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荣焉 > 第132章 哄回?

第132章 哄回?

作者:闻人十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二爷将府里头的积蓄都藏起来了,贺氏与顾二爷同床共枕有许多年了,顾二爷一些藏东西的习惯,她还是知道的。

    果然在书房一沓厚实的《资治通鉴》里,翻找出了一些银票。

    先前那所宅子,卖了有近万两,如今缩减府上嚼用,用得并不多,还剩了七八千。

    贺氏想着要给贺家五千两,她再拿个一千两给顾媛好好补补身体,于是取走了六千两的银票。

    顾二爷浑然不知。

    直到第二场大选开始,要请顾媛去给老嬷嬷检查身体,顾媛就说什么也不肯去。

    宫里头那些老嬷嬷都是人精了,光看一眼面相便知道这姑娘是不是处.子之身。她要是去了,纸包不住火,定然露馅!

    在那样的情形下……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安氏和顾老夫人轮番上阵,劝她不要胆怯,就大大方方地给人家看,顾媛打小底子好,不怕查出什么大毛病。

    安氏看顾媛面色蜡黄,想到近些天顾媛都窝在房间里,连日光都不怎么见,不由问道:“媛姐儿该不是病了吧?”

    贺氏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否认,可这么一来就有了欲盖弥彰之嫌。安氏疑心越来越重。

    前两日还好好的,能吃能睡,突然就跟大病一场了似的,皮肤都黯淡失色……这是女子气血两虚的表现,这个样子肯定是要被剔除的!

    安氏大急,教人请大夫过来,贺氏唬了跳,拦着不让人去,为她为什么。贺氏又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顾老夫人都看不下去了。

    贺氏也是从小在顾老夫人身边长大的,顾老夫人对她有几分了解,她这定是瞒着她们做了什么大事!

    顾老夫人怒喝一声:“你将事情都说清楚了,原原本本地交代,否则我饶不了你!”

    她拄着拐杖撞地,狠狠桩了两下。

    贺氏哑口无言。

    顾二爷忽的气急败坏闯进屋,拿着那一整套书砸在地上。灰尘四散飞起。呛得人睁不开眼。

    “你说清楚,钱都去哪儿了?”

    顾二爷狠狠拍了桌子。

    他这会儿刚要给苗掌柜拨银子进货呢,后脚就发现藏在书里的几张大面额银票都没了。剩下的几百两,连塞牙缝都不够。

    他藏东西尚算隐蔽,一般人不得随意进出他的书房,问过书童也只说二夫人来过……以贺氏对他的了解。翻找出银票还是可能的。

    可她一个女人家,要这么多钱做什么?

    顾二爷没有立即来找贺氏对峙。他选择了盘问樱桃。

    樱桃是贺氏的贴身婢子,对贺氏的事知晓的一清二楚,可这次顾二爷问她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

    原以为樱桃是在给贺氏打掩护。然而以他逼供的手段,发现樱桃没说谎。

    又说起二夫人近来行为举止异常,提起邯郸贺家那封信。什么元帕、银子,还有贺氏倒掉的血水……有一个想法慢慢在顾二爷脑子里滋生。越来越壮大,连他自己都吓了跳。

    今日顾媛死活不肯去查验身体,贺氏又胡搅蛮缠,再看了眼女儿苍白蜡黄的小脸,顾二爷几乎是断定了。

    他就给贺氏最后一个机会,让她将话说明白!

    贺氏浑然不觉顾二爷已到底线,她转着眼睛四飞,嘴硬道:“二爷问我这些做什么?什么钱,我不清楚……”

    话没说完,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到了她面前,手指扣住贺氏的下巴,一字一顿阴沉沉的:“真的不清楚?”

    贺氏从没见过这样的顾二爷,她慌乱地摇头继续否认。

    顾二爷大手一挥将贺氏甩一边去,抄起地上厚厚的书册就往顾媛身上砸去:“我打死你这个逆女!你知道自己都在做些什么……毁了自己不说,还要连带着家人一起!”

    “老二,有什么话好好说,动手动脚做什么?”

    安氏和顾老夫人上来拉他,顾二爷又踢了她一脚,顾媛不敢开口,一个劲地哭。

    顾二爷冷冷笑起来:“好好说?你们问问她,都做了些什么!顾家的脸都被她丢光了!”

    顾二爷气怒地坐下来,贺氏抱着顾媛,不让人靠近。

    他闭了闭眼。

    果然自古慈母多败儿……顾媛有今天的造化,贺氏功不可没!

    几番辗转终于从她们口中套出了事实,顾老夫人神色一滞,一口痰上来就晕了过去,安氏眼眶通红,顾二爷干脆不去看她们。

    只好回绝了前来请顾媛的女侍。那女侍一看小姑娘的面色,基本就不抱希望了,顾媛选妃一事只得不了了之。

    顾崇琰又接连“呸”了几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说那小丫头是个不安分的,自甘堕落,还差点害得我们跟着一起死!”

    但话虽这么说,还是心里有些雀跃。

    顾媛真要是被选上做什么皇长孙妃,飞上枝头变凤凰啦,那顾二爷就跟着雄起了!

    顾崇琰是最看不得这个二哥比他过得好的……要死就一起死嘛,凭什么人家如天上明月纤尘不染,他就要滚到烂泥里低贱如尘?

    好没道理!

    尤其在听到凤华县主连初选都没过,顾崇琰真真觉得大快人心!

    “小蹄子还想鲤鱼跃龙门?连顾媛那小婊.子都过了初选,她连个门槛都没踏进去呢……哎呦,老天真是开了眼咯!”

    顾崇琰哈哈大笑。

    然而这份喜悦并没维持多久,他就听说了福建大胜的消息。

    前福建巡抚柳建文巧施妙计逼退倭寇,又找出了证据证实倭寇上岸之事与自己毫无干系。

    镇国公世子萧沥,与朝中最是狷直耿介的兵部右侍郎杨涟共同见证,人证物证俱在,柳建文立了功。是英雄,是大功臣!

    方武帝要给柳建文加官进爵,同时要给柳家最大程度的补偿——先前对柳氏一族的禁令全部解除,赏银万两,又将南四省的盐引交给柳家,正式成为皇商。

    顾崇琰脑中轰然乍响,一口气憋在了胸口。闷得他心肺剧痛。甚至尝到了一点点血腥味。

    本来,他可以是嘉怡郡主的郡马,他会有两个做县主的女儿。一个世子儿子,他会有一个做王爷的老泰山,一个皇商岳家……会有大舅兄官居要职,会有权臣贵胄为他抛出橄榄枝。会有众人羡慕他后台强硬、腰缠万贯……

    但现在,一样都没了……

    是谁。抢了他的荣华富贵!

    是谁,逼得他落魄如斯!

    顾崇琰神色郁卒,气闷地捶胸顿足。

    一瞥眼看见李姨娘正在不大的庭院里和顾婷散着步,他全身散发着浓黑的怒气。大步走过去。

    顾婷正小心摸着李姨娘的肚子,低低问道:“娘亲要给婷姐儿生小弟弟吗?”

    李姨娘笑得春风拂面,抚着顾婷的长发问道:“婷姐儿希望娘亲生个弟弟吗?”

    顾婷很认真地点头。削瘦了许多的下巴尖尖的,一双眼睛乌亮。“爹爹只有我这个女儿了,应该再有一个儿子。”

    顾妍他们几个与顾家脱离了关系,顾三爷只剩顾婷一个孩子,顾婷对此很满意……以后她就是爹爹的掌上明珠,只有她一个人!

    可是这样的话听在顾崇琰耳朵里,就成了另一重意思……好像在随时提醒着他,与柳氏的恩断义绝,与柳家还有西德王府的互不相干,时刻激发他的悔恨。

    顾崇琰脸色愈发黑沉,重重咳了声。

    顾婷高兴地小跑过去,拉着顾崇琰的衣袖娇声喊着“爹爹”。

    顾崇琰毫不犹豫抽回了手,“婷姐儿先回去吧,爹爹有些事要和娘亲说……”顿了顿,又补充道:“还有,爹爹不止是只有婷姐儿一个女儿!”

    那话说得笃然,却教顾婷蓦地一怔。

    李姨娘看他的目光淡了。

    见到顾婷小脸发白、眼眶微热,纤长白嫩的指尖不由嵌入掌心。

    “婷姐儿先回去。”

    李姨娘温柔地安抚顾婷,顾婷却抬头深深望向顾崇琰。

    眸中隐含水光,在自己向来最敬爱的父亲眼里,丝毫看不见往日的宠溺……她心下一沉,转身急急跑开。

    李姨娘尽力压抑住心底的怒气,勾着唇冷冷看向他:“三爷说得话可真有意思,除却婷姐儿,妾身不知您何时还有别的女儿?”

    她眼中笑意似讥讽,字字句句戳中痛处。

    顾崇琰深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你不是说柳家定是要获罪连坐的吗?不是说这事没得商量,柳建文要受重罚吗?不是说你大哥的干爹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所有消息都是准的吗?”

    “结果呢?”

    他不禁大声吼叫起来:“柳家咸鱼翻身,柳建文绝地逢生,我和柳氏和离,几个孩子与我形同陌路!”

    “我什么都没了!”

    “就是因为你,我什么都没了!”

    顾崇琰一股脑将罪责都归结到李姨娘身上,口诛笔伐,目眦欲裂。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明明摆在他面前的,是前程似锦的一片星光大道,手里握着这么好的牌,怎么就打成了死局!

    不由蹲下身子抱起了头,他像是一只被人遗弃了的孤犬,无依无靠。

    可李姨娘一点都不怜悯他。

    她笑得很柔和,目光清淡,眼里的神色越来越冷。

    究竟当初是谁,将她说的话奉作金科玉律,对她百依百顺,言听计从?

    是谁为了能从魏都那里得来可靠的消息,将一辈子的殷勤小意全都用到了她的身上?

    当她能给他带来利益的时候,他将她视若珍宝,恨不得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一旦发现有人能给他带来更大的利益时,他就毫不犹豫地选择将她视若敝屣?

    他还有资格来怪罪她吗?

    当初是谁,听到柳建文犯了罪,就唯恐避之不及,要竭力与柳氏撇清关系?

    在她的一点点引导之下,不惜借由亲生女儿的手,来加害同床共枕十数年的妻子。

    等被发现了,尚且心安理得,没有一丝愧疚之心。

    当初休妻的时候,他可高兴呢吧!

    以为将柳氏的钱财都拿到手了,还兴高采烈地与她炫耀!就算是今日之前,都抱有一丝侥幸心理,期盼着他们通通下地狱呢!

    如今人家发达了,他不好好反省自身,还将所有事都怪到她的头上!

    是!

    她后来与魏都失联,说的都是信口拈来,可若不是顾崇琰心生贪婪,胆小投机,整日做些不切实际的美梦,如今的美好都会是他的!

    就算她是从犯,那也是因为有了他这个主谋!

    她不过是刚好顺应了他心中那只魔鬼的呼唤而已……

    后悔了?

    痛恨了?

    想要和柳氏再续前缘了?

    想要重新认回那几个他从来都不屑一顾的孩子了?

    所以将怒气撒到她和婷姐儿的身上,真要来表现得自己对前妻与那几个孩子有多心疼,多喜爱?

    呵!

    这就是他顾崇琰的偏疼爱重……可真是廉价!

    李姨娘早就看清这个自私自利的男人了,然而此时此刻,心中还是不由生冷。

    撇过头望向院中那一棵枝叶稀疏的老槐树,哪怕在盛夏,依旧干瘪地如同迟暮老人。

    本来内里就没有任何东西,就算给它再丰富的养料,依旧开不出花,结不出果。

    李姨娘自嘲地笑了笑。

    “是啊三爷,都是妾身的错呢……可事情都发生了,三爷这时候来谴责我,似乎晚了点吧?”

    她抬手扶了扶发髻,眉眼清湛若天山初雪。

    “有这个时间,三爷不妨好好想想,怎么将郡主哄回来吧。”李姨娘娇声轻笑,提步就绕过他走开。

    顾崇琰脸色青黑。

    哄回来?

    他都已经将柳氏得罪死了,还要怎么哄回来?

    倏地颓然跌坐在地,这一时关于柳氏的好就纷纷扬扬出现在脑子里了。

    那个在江南水乡对他一见倾心的温柔少女,抱着儿女在庭中看他作画的清艳妇人,还有她看向自己时眸中透露出来的情意绵绵、温情缱绻……

    心中便不可抑制地热了起来。

    是了,这个从来将他放在心上的女人,怎么舍得、怎么忍心抛弃他不管不顾呢?他们有那么多的回忆,他们共度了十多年的日日夜夜……

    一日夫妻百日恩,柳氏只不过是在与他闹小脾气。

    女人嘛,总会有小气的时候,他虽是大丈夫,偶尔低个头认个错,也没什么,还能增添夫妻间的情调。

    顾崇琰傻愣愣站起来,掸掸身上尘土,回房就去梳洗一番。(未完待续)

    ps:中秋佳节,祝大家人月两团圆~

    和闺蜜出去搓了顿,又更晚了,抱歉。

    感谢书友130213132323742投的月票,么么~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