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荣焉 > 第096章 出走

第096章 出走

作者:闻人十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沥有些心不在焉。

    顾崇琰抿紧唇。

    他一直都是和文官打的交道,一句话弯弯绕绕能有很多意思,他们听弦歌便能闻雅意,能省他好多力气,可萧沥少年的时光都是在西北,成日打打杀杀的,恐怕听不出来他背后隐含意。

    干脆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

    “阿妍怎么说也是个姑娘家,更是我捧在手心如珠如宝的心肝肉,出了这样的事,我这个做父亲的很难受,比被刀剜了心还要疼……”

    他徐徐说道,目光多少带了些悲切,“萧世子,一个姑娘家,被贼匪劫走,还过了一晚上,这种事,搁着谁那里都不好,必会是人生中的一个污点……过两年阿妍也该议亲了,若是因此往后处处掣肘,可怎么办?”

    所以,就需要他做些什么,来解决?

    萧沥的目光更加淡了。

    他个子高,几乎与顾崇琰齐平,就这样很平静地看着他。

    自从他回到京都,多得是人搜罗各色美人尤物,要往他屋里塞,他照单全收,转而全部赏给了自己手下。

    顾崇琰并不是第一个。

    然而,却是头一个连自己还未长大的幼女都不放过的。理由在他看来,还那么的……牵强。

    萧沥忽的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怎么办呢,他好像又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

    她的父亲,原来也是这个样子的……

    萧沥“哦”了声,便没下文了。

    顾崇琰很惊讶。

    他都这样明显了,难道萧沥还没听懂?

    寻思着是不是要更加直白些,便听到萧沥说道:“那么。我拒绝。”

    拒绝顾妍被当成一件货物,被她的父亲这样简简单单交付给别人。

    他们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他的个性、他的生活、他的一切,其实也没有看起来那样光鲜亮丽,也许繁华似锦的背后,是与之截然不同的灰败死寂,甚至是腐朽血腥。

    那么。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再谈别的?

    萧沥摇摇头,墨色的瞳仁里冷漠而孤傲。就像高岭之上的一朵大丽花,遗世独立,却又孤立无依。

    顾崇琰很想继续说什么,顾修之不知道从哪里窜了进来。面色微红,气息不稳。目光还冷厉地瞪着萧沥。

    “你凭什么拒绝?”顾修之很愤怒。

    在他看来,阿妍那样好,值得所有人的欣赏、爱护,这个人居然拒绝、嫌弃他的阿妍!

    就像自己当做性命的金银珠宝。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堆破铜烂铁,这样的郁闷和气愤。

    顾崇琰微微勾了唇。有些事,他要说出来。那就丢了老脸了,由着修之去说,都是年轻人,冲动点也不是什么大事。

    萧沥就怔了怔,问道:“那你希望我答应?”

    顾修之闻言,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什么怒气都一干二净了。

    答应?

    想得美!他才配不上阿妍!

    顾修之哼了声,没话说了。

    萧沥眯着眼,静默了一瞬,说了句“告辞”,便大步往外走,顾崇琰根本不可能拦得住他。

    “你,你怎么不好好说说?”顾崇琰又气又怒,在看到顾二爷讥讽的笑容时,更是觉得老脸一热,转头问顾修之。

    顾修之理所应当,“那种人,不值得。”很不屑的样子。

    若不是顾崇琰不是顾修之老爹,他这时候都要一棒子敲上去了。

    “你懂什么,什么叫那种人?人家是镇国公世子,才貌双全,品德兼优,还有高贵的家世和血统……”

    “三叔难道就关注这些?”顾修之真是受不了,不耐烦地打断。

    “三叔!您不要太迂腐了!阿妍被掳了又如何?和她一道被人贩子抓了的多了去了,那么多小娘子,您倒是要萧沥一个个全部领回家啊!”

    “那些人哪能和我女儿比?”

    这话总算还中听,可道理不是这样的!

    顾修之道:“对,当然不能和阿妍比,但她们与阿妍不也是同样的遭遇,甚至,她们比阿妍还要年长,很快便要面对着说媒定亲之事,阿妍还小,过两年这事都淡了,人家哪里还能记得起来?”

    末了又加了句,“再说了,要是阿妍真嫁不出去了,我这个做哥哥的养她!”

    顾修之匆匆说完跑出去,顾崇琰差点被气得半死。

    女儿是他的,还需要顾修之这个隔了房的堂兄瞎操什么心!哪怕是做继室、做妾,顾妍也必须得是入高门,为他带来一个位高权重的女婿!

    萧沥是陪着萧若伊一道来的,人还没出来,他就走,她知道后定会生气,索性便等着了。

    找了个人将他领去垂花拱门处的凉亭,先前约好了便是在这会面的,有小厮即刻上了茶水,他就只坐着,一点也不碰。

    右手上还缠着层层纱布,晏仲的医术很好,这些天都结痂了,也不疼了。可笑的是,方武帝因为他受伤,给了他半个月的假,连太后也很赞成。

    然而他真的没有他们想的那样脆弱,总是不懂的。

    萧沥穿了身石青色直缀,显得人格外劲瘦,姿容俊美无俦,气质阴冷刚毅,放哪儿都能成为风景。

    顾妤远远便看到他了。

    她知道萧世子是跟着来了的,她很想看看他,再和他说说话。可内院与外院相隔,她又不好贸贸然出去,便来这垂花门处碰碰运气。

    果然老天也是站在她这边的。

    顾妤拢了拢头发,清雅无双地款款到了他面前,盈盈然施了一礼,“萧世子,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可是来找县主?”

    萧沥有点不愉。

    他其实只想安安静静待一会儿。

    这个时候。作为大家闺秀,见着陌生的男子,不是应该避而远之,当没看到吗?

    哪有自个儿往上凑的?

    难道是欺负他久不在京都,对这些世家风范不甚了解?

    萧沥冷冷淡淡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寻思着要不还是先走吧。

    伊人要生气就生气。他哪天得空了。找之小奶狗哄哄她就好了。

    不过上次从王淑妃那里要来的波斯猫,好像不过十天就被她撑死了……

    什么花草小兽,到了萧若伊手里。从没有活过一个月的。

    他记得有一次给她找了只乌龟,对她说,这小东西寿命长得很,兴许你死了它都没死。然后她就真的信了。把它放一只青花瓷鱼缸里,倒满了水。放了几块鹅卵石,不管吃不管喝,第二天乌龟就死了,她还找他算账说他骗人!

    萧沥觉得自己还是别去做这个恶人。把那些小东西送上不归路吧。

    顾妤忐忑于萧沥对她的态度,殊不知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

    斟酌了片刻,她道:“县主正在五妹那里。一时半会儿恐怕还不会结束,五妹还将我们姐妹几个全赶出来了。要和县主说体己话呢!”

    这话其实也是在说顾妍霸道,还不顾念姐妹情,甚至在县主面前都不给姐妹几个面子,将她们都赶出来了。

    然而萧沥觉得没什么不对的,伊人的性子他也多少知道些,不喜欢身边有太多人,尤其那些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的人。

    只是他花了几个月才知道的事,顾妍几天就明白了……

    萧沥没有什么反应,顾妤觉得心里闷闷的。

    她复又扬起温柔的笑容,道:“还要多谢萧世子,若非您,五妹定然凶多吉少。”目光又落在萧沥缠着纱布的右手上,“萧世子受伤了?现在如何了?”

    若说一开始顾妍掉下山崖她还觉得心里有些舒畅,但自从知晓顾妍是和萧沥一道的,她就肠子都悔青了,恨不得自己代替顾妍陪萧沥一道掉下去。

    话本里都说男女同甘共苦,那便情比金坚了,指不定她和萧郎还能共谱一首恋歌。

    萧沥皱了眉,真有些难耐了。

    走还是不走,这是个问题……

    所幸他没有纠结多久,因为萧若伊出来了,晏仲和韩公公跟在她的身后。

    他从没觉得萧若伊这么靠谱过,站起身来,连神情都柔和了些。

    顾妤心里不满,她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和萧沥说会儿的,怎么总是有这么多事打断!

    又不好表现出自己的情绪,顾妤即刻墩身行礼。

    “怎么你们两个在这?”萧若伊狐疑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萧沥。

    顾妤先前和萧沥说话,他都爱答不理,她便以为他是个沉默寡言的,已经做好准备要接着萧若伊的话了。

    谁知萧沥淡淡道:“我在这等你,她就过来了。”

    顾妤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这话说得,好像她对萧世子有什么企图!

    虽然,可能确实如此,可这样明晃晃说出来,简直是揭了她的遮羞布!

    顾妤想解释说,这是场偶遇,是美妙的邂逅,萧若伊就恍然大悟地“哦”了声。

    那种“你不用解释,我全懂的”眼神,让顾妤觉得无地自容。

    “她还提到你了。”萧沥道。

    “说我什么了?”

    他一本正经,“说你把人全赶出去了,只和顾五说话。”

    顾妤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

    什么!什么!什么!

    她说的明明是顾妍!是顾妍!

    萧若伊脸色一变,不开心了。

    她想和阿妍说会儿话也不准啊!真是小肚鸡肠、出内之吝、心胸狭隘……还有什么?

    臭不要脸!

    萧若伊暗骂了顾妤无数遍,哼一声,噔噔噔脚步踏地极重,就走了,萧沥没理由留下,便也离开了。

    顾妤气得双眼通红,眼泪巴拉巴拉往下掉,捂着脸急匆匆跑回房里,抱着枕头就狠狠哭了一场。

    这些事,顾妍并不知道,她只知晓,柳氏去找了安氏,细问惊马的经过,又去找了父亲,与他说着有人蓄意谋害的事。

    马车毁了,车夫死了,马儿掉下山崖摔烂了,去追究什么谋害,顾崇琰吃饱了撑的和柳氏瞎折腾,企图几句糊弄过去。

    可柳氏不依不饶,她甚至第一次和父亲大声说话,她说有人要害她的孩子,她就不能姑息,她要去找证据,到时候如果结果出来了,不许他包庇。

    父亲听这话实在太有针对性了,一下子也不高兴了,骂了她声“愚妇”,拂袖就走。

    柳氏捂着脸哭,也不好受。

    虽然结果不尽如人意,然而顾妍知晓母亲在慢慢改变,这第一步跨出地极好,顾妍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凡事,总要慢慢来的。

    暮春将过,初夏已至。

    天气开始热了,在外面走一圈,鼻尖都能出一层汗。

    顾妍的身体早就好了,能蹦能跳。

    前些日子,顾修之来找她,与她说,他不想读书了,他一点也不喜欢读书,他喜欢武艺,不喜欢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他要去从军,实现自己的抱负。

    可如今边关太平,萧沥都从西北回来了,哪有什么好从军的?

    顾修之想到了福建。

    “西北东北太平,瓦剌鞑子都服帖了,女真虽有动静,但从不威胁大夏疆土,唯有东南面时常有倭寇进犯,小打小闹不断,我便要去福建。”顾修之如是说道。

    福建啊……

    舅舅也在福建的。

    顾妍眼睛有些发酸。

    她着实想舅舅了,还有舅母和纪师兄。福建那么远,一封信寄过去,走驿站,都要足月,更别提亲自去那儿了。

    顾妍问道:“二哥决定了?”

    她知道二哥早晚是要脱离眼里束缚的,他日后可是大金国最骁勇善战的将军,大金国土的开辟,多亏了二哥才完成,她不觉得二哥去从军有什么不好。

    顾修之很肯定地点头,顾妍当然也就支持了。

    顾修之得到顾妍的肯定,心里很高兴。

    他确实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一直默默读什么圣贤书,做什么八股制艺,他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

    他要让自己变强大,就像顾妍说的,要变得让安氏无法掌控,要有这个能力,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顾修之心意已决,只是顾妍没想到,他走得这么决绝。

    见过她的当天晚上,他就留书出走了。

    收拾了几件贴身衣物,带了些细软,没说自己去哪儿,也没和安氏或其他人打过招呼,一人一骑,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

    安氏气得晕厥,大骂这个不孝子,又来找顾妍,问她知不知道顾修之的去向。

    平日里顾修之就和顾妍最亲近了,他要做什么,定是会告诉顾妍的!

    然而顾妍又哪会出卖二哥?

    缄口不提此事,只说不知道,安氏又不能撬开她的嘴,真要她吐出什么。(未完待续)

    ps:二更合一。

    感谢fxzhx、么宝投的月票~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