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荣焉 > 第101章 落水

第101章 落水

作者:闻人十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若伊就没太过在意,顾妍顺势提起了今日的来意,萧若伊一听睁圆了眼睛。

    “很……为难吗?”顾妍也觉得这样确实不大好。

    说到底是家事,还是父亲为二姐特意相中的人,做子女的,听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便是了,作何要横生枝节,还拿这事去麻烦外人?

    萧若伊看她稍显窘迫的面色,“噗嗤”一声笑了。

    “倒不是为难,只是觉得好有趣。”她单手支起下颔,嘴角边两个梨涡浅浅,“还以为你什么事都做得来,真的这样了不起呢,其实,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啊!”

    这话说得顾妍很是惭愧,又听听萧若伊拊掌笑道:“不过……我很开心。”

    “阿妍能找我帮忙,这是真拿我当朋友了吧,朋友有难,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在所不惜!”

    她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顾妍真是哭笑不得,但不得不承认,心里还是既感激又高兴,也很感谢萧若伊的理解,不问缘由出处。

    毕竟她所求之事,简直就是对父亲选择的不信任,而为人子女,不应该以孝为先吗?她这是有违礼教。

    顾妍不知道的是,萧若伊才不会管劳什子礼教。

    要是她老爹也和顾崇琰一样,给她寻一门亲事,对方素未谋面不说,品德才情闻所未闻,典型的盲婚哑嫁,别说她去找人打听,说不得一封书信离家出走都做得出来。

    恰恰就是这样巧合,对于自己的父亲,萧若伊也是不信的。

    既然来了国公府,总要带顾妍去转一转。今日天气是真热,所幸园子里树木繁盛,又有大片的湖泊,吹过来的风都像带了草木清香和湖水的湿意。

    这样走一遭也不是不可为。

    国公府大致是分了三路,中路便是国公爷萧远山的居所,后头紧跟着就是历代世子的宁古堂。

    这位老国公也是个传奇人物,当初瓦剌与突厥联盟。合力攻打大夏边境。九边重镇以下其三,只要打破一个缺口,长驱直入不成问题。

    大夏多年不曾大肆征战过。至多也便是那些蛮夷的小打小闹,军队懈怠惫懒,战斗力直线下降,而那些马背上的游牧民族。有强壮的身体,精良的马匹。打入大夏不过是几月的功夫。

    幸得镇国公用兵如神,率领一支铁甲军突出重围,偷袭包抄,断了敌方后路。又带十万人马大战了两天一夜,才算平息战事。

    蛮夷死伤惨重,元气大伤。大夏也好不到哪里去。十万大军折损过半,镇国公不止是废了一条腿。更失去了三个儿子,其中最小的一个,年仅十七岁,尚未娶妻。

    镇国公夫人听闻噩耗悲痛过度去世,方武帝感念萧家功劳,给了万千赏赐,然而斯人已逝,金银财宝岂能再赎回?

    总算还是意识到如今大夏的军队漏洞所在,冗兵冗费,近些年都在各方面加强。

    萧沥和萧若伊的父亲,原先的镇国公世子萧祺,便是在这一场大战里丧命的。那时的萧沥才五岁左右,萧若伊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嗷嗷待哺,镇国公府只留下了萧沥和二房萧泓两个嗣子,萧远山便请封了萧沥为世子。

    只是这件事过去两年之后,萧祺却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已死之人复生还阳,京都一阵哗然。

    后来只知萧祺当年并未战死,只是受了重伤,领回来的尸体面目全非,并非本尊,而他休养了一年多,这才康复归来。

    老子回来了,基本便没有儿子什么事了,世子之位理所应当就要归还萧祺的。然而也不知萧远山是如何想的,这件事始终不曾摆上台面,方武帝赐了萧祺一品威武将军头衔,也不管萧祺做不做世子的事。

    妹婿和外甥,哪一个更加亲近,方武帝心里还能没数?他到底还是将萧祺视作外人的,人家镇国公都没开腔,方武帝当然也不会无事讨嫌。

    于是,萧沥自始至终还是镇国公世子,兜兜转转也过了近十年。

    镇国公府权势煊赫,树大招风,这些事在厩里并非秘闻,几乎人人知晓,然而似乎大家都养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默契规矩,便从没听人主动提及过。

    萧若伊与她说道:“那西路是郑夫人的地盘,东路是二房的,二叔去得早,我二婶脾气就跟着不大好,少见她出来了,至于郑夫人,你就当没这个人好了。”

    顾妍想到郑夫人是萧祺的继室,名义上也是萧若伊的母亲,然而郑氏既然是取代了亲生娘亲的,萧若伊心里不舒坦情有可原。

    走了没几步,萧若伊就开始大喘气了,额上的汗如水一样地淌下来,帕子都湿了几条,顾妍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会流汗的。

    萧若伊嫌弃地看着自己这一身汗湿,道:“晏叔说我这体质是天生的,一到夏日出汗便比别人多很多,他说茶叶明目益神,去腻利尿,让我喝热茶解暑,可我越喝越热,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人的体质不同,有的盛夏天在太阳下晒都出不来汗,有的哪怕坐着不动,都已经汗流浃背,很显然萧若伊就属于后者,她又心浮气躁,越是这样,就越跟自己生气。

    而成日在屋里摆上冰块不动弹,她又觉得闷,浑身不舒服,这才找了顾妍来陪她解解乏。

    “最烦的便是夏日了!”她这么说。

    顾妍不禁好笑,“那县主快去清洗一番,先平心静气些,我想到几道凉点,正好用来解暑,等您收拾好了,我们一起去亭里。”

    萧若伊眼前一亮,有好吃的那就好办了!

    她连连点头,让贴身的婢子带着顾妍去了厨房,等她重新收拾好了回来,顾妍已经将碗碟一一摆在桌上。

    她老远便看到了那一大片荷叶上摆着的一颗颗像球状点心。晶莹剔透,宛如水晶般玲珑,几步匆匆走上前,盯着看了半晌。

    顾妍失笑,“这是水玄饼,用琼脂、白凉粉和冰粉做的,两刻钟内必须吃完。县主再不吃。就要化了。”

    萧若伊眼睛一圆。忙拿着小银勺挖了一块送进嘴里,入口即化、爽滑甘甜,萧若伊舒服地眯了眼睛。接着便停不下口。

    凉亭里本就放了不少冰,十分凉爽,笼子里的阿白大约是嗅到了香甜的气味,耸着小鼻子幽幽醒转了过来。顾妍拿一块绿豆凉糕喂它,阿白前爪捧着倒也啃得欢快。

    萧若伊一看就不满意了。前几日她怎么喂这小东西大鱼大肉死活就不张口,阿妍随便一块绿豆糕就收买了!

    还真是区别对待哦!

    她暗暗瞪了眼阿白,头一转,即刻看到一个人影飞快地闪过。似是发现了她们在这里,然后急急忙忙地跑开。

    顾妍也盯着那个方向,很显然。她刚刚也看到了。

    一个穿着普通家丁短褐的年轻男子,身形矮小。却十分敏捷,只是动作难免仓皇,就如同落荒而逃一样,在躲避什么人,甚至在见到她们之时,面上还有难掩的震惊和懊恼。

    那是被发现做坏事之后心虚的表情。

    她不由看向萧若伊。

    在人家府里头,若发生什么腌臜事,作为客人,总是回避的好,最好便是当做不曾见过。

    萧若伊纳闷地喃喃自语:“那里不是湖边吗?谁啊,没事跑那儿去!”

    她还想找人去寻那个小厮问问清楚,顾妍陡然想起来一件事。

    方武三十八年,镇国公府出了一桩惊天丑闻——萧沥将年仅五岁的幼弟萧澈扔进湖里溺毙。府中人找了一日没找到萧澈,后来还是有人见到有小公子穿的衣服浮在水里头,去打捞了才将萧澈的尸体捞出来,人都已经泡浮肿了。

    那时候她被马车载着去清凉庵,一路上在哭,马车外头的人纷纷扰扰一直都在说着这件事,她当时听了还大大鄙夷了一番萧沥,连至亲手足都不放过,何况那萧澈是个愚儿,对他根本造不成什么影响。

    没错,愚儿。

    萧澈是郑氏生的儿子,与萧沥同父异母,但出生便是个傻孩子,五岁了连句连贯的话也说不出来,成日邋遢,府里头人都有些看不起他,不过顾忌着郑氏对他尊敬着。

    坊间流传萧沥实在看不惯这个弟弟,私下里总是欺负萧澈,又觉得萧澈是丢了国公府的脸面,便将萧澈溺毙……这些萧沥从来没有否认过。

    可如今想想,确实太过匪夷所思了。

    不说萧沥是不是存了心要萧澈的命,以他的本事,不过动动手指头,萧澈就没戏唱了,何必大费周章,将人扔到湖里?

    他是高傲,却断不至于因为一点鸡毛蒜皮就发火动怒,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如何上战场上阵杀敌。

    相反的,正因为他孤傲,他不屑解释,任由流言蜚语将他吞没,他都缄口不言,才被皇帝派去西北避避风头。

    不是说顾妍有多了解这个人,只不过当年未曾细想,如今忆来方觉疑点重重。

    “县主,萧世子可在府中?”她问了一句。

    萧若伊一愣,讷讷道:“他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不清楚在哪儿。”说着戏谑地望向她,“怎么阿妍想见我大哥吗?”

    顾妍没有心情与她说笑,皱着眉望了眼方才小厮消失的方向,犹豫着是不是要去看看。

    可怎么说都与她无关……

    顾妍这凝重的表情,萧若伊觉察到不对劲,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拉上顾妍往湖边去。

    这一个角落基本是荒废的,杂草丛生,离得越近,越能清晰地听闻扑腾的水声,还有断断续续的从喉咙口卡住的“呼呼嗬嗬”的声音。

    萧若伊心中一沉,又加快了步伐,在看到一个胖乎乎的男孩在水里挣扎,且动作越来越小时,她瞳孔缩了缩。

    “快!快救人!”

    忍冬会水,赶忙一头栽进水里,快速到了萧澈身边,将人的脸拖出水面,尽量快地带来岸边。

    全身都湿透了,萧澈一动不动,脸色涨得发红发紫。

    萧若伊吓了跳,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在触及到一片死寂后,骇得一下跌坐在地。

    “阿,阿妍……”

    她无助又茫然地看向顾妍,这时候全没有半分主意。

    虽是异母所生,萧澈也是个不省心的孩子,萧若伊对他没多少感情,可发生这种事,免不了方寸大乱。

    顾妍急急蹲下按压萧澈的胸腹,又使劲掐他的人中,回头道:“快去叫大夫!”

    身边的婢子一个个吓得六神无主,听了这话才慌乱跑开,萧若伊腿软起不来,恰好萧澈吐出了一口水,总算脸色好看了些,呼吸也通畅起来。

    顾妍这才松口气。

    他发现这孩子手紧紧蜷着,胖嘟嘟的小手里好像抓了什么。掰开瞧了眼,竟是一只小巧的黄玉石貔貅印章,刻了“令先”二字。

    “这是大哥的!”

    萧若伊一眼就看出来了,“大哥回京的时候,祖父找一缘大师将这貔貅开了光送给大哥的,这上头还有大哥的表字……怎么会在三弟手里……”

    是了,怎么会在萧澈手里,这就耐人寻味了。

    萧澈要就这么死了,谁能怀疑到萧沥的头上来呢?唯一的凭证,就是这只黄玉貔貅印章了,刻了萧沥的表字,要赖也赖不掉。

    刚才在水里这样扑腾,萧澈居然还紧紧抓着不放?

    顾妍觉得不可思议。

    她又看了看萧澈的右手,刚被她掰开来,如今又合得紧紧的了,而左手却是无力地张开。

    恐怕这孩子除了痴傻,右手还有些残疾,天生便是蜷缩的,东西放在手里,他就是想扔掉也没有办法,而类似的道理,萧澈要将这印章抓到自己手里,同样十分费力。

    这样明显又简单的把戏,上一世怎么就没人发现?

    顾妍很是费解。

    大夫很快被请来了,萧若伊不放心,让人将晏仲也找过来为萧澈瞧瞧。她知道今日之事是针对大哥的了,萧澈要是出一点意外,萧沥定会被牵扯其中。

    镇国公世子声名狼藉了,到底谁能从中获益?

    萧澈虽是个傻孩子,到底还是郑氏的儿子,后头靠的是平昌候,是郑贵妃!谁这么大胆,敢拿萧澈做饵……(未完待续)

    ps:二更合一,感谢lp720120投的月票~

    今天看了大阅兵,兵哥哥真是帅爆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