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荣焉 > 第156章 淑妃

第156章 淑妃

作者:闻人十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尤其在看着柳氏几人微沉的面色时,她嘴角不由就勾起一抹弧度。

    “县主也是千金之躯呢,如今瞧着可太单薄了……自然不是说王府还能亏待了县主,万一教别人以为县主是个福薄的,那就不好了。”

    安氏掩着唇呵呵地笑。

    这变着法子说人面相不好,撑不住福气,实在是太无礼了!

    安氏平素懂分寸,断不会说这种话。

    但她和这几人早结了梁子,不找个机会讨回来,她也浑身不舒坦。

    柳氏原先还为父亲女儿的归来喜悦欢快,听着这话所有的好心情俱都烟消云散,霎时气得不行。

    她紧着疼的女儿被人安这种名声,做娘的首先便不同意。

    “那我岂不是要恭喜安夫人?”

    柳氏扯着嘴角,笑吟吟地看向安氏,“都说面如满月是福气,安夫人从前也是桃子脸,现在看着倒确实越来越有福态了!”

    人到中年,面容松垮,皮肤松弛,可不就变成了圆脸,有福气了?

    柳氏这是说她老了!

    安氏的脸色很快不好看。

    尤其是柳氏看起来年轻光彩依旧,而自己已人老珠黄……

    拜他们所赐,先前一年多,安氏委实过了些“苦日子”,大病一场后,容色一度很难看……最近几月用燕窝养着才渐渐恢复了气色,然看着确实不再年轻了!

    安氏怒目而视。

    顾妍不在意安氏都说些什么,她倒很惊讶柳氏的变化。

    从不知道母亲也能这样伶牙俐齿……

    这种事肯定不是第一回了,外祖父不在府中,母亲独当门户,不反击还待如何?

    她可再不是从前在顾家任由安氏搓圆捏扁的顾三夫人了……

    柳氏不想浪费时间与安氏纠缠。

    自以为是的人。你搭理她,那才是抬举她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漠视。

    柳氏就牵着顾妍便往里走,温和地说着话:“阿妍离开的时日有些长,许多事不知道,娘亲慢慢和你说……”

    丝毫不将安氏放在眼里。

    顾婼笑了笑一道跟上,西德王就更不会理人了。唯有阿齐那多看了安氏几眼。

    安氏气得发抖。抬头见着一个驼背的老婆子正盯着自己看,更加恼羞成怒,一甩袖便回了马车上。

    车帘掀开。阿齐那看到一个酷似安氏的年轻妇人坐在车里,蓦地就睁大了眼。

    直到马车都走了,阿齐那还滞留在原地。

    青禾奇怪地唤了声,阿齐那赶忙问道:“刚刚那位是谁?”

    青禾皱着眉说:“说起来有些复杂……曾经郡主是顾家三爷的夫人。后来恩义绝了分道扬镳,刚那位是顾家的大夫人。”

    阿齐那眸光轻闪。青禾又在催促,阿齐那只得跟上。

    安氏气得在马车里绞帕子。

    她身侧坐着的少妇同样面色不佳。

    “经年未见,柳氏还真蜕变了不少。”

    安氏听见自己女儿喃喃念叨,心中酸楚更深一层。

    这是她的大女儿顾姚。三年多前就嫁到了通州曲家,夫妻举案齐眉,生活也是幸福美满……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至今仍无一儿半女傍身。

    顾姚本该是侯府的姑奶奶,娘家有势。顾姚在夫家也有底气。

    公婆对她都很好,即便一二年了肚子没个动静,倒不曾说些什么。

    可随着顾家被夺爵收劵,一朝落魄,不仅仅是安家对安氏爱搭不理,就连曲家对顾姚也不是那么客气了……一再地拿顾姚无子嗣说事做筏子,还张罗着为姑爷曲盛全纳妾。

    那个妾是个本事的,头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曲盛全宠着哄着,恨不得捧上天了,还说让她和顾姚平妻。

    要顾姚和一个妾平起平坐,顾姚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憋了许久的气,收拾东西就回娘家来。

    安氏知道顾姚心里是怨恨着柳氏一家子,便宽慰她说:“管别人的做什么,他们又能风光多久?虽说方武帝生前,西德王得蒙圣宠,可现在都是成定帝元年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你瞧瞧先皇在位时得用的能臣大将,在这个当口,哪个不是夹紧了尾巴小心做人的?”

    西德王这个异族王,本来就扎眼,朝堂里可有不少人没将他放眼里呢!

    当着面了尊称一声“王爷”,回头转了身,还不是叫“洋夷”?

    顾姚明白这其中道理,然心中到底仍是窝火。

    她忙拉着安氏的衣袖问:“娘,现在顾家真的靠上贵人了?”

    安氏笑着说:“不然呢?你以为顾家怎么这样轻易迁来了南城,而你爹爹还升了官呢?”

    要知道,顾家从前还是侯爵时,也没这个能力往南城来,可因着上头一句话,地契就飘飘然落到了他们手里呢。

    顾姚微微松口气。

    在她听说顾家迁来南城时,其实心里已经大致清楚了,但她赌气地没有和曲盛全提及,曲盛全也不大清楚顾家的情况。

    顾姚现在敢和曲盛全闹脾气回娘家来住,正是拿捏住了这一点。

    但凡曲盛全有点脑子,就知道这时候该哄着劝着自己,殷勤小意地将自己迎回去,而不是和他那个妾缠缠.绵绵你侬我侬!

    安氏拍拍顾姚的手背道:“成定帝身边的魏公公,可是你三婶婶的兄长呢!你说有魏公公在,咱们还怕什么?”

    顾姚倏然一惊。

    她虽人在内宅,但多少知道一些朝事。

    成定帝身边的魏大公公,她听得多着呢!

    传言道成定帝自少时起便不学无术,普通大字不识几许,也没有能力处理朝政,回回示下让人去做。

    虽多得是朝臣牟足劲为成定帝排忧解难。期以好好表现,平步青云,然则成定帝却独独只信任身边的禀笔大太监魏都一人……

    魏公公说什么就是什么,成定帝也不过问,曲盛全还曾烦恼过,自己要如何才能与魏都搭上线。

    竟然……魏都是李氏的兄长!

    顾姚简直不敢置信。

    她赶紧拉着安氏,“娘。怎么从来没听三婶婶说起过。”

    顾姚叫“三婶婶”叫得极顺溜。甚至早忘了自己曾那么唤过柳氏。

    安氏轻笑着道:“是啊,我也才知道的……”

    搁在从前,若知道李氏在宫里有个做太监的兄长。安氏定然只会冷笑讥讽蔑视。

    既非完人,怎教人以寻常目光忖度?

    可真当这个大太监能够左右圣上的意思,那性质就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到了这时候,安氏不得不说。李氏还真的是好运道!

    她总算是知道为何李氏先前能胸有成竹地对付柳氏他们了……合该就是因着魏都!

    安氏当真十分庆幸,自己未曾和李氏完全撕开脸皮……

    瞧瞧顾三爷吧。如今做小伏低恨不得给李氏当牛做马,贺氏天天跟咽了苍蝇似的面色铁青,疯病犯得更频繁了,就是顾老夫人。哪里还敢给李氏一点点脸色瞧?

    风水轮流转,可不就是这个理?

    安氏纵然心有不甘,但如今的一切都是李氏给的。自己又早已经和李氏绑在了一块儿,她还待如何?

    安氏叮嘱道:“待会儿回去后和你三婶婶好好说说话。她现在可是金贵的人……去年她生了个哥儿,取名徊之,这就快周岁了,娘给你备了对赤金的脚镯,当给你弟弟的见面礼,还有一对羊脂玉的镯子,你记得和婷姐儿好好联络感情。”

    顾姚连连点头。

    不用安氏说,她也知道要怎么做了。李氏这是发达了,自己当然得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好她,未来的好处自是数不尽的……

    顾姚面上笑容都真切了几分。

    这边顾妍随着柳氏回了府上,母女姐妹说起家常,当然少不了隔壁人家。

    柳氏只悠悠然道:“也便是多了些熟悉的陌生人,眼不见为净吧。”

    顾妍笑了笑,顾婼就恨声不满道:“我们倒是想眼不见心不烦,耐不住人家净往跟前凑呢……存了心要让人不痛快!”

    柳氏一时也无奈。

    他们能管得住自己,可哪里能管得住别人?

    以后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

    顾妍光想想顾家那些人的作派便觉不舒服,“他们爱如何便如何,理他们作甚……不提这些糟心事了。”

    又接着说起了别的。

    当然是要提一提他们在辽东的见闻,还有柳江氏那匪夷所思的身世。

    柳氏和顾婼惊得张大了嘴巴,西德王道:“纵然身份上有些变化,但不妨碍其他。”

    柳氏颔首道:“父亲说的是,母亲始终都是母亲……”

    几人说了会儿话,顾衡之就回来了。

    他如今去了书院读书,特地告了假回来的。一进门就拉着顾妍不撒手,控诉说:“大骗子,说好了只走两三月的,都过去大半年了!”

    顾妍有些感动,想着安慰他一二句,他就嚷嚷道:“快将厨房炖的蜜枣猪脚汤端上来!以形补形,吃这个最好了!”又吩咐景兰说:“记得盛两碗啊!”

    其中一碗给顾妍,另一碗自不用说是给谁的了。

    顾妍哭笑不得。

    在辽东时,青禾和忍冬就换着花样天天炖猪蹄汤,她现在都好得差不多了,再闻那个味就有点受不了。但为了衡之的好意,还是吃了几口。

    顾衡之吃得很欢快,竖起大拇指对顾妍说:“大姊的厨艺越来越好了,果然是要快嫁人了,越来越贤惠!”

    顾婼羞红了脸,嗔恼道:“吃东西还堵不住你的嘴!”

    顾妍知道舅舅认了纪师兄为义子,而后纪师兄上门来提亲。

    柳氏曾在书信里交代过,西德王相信柳建文两口子的眼光,自是同意的。

    等下过聘礼,定下婚期,顾婼便要安心待嫁,想来至多不过几月的光景。

    前世顾婼嫁与两广总督范一阳为继室,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殒,纪师兄为了护着自己同样英年早逝……今生这二人能在一起,顾妍却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她凑趣道:“那看来以后得唤纪师兄姐夫了……”

    顾衡之连连点头,“对,姐夫!”

    柳氏和西德王跟着笑,顾婼脸红得滴血,跺了跺脚就躲起来,只外头欢笑声不绝于耳。

    舟车劳顿过后的身子疲乏,顾妍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她想到隔壁的顾家,想到庙堂上的党派,想到内廷里的魏都,想到后.宫的郑太妃和太皇太后,还想到辽东关外剽悍威猛的女真……

    脑子里有许多东西糅杂在一起,混沌成一片,又像是有许多线绳缠在一起,理不出头绪……

    直到三更的鼓声响起,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依稀好像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有马鸣风萧,有哀啼哭声,有长剑破空,亦有血流成河……最终的最终,画面凝固在一个穿了赤金铠甲的男子身上。

    他提刀而立,举目远眺,身后是八旗军马的磅礴恢弘,他却如遗世独立,孤零无依。

    梦醒时分,天色已经大亮。

    顾妍怔怔望着头顶承尘,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脖子。

    回了京都,一切又都上了正轨,她打算去柳府上探望舅母。

    伊人与舅母学香,应当也在那处……

    然而还未出门呢,就碰上了内侍公公到府上来请人,教两位县主去宫中陪淑妃娘娘说话。

    顾妍略微一怔。

    先是疑惑这淑妃娘娘是哪位。

    张祖娥和成定帝的大婚在五月,顾妍也是赶着这之前回来的。张皇后还未入主中宫,哪来的淑妃娘娘?

    而她昨日才回京,今儿个便有人请她去……哪个这么闲得慌,关注自己的走向?

    顾婼似是见怪不怪了,应诺后说道:“容我们先去换身衣服。”

    内侍便耐心等候。

    顾婼拉着顾妍,向她解释:“是郑昭昭……成定帝即位,后.宫空置,张皇后还未入宫,郑太妃以皇上身边无人伺候为由,让郑昭昭做了成定帝的妃子。”

    那如今执掌六宫的不就是郑昭昭?

    抢在了皇后的前头,无疑给自己抬了身价……日后鲜少再有妃子会凌驾在郑昭昭之上了,张祖娥想拿住郑昭昭,只怕也不容易。

    顾妍不由问道:“皇上竟也同意?”

    夏侯渊再如何不通人情世故,总不至于连这点都不懂吧?

    连皇后的体面都不给全,他就是这么对待祖娥姐姐的?(未完待续)

    ps:感谢xiyanqiu投的月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