的目光清透,好像是洞悉了她全部的心思。

    那个遗落在外的孩子,整整失踪了十七年……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忽然有一天,孩子的亲生父母差人来寻他了。

    这种事,莫不是真的这样容易接受的?

    “是,我想好了。”

    阿齐那垂头沉默了许久,再抬头时,眼里的光芒十分耀眼。

    “他的身上,流着女真的血,他被冠以女真最高贵的几个姓氏之一……他是太阳之子!”

    在女真的土地上,流传着“日不落”的传说,昆都伦汗就是女真的太阳!

    顾妍定定看着自己的手指。

    不久以后,二哥在她面前应该要以另一种姿态出现了吧?

    她早该习惯他的新身份的。

    斛律成瑾……

    谁也不会想到的。

    大金最骁勇善战的秦王殿下,会是曾经,那么那么渺小,又毫不起眼的顾修之……(未完待续)

    ps:感谢哑锈锈、赵疯疯投的月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