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荣焉 > 第044章 侯爷

第044章 侯爷

作者:闻人十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氏的铁血手腕很快体现了出来,拿了揽翠阁院子里嘴碎的一个丫鬟和一个婆子,教人用小儿臂粗的竹篾子对着她们的腿脚一阵抽打,直打得血肉模糊骨骼尽碎,又请了各方各院的人去看,末了将二人关进柴房自生自灭。

    没两天,那个小的就高热死了,那个老的多撑了半日,也在第三天夜里死了。安氏给了两人的家人各二两银子,让裹了草席就带走。

    这下子杀鸡儆猴,府里头再也没有敢多说一个字的了,腊月便才这样平平安安地过。

    二十三这天祭灶,准备了三牲果盘,送灶王爷上天,祈求平安财运,迎详纳福。二十四扫年,擦窗洗衣,刷洗锅瓢,拂尘除垢,除旧迎新,求平安好运。

    之后剪窗花、贴对联,府里上下忙得不亦乐乎。

    长宁侯从大兴回来的时候,已经二十八了,顾大爷特意领了一家老小出去迎接,男人们都到了门庭外,而老夫人和一众女眷就等在了二门处。

    雪零零散散地下着,顾妍身子缩在厚厚的猞猁皮大氅里,青禾在一边给她打着伞,她的目光就一直落在莲青色的伞面上绘的婴戏图上,几个小儿在荷花盛开的湖边剥莲蓬吃莲子,很是快乐的样子。

    真可惜啊,这样的欢乐,在幼年时期从未有过,而如今,那样的天真活泼也离她差了太远了。

    二门处有车马动静传来,一亮黑漆平头马车缓缓停下,从上头走下来一个清瘦的老人,如顾家人的好相貌,尽管耳鬓斑白,皮肤褶皱起来,依旧挡不住他的清雅之姿,甚至到如今,身上慢慢就展现一种沉静无渊的深邃。

    某种程度上,安云和跟祖父的气质还有些许类似,只是祖父的更为温缓,而安云和却是偏于阴狠。

    顾妍见到这位祖父的次数很少,除却幼时每年年节时见几面,就只有一次,远远地见到他和夏侯毅一前一后从茶楼里出来。

    她不知道那是不是巧合,却也没有向夏侯毅证实过。

    好像只要问了,她就又要和顾家有个什么牵扯了似的,她不要……

    见到那个身影下来,老夫人的身子颤了颤,在安氏的搀扶下走上前去,低垂了眉眼道:“您回来了……”有一种难得的温和。

    今日的老夫人是明显梳妆打扮过的,发丝梳得一丝不苟,穿了身宝蓝色绣福字不断纹的褙子,容光焕发,似乎整个人都跟着鲜活了不少。

    顾妍想起来,她看到过老夫人这样低姿态的,除了对着长宁侯,便再没有了。哪怕日后如日中天的李姨娘,老夫人在她面前,也总是端着婆婆的架子的。

    所以,李姨娘心里大约是对这个老婆子嫌恶得很吧!

    长宁侯瞥了眼老夫人,淡淡点了点头,又扫视了一眼站着的晚辈们,虽只是一瞬,但落在于氏和四小姐顾妤身上的时间却多了些许,随后眉眼间也不似方才那样淡薄,嘴边隐隐含了笑意。

    顾大爷亲自给长宁侯撑着伞,顾二爷顾三爷紧跟其后,顾四爷还要落后一些,瞧起来心情是极好的。

    “别都站在这儿,都回去吧。”长宁侯淡淡说了句。

    老夫人这才反应过来,笑着应是,又吩咐人都去宁寿堂给侯爷请个安,长宁侯却说:“不用,都已经见过了,请安就免了,照往年一般,住东厢便好,年后就回了……”

    老夫人面上的笑容有些僵,灿灿的眸子也慢慢黯淡下来,可是这些长宁侯都没注意看。

    他推开顾大爷的伞,身后尾随的长随即刻撑起了一把竹骨素白绸面伞,上面绣了一朵艳红色的朱砂红霜菊,馥郁芬芳,炽艳含英,领着侯爷就一路往东厢去。

    安氏在看到那把绸伞的时候窒了窒,极小心地打量老夫人的颜色,发现她除了略有失望外,还有强忍着的怒意和无奈,便不敢多说一句。

    贺氏这些日子和二爷闹僵,又被强行拘在房里,心中郁郁难安,夜间无眠,过得很不舒心,脸色极差,全身都软绵绵的,如今在二门处等了这么久,冷风阵阵地吹,头脑又开始发疼。

    “阿嚏!”贺氏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顾媛即刻上前去,扶着她的身子问:“娘,你身子不舒服?是不是太冷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本是好心,可惜说的话不对场合。

    老夫人冷笑了声,淡淡扫了顾媛和贺氏一眼,“身子不好就在屋里歇着,没人责怪你,眼下是在怪我老婆子不体谅,让你们在风口吹了这么久?”

    心心念念期盼了这么久,得到的又是这种结果!多少年了,这一层芥蒂还没消?

    顾媛满心委屈,心里对这个素来惯着自己的祖母也心生怨怼。

    玉英那死蹄子做出这种事,祖母居然还留了她一条命!顾媛一心都为着贺氏鸣抱不平。

    她含着泪道:“祖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娘……娘这些日子没吃好也没睡好,都瘦了好多……”

    顾二爷心中暗叹,媛儿怎么没有一点察言观色的本事?

    老夫人心里头不舒服,她没注意到,只看见贺氏身子的不适,这不是让老夫人觉得她没将这个祖母放在眼里。

    何况这时候提这件事,不是又让人想起那一场的荒唐?

    果然就瞧见老夫人脸色愈发不好看了。

    顾二爷见贺氏形容憔悴,面庞都明显瘦了一圈,终究有些心疼,开了口闻声劝道:“母亲,这儿风大,我们还是回屋吧。”

    从小最心疼的儿子来劝她,老夫人到底会给些颜面。

    深吸了口气,由顾二爷扶着回宁寿堂,其他人也只得自行散去。

    今儿一场见面似乎是不欢而散,侯爷明显是当众给老夫人没脸,二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差到这种地步了吗?老夫人仍是府里的女主人,住在偌大的府邸,守着活寡……

    就因为一个朱姨娘?

    当年的事,顾妍不清楚,只怕连柳氏也不是很清楚的,如今这事成了府里的禁忌,再没有人敢提起,顾妍哪怕想知道,都无从查证。

    顾修之本想和顾妍说几句话,顾大爷却没给他这个机会,顾妍也只来得及塞给他一包花生酥,挥了挥手,看他满脸不耐地回屋。

    二哥兴许真的不是读书的料……

    顾婷自从上次被顾媛掐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顾崇琰就心疼得很,李姨娘现在脸上的痕迹尚未好,他又是愧疚又是心疼,几乎就每晚都歇在揽翠阁,两人的感情倒是又有所进益。

    至少,自那次腊八之后,他再没来看过母亲。

    顾崇琰随意对顾妍顾婼交代几句,无非是让她们听话懂事些,能帮着柳氏的便帮着,又借口有东西要给顾婷,带着顾婷就走了。

    顾婼半晌无言,过了会儿才自嘲似的一笑,摇了摇头。

    “二姐,我们回去吧。”顾妍缩了缩脖子,恨不得整个人都嵌到毛茸茸的衣服里去,乌黑的眼睛映着雪天的微光,像极了曾经见过的波斯猫。

    不过,波斯猫的鸳鸯眼可好看多了。一只是如琉璃瓦一样的碧蓝,一只却是如琥珀一样的澄黄,顾妍这个……勉强算是像黑曜石吧!

    顾婼觉得自己想的有点多,但方才那丁点情绪也湮没无踪了。

    她把手里的青玉小暖炉递过去,“走了,回去了!”

    顾妍笑眯眯地接过,迈着小短腿快步跟上。

    有时候还是不太习惯这具缩小了的身子,她那么迫切地想要长大,想要和他们脱离眼下这个困局。

    “二姐,四姐去哪了?”顾妍左顾右盼没见着顾妤的人,好像方才父亲和她们说话的时候,顾妤跟于氏还有顾四爷就不见了。

    “哦。”顾婼漫不经心道:“应该去见祖父了吧……”说到这里顿了下,斜斜睨着顾妍,“有些事还是少问。”

    顾妍笑着朗声答是。

    -------------

    推荐一下基友十三苏的作品《育姻宝典》,玄幻灵异色彩的古言:[bookid==《育姻宝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