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荣焉 > 第161章 说媒

第161章 说媒

作者:闻人十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灵动的眸子狡黠惫懒,顾妍觉得萧若伊就像是个喜玩爱闹的孩子,一刻也停不下来。

    她轻声说:“可千万别被衡之听到了,当心他和你急。”

    萧若伊哈哈大笑。

    晏仲看过顾妍的足踝后又拉过她腕子,粗长的眉毛一挑,旋即就暗暗瞪了眼萧若伊。那意思:啥事没有,大惊小怪!

    萧若伊无奈翻了个白眼。

    怪她咯?

    还不是她那好大哥不放心……

    二人的眼神较量顾妍只做不知,晏仲轻飘飘瞥了顾妍一眼。她只觉得那目光很是奇怪,但也霎时会意,盈盈笑道:“辛苦晏先生了……若晏先生不介意,还请留下用膳。”

    晏仲当然乐意之至!

    他露出一个十分赞赏欣慰的眼神。

    跟聪明人打交道果然方便简单许多!

    晏仲笑着就出去找西德王去了。

    今日前来,看病还是次要,关键是受人所托……那小子难得开这个金口,他也不能搞砸了不是?

    想着就摸了摸下巴,感到异常的好笑和新奇——他活了这么大年纪,从没有做过保媒这种事,当真还有点小兴奋。

    顾妍怎么知道晏仲干什么去了,权当他是嘴馋了而已。

    萧若伊就对着晏仲的背影扮了个鬼脸,“年纪越大,越发着三不着两!”

    然后便拉着顾妍说笑起来。

    她眉眼都带笑,像一只欢快的小鸟,看起来颇有些没心没肺的样子。

    顾妍让景兰和绿绣上了些小点心,然后屏退众人。一盘芸豆卷,一盘花生酥。还有用新长出的香椿芽做的香椿饼。萧若伊就捧了盏杏仁露慵懒地喝。

    杏仁露里掺了牛乳和蜂蜜,十分香甜,萧若伊眼睛都眯起来,惬意地叹了声。

    她拿出一小管的香露,双眼大亮,“春宴的时候,老师调了款宝华香。滴两滴在香篆里。和原香相辅相成,命妇们都赞不绝口……这是我仿照着做的,你闻闻看。”

    萧若伊口中的老师。自然是明夫人。

    明家在蜀中是香药世家,明夫人自小耳濡目染,深谙此道,在春宴上大放异彩不足为奇。只是顾妍记着舅母并不是喜好出风头的人。怎么还当众制起香来了。

    她问了萧若伊,萧若伊的脸色便是微变。沉目道:“还不是因为郑昭昭……”

    萧若伊和郑昭昭私下其实不和,萧若伊也不是个温吞性子,很少能静得下心来学习什么,却突然拜了师和明夫人学起香道……郑昭昭当然好奇。想看看明夫人都有什么本事。

    所以仗着自己现在郑淑妃的身份,半是逼迫半是命令明夫人当众调香。

    “老师推脱不得小露了一手,郑昭昭那不要脸的就要明夫人也收她为徒。还说既已和我是表姐妹。不如亲上加亲再做一回师姐妹!”

    “她想得倒是美,也得看有没有这个天赋!”萧若伊冷冷地笑。“郑昭昭嗅觉不敏,根本无法辨别气味,还想学香?”

    顾妍一惊,“这是天生的嗅觉失灵?”

    “也不是那么严重。”萧若伊摇摇头,“只是清淡的气味无法识别而已。”

    既是如此,确实不好和明夫人学习香道了。

    顾妍想到昨日郑昭昭对她们若有似无的刁难。

    恐怕不只是因自己曾在七夕斗巧会上和她别苗头,更是因为伊人和舅母的迁怒。

    郑淑妃横空出世,少不得有郑太妃和太皇太后在里头推引,郑昭昭能在宫里横行,没得人管,不就是仰仗了那两个人?

    萧若伊顿感头疼,揉着眉心,先前嬉笑欢闹的样子收起来,眼中似是笼罩着一股沉沉的阴郁。

    又在想太皇太后的事。

    她慢慢倚靠在顾妍的肩头,没精打采起来,“大哥说他会想办法的,本来已是有些眉目了,可他找来的那两个人跑了……”

    萧沥寻的人,不就是太虚的女人和孩子?

    一个弱质女流,一个少年白头垂垂老矣的孩子,萧沥难道还关不住他们?

    顾妍非常惊讶。

    萧若伊神色怏怏。

    她表现地再如何欢脱,该有的烦恼依旧是在那处深深地埋着,不死不灭……

    顾妍这厢在安慰着萧若伊,那厢晏仲已经去见西德王了。

    西德王和晏仲没什么大交情,晏仲是明夫人表兄,与西德王算是拐着弯的有点亲戚关系,西德王倒是还感念着晏仲曾经为柳氏还有顾衡之调养身体,因此对他十分礼待。

    两人喝了盏茶,晏仲就问起顾婼的婚事:“听说是与子平交换了庚帖,下了小定。凤华县主持重大方,贤淑明理,又精明能干,与子平男才女貌,也是天作之合……婚期定在何时?”

    晏仲一副十分关心的模样。

    西德王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想想纪可凡是柳建文和明夫人的义子,晏仲关心一下外甥也在情理中。

    “等子平正式下聘,就定婚期了。”西德王说道。

    晏仲“哦”一声,感慨起来,“最初见子平时他还是个幼儿,转眼都长大成才了,想想好像是昨天的事……王府人口本来就少,凤华县主出嫁,定是舍不得的……”

    旋即想想这么说好像跑偏了,晏仲赶忙又道:“但能为县主募得如意郎君,做长辈的心里也是高兴!”

    西德王眨了两下眼睛,愈发不明就里,只能呵呵干笑两声。

    晏仲感觉气氛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干脆问道:“配瑛那小丫头可说亲了?”

    西德王原本呷了口茶,听这话顿时“噗”一口喷了出来,陡生警惕。

    “你问这做什么?”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合着先前都是铺垫啊,重点在这里呢!

    “都说一家有女百家求,配瑛也快十三了。差不多可以说起亲,我这正是要为她说个媒……”

    晏仲便清咳一声,端容严肃道:“男方是镇国公世子,今年十九,王爷也认得,相貌我便不提了,年纪轻轻已经大有作为。前不久刚升了从三品的指挥同知。人品性情也好,精通骑射,骁勇善战。门第又是勋贵中一等一的好……”

    晏仲把萧沥大大夸了一通,边说边去看西德王的脸色,却发现他眉心拧成了一股。

    寻常哪家要是说到这门亲事,还不欣喜若狂?萧沥条件这么好。西德王还不满意,那是打算把小丫头嫁到哪家去?

    又寻思着西德王是外族王。恐怕不大理解,可晏仲又不好直接去找柳氏……退而求其次,才来寻西德王商量的。

    “你是受了谁的委托?”西德王沉默了一会儿,定定看着他。“是萧沥,镇国公,还是威武将军?”

    晏仲赶忙道:“国公爷肯定尊重令先的意思。”

    言下之意。这是萧沥请晏仲来的,镇国公虽对此无异议。但晏仲却没有提及萧沥的生父,一品威武将军萧祺。

    西德王大概是有些底了。

    在辽东时,他也考虑过这件事。

    西德王活这么大把岁数,见识不少了,他不是看不出萧沥对顾妍是个什么样。但一方面,西德王是要顾及顾妍的意思,另一方面,他也不希望顾妍这么早地定下来。

    萧沥能请晏仲来说媒,也算有心了,可有心没心的,还不是最主要。

    西德王对镇国公府还算有些了解,和老镇国公倒是打过一两次的交道——那是个和气的人,性情也是武将惯有的豁达爽朗,十分好相处。

    按说镇国公府人口不算复杂了,十多年前那场大战,镇国公折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萧祺是侥幸活下来了,原配欣荣长公主去世,萧祺又续弦娶了小郑氏。

    顾妍若真要嫁过去,小郑氏就是她的婆母。

    郑氏一族在朝中什么样的,小郑氏又是个什么样的,这些能不考较?更有传言说,萧祺和萧沥也不对盘……

    西德王从不希望顾妍和顾婼真要嫁入如何高的门第,简单平凡,知根知底的就最好不过了。

    如纪可凡,身家清白,文质彬彬。柳建文跟明夫人是什么样人,西德王和柳氏再清楚不过,顾婼能和纪可凡结为连理,他们俱都赞成。

    可换了萧沥……

    “这件事我有数了,只是还不急,总得好好商量。”西德王含糊不清,但也没有把话说死。

    晏仲没想过一次性就将事情定下来,现在这结果已经很不错了,他的任务也完成了,剩下的留给那臭小子头疼去!

    晏仲乐呵呵地喝了杯茶,准备用午膳去。

    他去了趟岭南回来,非但一无所获,还掉了一身膘,去醉仙楼补了点肉回来,又让柳建文亲自下厨好好犒劳了一番……看在柳建文厨艺这么好、又有这么多新菜品的份上,他勉强就跟他做亲戚好了……

    西德王回头将这事跟柳氏说了,柳氏便唬了一跳,“镇国公世子?”

    她开始回忆为数不多见过萧沥的几次。

    貌若天人俊美无俦的少年,却是一副严肃刻板的样子……少年老成一些倒是无碍,成熟的男子总有他的担当,只是柳氏同样有她的顾虑。

    镇国公府的门第确实很高,哪怕顾妍贵为县主,也算得上是高嫁了。门不当户不对的弊端,柳氏很清楚,她当初嫁给顾崇琰,在顾家着实没少受过气……夫君护着还好,若是哪一天夫妻之间淡了,苦水只得往回咽。

    柳氏第一反应却是摇头的,“高门大户里水深着呢,镇国公府那么高的门槛,我可不舍得阿妍去里头折腾。”

    萧沥的品性如何,柳氏并不了解。年少时的一颗痴心错付,遇人不淑,柳氏便不想自己的悲剧又发生在女儿的身上。

    不好好了解对方的底细,柳氏绝不会放心。

    “有些人知人知面不知心,都说这世上越是好看的东西越是有毒的,顾崇琰那副好皮囊下是什么,我便不想多说了……谁知道萧沥是不是这种表里不一的。”

    西德王笑道:“你也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但也不可否认柳氏说的不错。

    两个人絮絮叨叨说了许久,都没有个定论,而顾妍更是完全不清楚这里的情况。

    反观镇国公府,萧沥一天都漫不经心,坐在太师椅上拿了本书看,实则一个字都没看进去。而好不容易等着晏仲回来了,那人又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到底怎么样了?”萧沥蹙眉问了句。

    臭小子,求人也没个求人的样子!

    晏仲本打算好好耍一耍萧沥的,但看他的一张脸严肃正经的瞬间没了乐趣,摆摆手道:“你当是这么容易的?卖东西还货比三家呢,何况人家是要嫁闺女……女人的婚姻就是第二次投胎,捧在手里娇滴滴的女儿,不好好想清楚了,能舍得嫁到别人家去?”

    萧沥抿唇不语。

    晏仲摇头叹了句:“你这条件是好,也不好……”

    萧沥想到小郑氏还有萧祺,眸光黯淡了一下。

    他又何尝不知道?

    小郑氏居心不良,父亲对他心有芥蒂,自己未来的妻子,势必是要与他们面碰面的……与其往后奔波动荡,倒不如从没开始过。

    真要为了她好,就该离得她远远的,不去打搅她的生活。

    但只要想到远远地看着她为别人披上嫁衣,那种焚骨蚀心的痛又要如何承受?

    彷徨过、迷茫过、犹豫过……最终的最终,还是打算给自己一次机会,一次就好。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萧沥点点头说:“多谢晏叔了……”

    晏仲拍拍他的肩。

    萧沥的肩膀不是很宽厚,还带着年少的青涩,但是十分结实,足以为他想守护的人撑起一片天空。

    “别灰心,又不是没转机。”

    晏仲安慰他,然后就去找镇国公了。

    老头子要是知道自己孙子开了窍,可不知道该有多高兴!

    萧沥站了会儿也回屋去。

    门外有一个娇小的身影一闪而过,青色裙摆翩跹,几下已消失在目所能及的视线内。

    而后便是合熙苑里小郑氏泼洒了一杯热茶。

    她瞪大了一双凤眸,惊叫道:“你说什么?世子请晏先生去西德王府说亲了?”

    跪着的娇小婢子连连点头,“是奴婢亲耳听到的,晏先生今日去了王府上为世子和配瑛县主说媒,但王府那儿似乎没有应下。”(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