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文艺时代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电影、政治、褚青

第二百八十六章 电影、政治、褚青

作者:睡觉会变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管是为了宣传作品,还是显呗自己,都不可否认,汪超拿了一堆乡镇企业奖后,真的有点飘飘然。√∟頂點小說,

    从成青松对他的采访中就能看出,充满了如:“我在戛纳走红毯的时侯,我前面是科恩兄弟,我后面是大卫林奇,我跟他们走在了一起。”此类的暧*昧言语,尽是羞羞答答的自我炫耀。

    后窗在这个年代,算比较专业的电影论坛,搁里面厮混的有北电和中戏的师生,有靠写字吃饭的影评人,还有一些没啥名气的小导演和编剧。

    他们对圈子自然特了解,所以liar的两篇文章一发,出于粉丝心理也好,出于羡慕嫉妒恨也罢,立即有很多人冒头,齐声应和。

    甚至有网友搬来香港报纸的新闻,直接戳穿了汪超的谎话,说他参加的不是主竞赛单元,只是个边角料的导演双周,更恶心的是,导演双周压根就没红毯!

    好嘛!起初大家的槽点,仅仅针对他的得意忘形,但此论证的出现,瞬间上升到人品败坏的高度,纷纷狂喷汪超以及《安阳婴儿》。

    晨,办公室内。

    刘小勇做完了一份报表,偷偷摸摸的瞄了眼领导,熟练的敲入一行网址,登入后窗。

    他以前可不这样,通常是下班之后,回到家才泡泡论坛,但这两天,后窗的热闹气氛就像病毒一样感染到他,全身倍儿兴奋,忍不住上来瞧瞧。

    “嗯?”

    页面打开,他看着一篇叫《婴儿透明的眼睛让你害怕了》的帖子,愣了片刻,因为此文刚发了三分钟,居然有几十个回复。

    刘小勇连忙点开,只见文中写道:“

    liar先生可以说是2002年我见到的最无耻的人了。贾璋柯先生对这部电影有自己的看法,完全可以理解。至少他看过这部影片。而那个“xx”先生,连影片都没看过,就大放厥词,我就很难理解了。

    像狗一样凭借嗅觉对部没有看过的影片进行围剿,居心何在?你因父之名来说些跟贾璋柯电影没关系的那些话,看样子真的是电影局派来卧底的!”

    刘小勇读完,不禁怔了怔,什么意思?

    好像说liar根本没看过《安阳婴儿》,仅凭着贾璋柯的访谈,就狗仗人势。莫名其妙的攻击汪超以及作品……

    他顿时觉得世界崩塌,半点都不能忍,搓了搓手,正准备写篇战贴时,忽见论坛又刷出了一篇文章,叫《他撒谎不脸红的,liar先生的双重生活》,署名电影森林。

    这个电影森林,在后窗是挺有名的一个id。刘小勇暂缓冲动,点进去瞧了瞧,里面写着:

    “不喜欢liar的两面三刀,不喜欢liar没有看过影片就发言。更不喜欢一些人从来没抵达过任何一个‘现场’就开始向全世界直播的做法。这样的人,不揪出来,是个祸害!”

    内容没什么新鲜的,无非就是喷liar。但惹人注目的,是底下的一个回复:成青松,你丫别装了!

    刘小勇眨了眨眼睛。忽然生出一股极其不安又亢奋的感觉:要出大事儿了!

    ……

    电影森林就是成青松,他绝对要挺汪超的,连发数贴,强力反击。而他的直接参战,使得此次事件,瞬间迎来了第一波争论高*潮。

    第一,liar到底看没看过《安阳婴儿》?

    第二,《安阳婴儿》究竟好不好?

    liar当然不肯承认,腆着脸无视攻击,还拉来了自己的好兄弟,后窗的两位版主:公子赖和顾小白助拳。

    这两位都是初代写手,拍砖实力碉堡,加入后即刻扭转局面,将成青松杀得节节败退。后者也不甘示弱,同样召唤小伙伴,像北师大的影评人张雅璇,北电的教授郝健,前三联周刊的记者卞志宏等等。

    一时间,论坛漫天喧嚣,精彩纷呈,网友们光刷帖就刷的肾上腺素激荡,简直万里河山一片红!

    从六月中至六月末,这场口水仗,已经成功演变为了学院派vs草根派,电影公知vs屁民观众的争论。

    借着此番声势,北电、中戏、北师大等高校,以及一些民间的电影组织,想方设法的拿到了《安阳婴儿》拷贝,连续在各地小规模放映。

    到了七月初,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并看过这部片子,也有越来越多的辩论者加入,而观点明显的分为两种:

    学院派死撑《安阳婴儿》,表示:

    “汪超走的是中国电影形态的另外一个路数,也是不可缺少的方向。那就是用摄影机的镜头严肃地思考和深沉地审视,比较老实地展示现存的生活状态的荒诞,相对忠实地记载人们的生存境遇中的恐怖和温情。”

    但草根派可不吊这些高端理论,稍微专业点的,会说:“号称是面对底层人民的电影,我艹!你拍了一部底层的电影给外国人看,却有哪个中国底层见过你的电影?哪个底层看了你的电影,能明白你说的是什么?”

    比较直白的,就更粗暴了,张口就骂:“电影只分好看和不好看,不好看就是烂片!”

    到目前为止,大争论尚且在可控范围之内。

    但在7月11号的中午,公子赖估计拍砖拍的太荡漾,照例骂完不带脏字的脏话后,忽地话题一转,扯到了褚青身上:“

    我对第一个镜头,那个电灯泡的特写很有期待。我没听出来是什么,以为是苍蝇或者蚊子叫,可绝对没想到,那是大刚瞪着灯泡在手*淫!

    这位演员的真实体验未免太强烈,那种由低到高的持续呻*吟,让我怀疑他平时的双手,是不是总插在裤裆里。

    接下来,就是大刚在街上走,非常不理解他设计的动作,边走边踢一个易拉罐,空旷的厂区,配合易拉罐划过马路的声音,完成了他得意的视听组合,但这动作离下岗工人的常态太远,让我觉得他根本没有生活过。”

    他此番言论一出,全场沉默。

    大家不约而同的感觉很荒谬,称赞的无从称赞,反对的不屑反对。搁论坛混的,谁不晓得这位爷?

    你喷谁不好,偏偏喷褚青,喷褚青也就罢了,偏偏喷他的演技烂。

    瞎啊!

    ……

    这种沉默,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后窗难得的清静片刻。可众人心里却十分不安,似乎有种预感,更大的暴风雨还在后面。

    果然,临近九点钟时,一篇帖子不声不响的出现在顶端,光看标题,就足以让人毛骨悚然:《电影,首先是政*治》。

    “争论到这样的地步,我想首先应该摆脱口水,讲讲作品本身。《安阳》一片我觉得是新左*翼电影。左*翼这个词,用起来很危险,好像政*治挂帅。

    但我个人的看法是:电影是政*治。我个人曾经以为、希望、努力使电影不是政*治,但它们在现实面前非常无力。

    对电影来说,政*治是什么?

    它是官方的口径中,希望我们认为冯晓宁的电影是最好的艺术。

    它是某局劝慰导演和投资人说:只要你们的剧本通过了,钱肯定有的赚。

    它是《电影管理条例》。

    它是我去过京城最贵的茶馆,一个管审批的小干部点的局,当然最后是一个抱着项目的老板买的单。

    它是连只写了几行地下电影评论的小记者也被迫写检查,而且第一次不够深刻,再写第二次。

    它是领导把贾璋柯叫去训话:我们不管你的话,我们都不知道有什么部门会来管你。

    它是领导对外国记者说:我们从来没有禁过一部影片,我们只是暂时不让它公开放映。

    它是褚青拒绝接受招安后,被逼的远走香港,在国际上声名鹊起,却在国内无人问津。”

    ……

    所有人看完,都有些害怕,而更害怕的是,文章末尾居然敲了这样一段字:

    “不要忘记,现在某局当权的人,就是从当年的文艺青年中成长出去的。在网上的看客、观者、帖青年,早晚有一天会有个把坐在定人生死的位置上。到时候,我们会不会还见到今天的情况:一部电影被毙了,却没有人知道它是被谁毙掉的。

    所以要点名。

    所以,我先点我自己的名:我是京城电影学院在文学系教书的,张先民。”

    (呐呐,不要说我水字数,不写这些,整个来龙去脉说不明白。)(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