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荣焉 > 第077章 廷杖

第077章 廷杖

作者:闻人十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崇琰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他也是贪生怕死之辈,能站在这里却是没有什么底气的,适才委实是吓得汗流浃背……但所幸,有人愿意站在他的身后,而不是由着他独挑大梁,一个人承受着方武帝的压力。

    沈从贯眯眼睛扫了眼朝堂,发现此刻站出来的,大都是西铭党人。

    在朝中,就属他们这群人提立储之事提得最勤快了。不仅仅是为了遵从古礼制,更是害怕郑氏一族窃权。

    郑贵妃在内宫如日中天,马皇后仅仅就是个摆设,郑贵妃兄长被封了平昌候,郑贵妃胞妹乃镇国公的长媳,文臣武将都想要巴结郑氏一族,这样的煊赫之下,谁知会不会出现外戚当政?

    沈从贯本身实则也是支持方武帝立大皇子为太子的,可方武帝的心思大家都清楚,六皇子才是方武帝的心头宝。

    他不好去触这个霉头,保持中立态度暧.昧,交由别人做那马前卒,总比惹祸上身来得好。

    “请皇上依制册立太子!”

    群臣又一次朗声说道。

    方武帝面色都变了,胖乎乎的脸上阴沉沉的,目光牢牢锁着底下执笏进谏之人。

    依制册立太子,自然说的是要立长。

    前前后后,朝里朝外,一个个都在说这件事。

    太后逼他,群臣逼他,郑贵妃逼他,十多年了,非得要他做一个了断!

    他不是皇帝吗?不是应该凡事由他说了算吗?他尚且身强力壮,那些小的都不一定有他活得长久,何必这样急着立储?

    方武帝很是不屑。

    但他自小便由着师长母后教导了满腹经纶、道德伦理、为君准则……他从来便不是能够一意孤行的人……

    方武帝只能开始找寻借口,“大皇子身子弱,等过两年调理好了……”

    “请皇上依制册立太子!”

    话未说完。又一声齐喝,方武帝脸都黑了。

    握着龙椅扶手的拳头紧握,魏庭都能瞧见那圆润的手上有青筋根根爆起。

    他近身伺候,又怎么不知道方武帝打的什么主意?

    郑贵妃软磨硬泡着要他立六皇子为太子,皇上本身也是中意六皇子的,然此事羽礼法不容,皇上该如何给群臣一个交代?

    魏庭躬身小声问道:“皇上可是身子不适?”

    方武帝眉心这才舒缓起来。点了点头。魏庭会意一笑,甩着手中的浮尘大喊一声:“退朝!”

    顾崇琰大惊失色,哪能就这样完了?

    他堪堪上前两步。“皇上!皇上,立储兹事重大,请皇上一定早日决断!”

    激愤的声音在大殿里显得格外明朗。

    方武帝憋了一口气,一甩袖站起来就指着顾崇琰。“顾修撰,朕的事。何时容你来置喙!”他恨恨哼了声,道:“将此人拖去午门外,廷杖四十!”

    天子一怒,血流漂杵。

    方武帝纵然不是那等威风八面的君王。却也拥有处置人的权利。

    朝臣一时纷纷噤声。

    顾二爷狐疑地看着被侍卫拖出去的顾崇琰,他口中还在大声叫唤着皇上,满脸的愤恨不甘。

    他一直知道。老三虽追名逐利,然而却从不做那出头椽子。在朝中与西铭党更加没有什么交情了,唯一有点关联的,无非是柳氏的堂兄柳建文是西铭党人。

    怎么无缘无故,老三会帮西铭党人说话?尤其还是第一个站出来,做这只出头鸟。

    顾二爷一时沉思起来。

    周遭那些官员开始议论纷纷了,大多都是在说着顾崇琰敢于廷争面折,有气节大义等等。

    其中有一人如是说道:“同样姓顾,又是嫡亲的兄弟,怎么差了这样多……”那语气鄙夷意味十足。

    顾二爷一听立马脸色青黑。

    在出了这样的变故之后,顾家都会被世人诟病上一段时日,她顾老三当然不会是例外,本就默默无闻的小角色,若再染上恶名,起码三年之内升迁无望,因而他必须得想个法子将自己洗涮干净才是。

    今日站出来可谓是蓄谋了的,他顾老三胸怀正义直言进谏,而他顾二爷却管教无方身心不正。一家人本就常常拿来相较,一比之下,可不是衬得他顾老三高风亮节?

    这是拿了他当踏脚石,成全自己的青云路?

    顾老三啊顾老三,钻营取巧,果然是一把好手!

    亲兄弟拿来算计,这就是在为了报复他当初不愿提拔之恨?

    顾二爷紧抿着唇,一拂袖远离这些嘈杂的人声。

    午门外的顾崇琰正被架在板凳上杖责,围观了不少百姓,指指点点在说着什么。督查刑罚的是一个六品太监,握着浮尘站在那处,笑眯眯地看那侍卫一板一板打下去,不留情面。

    他的脚尖对外张开呈八字,这是行杖责之刑时惯用的暗号。外八字留人性命,内八字,便是不留余地。

    顾崇琰疼得冷汗直流,咬着牙不吭声。

    晨光朦朦胧胧地照进他的眼里,那样金光璀璨,他竟缓缓笑了。

    受一顿皮肉之苦,换以后不尽的好处,可不值当得很?

    萧沥带着巡卫队路过午门口,一转身刚好瞥见顾崇琰那张发白脸上贪婪又诡谲的笑容,和那眼里毫不掩饰的渴望。

    他不由眉心一蹙,黝黑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厌恶,撇过头又领着巡卫直往内廷而去。

    顾崇琰是被人抬回去的,四十大板的杖责下来,也已皮开肉绽。

    近来府中多有病事,回春堂的邹大夫便被请了来坐诊,顾崇琰一回来,他便即刻去查看伤势。

    父亲受伤,作为子女的自然得去探望,甚至更需要侍疾。

    青禾匆匆跑进来与顾妍说道:“五小姐,快去瞧瞧吧,六小姐和李姨娘都去了。”

    那么急切的,是希望她与顾婷去比较什么?

    知道青禾是想她和父亲搞好关系,然而,在父亲眼里,她去早去晚其实并没有多大关系的,最主要的,是李姨娘和顾婷能够在当场。

    她不紧不慢换了身衣裳,又去东跨院找了顾衡之,两人手拉着手这才去探望他们的父亲。

    丫鬟从里屋出来,换了一大盆的血水,顾衡之皱着眉往她身边偎了偎,顾妍的脚步也顿了一瞬。

    里头顾婷嘤嘤啼哭的声音不断,顾崇琰还用虚软无力的声音轻声安慰她,“婷姐儿快别哭,哭得爹爹可疼了,你越哭,爹爹越是疼。”

    顾婷吓得连忙止住了泪水,又小心翼翼问道:“那爹爹现在还疼不疼?”

    顾崇琰哈哈笑了,“不疼了,婷姐儿是爹爹最好的止痛药!”(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