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136章 画中仙(一)

第136章 画中仙(一)

800小说网 www.800xs.cc,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最新章节!

    “青空,出来买东西啊?”

    被唤做青空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秀才,穿着一身浆洗的发白的长衫,背上背着一个篓子,里面装了些纸和写字画画的东西。

    听见有人招呼他,他笑着点点头,面容很是和善,说道:“家里的米没了,出来卖点字画换点米回去。”

    “哎,读书才是大事,后年就要科举了,要是没吃的就到大哥地里摘,咱们村子就指望着你做大官发大财了呢!”热情的村人说道,秀才点了点头,既不应下,也不反驳。

    ……

    “你看青空的模样,和我们乡里人就是不一样,一看就是要当大老爷的。”

    “嘿,赵三娘和赵三爷地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后年咱们村子里啊,就要出一件大喜事咯!”

    ……

    “赵青空,赵家村唯一的读书人,自幼父亲便因病去世,母亲独自一人将他拉扯长大,却在他即将赴京参加科举的时候,积劳成疾去世,按照当朝律令,秀才必须丁忧三年方可再次考试,所以赵青空十九岁才得以进京赶考,但他才华横溢,直接夺魁,成为了金科状元,并且深得皇帝看重……”

    “赵青空天性善良,一心想要通过做官造福百姓,不喜官场黑暗,为人十分正直,却也因此得罪了朝廷中的不少官员……最后因为迫害被流放到了偏远之地。而他的乡人,也因为他的缘由受到了牵连,被他的对头以征兵役的名义将村里的青壮年全部带走发配边疆……当在偏远之地受尽苦头,身体虚弱的赵青空在志同道合的同僚的帮助下,再度返京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乡人已经因为政敌的迫害而死的死,伤的伤,家破人亡,这一切的惨剧彻底触动了他心底的那根弦……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坚持是否真的有意义……”

    “为了能够斗倒祸害了他的政敌,赵青空开始放下自己所谓的清高,一点点学习官场里的规则,曾经与他志同道合,怀有同样理想的人渐渐发现赵青空的改变越来越大,于是便逐渐与他疏远……而赵青空也从一个满怀抱负理想的青年,变成了一个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奸臣……赵青空心中从未忘记过他当年的志向,只是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手段越来越残忍,而且在实现这个愿望的路途中,已经渐渐偏离了他本来的目的,被他直接杀死和间接杀死的人,不计其数……而国家也在他的玩弄下变得残破不堪,贪官当道,民不聊生,他越想要做好,却发现越难做到……”

    “你的任务,就是让赵青空不做奸臣。”

    ……

    这种任务性质,卿然觉得有些为难,因为成为奸臣并非是赵青空一开始的愿望,他只是逼不得已走上了这条道路,无法回头而已,说实话,虽然赵青空最后成为一代奸臣,遗臭万年,但是不得不说的是,作为一个局外人看赵青空的一生,除了同情,卿然竟然找不出别的词语。

    赵青空心中也曾经满怀壮志,一心想要建设出一个更好的国家,可是太后把持朝政,欣赏他的皇帝并无实权,只能够在言语上支持他,而朝廷奸臣横行,与他一样身为清流的官员几乎是寸步难行,要么是放弃自己心中的理想,与贪官污吏同流合污,要么就是受到他们的迫害流放偏远之地,有的人甚至没有赵青空这样的好运,能够在太后稍微松松手的时候借着皇帝的力量回到京城,就已经死在了被流放的地方,或者是被流放的路上。

    卿然一己之力,她改变不了这个已经腐朽的朝廷,即使没有后来成为一代奸臣的赵青空,也会有李青空,刘青空出现,如果这个王朝已经破败的根基没有修好的话,总会有人最后走向赵青空的位置,完成这个王朝覆灭的使命。

    “不过……”卿然想了想,也许,她可以让赵青空来改变这个局面。

    ……

    还没走到门口,赵青空就闻到了一阵饭菜的香味,他有些疑惑,这附近又没有人家,怎么会有饭菜的香味飘到这附近来呢?要知道,他为了安心读书,在竹林里搭建了一个小木屋用于清修,走到村子里都要一刻多钟的功夫。

    越往自己的小木屋靠近,饭菜的香味越发的诱人,他心底起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莫非,这香味,是从自己家里传来。

    可是怎么可能呢?他又没有妻子,也请不起仆人,谁会来给他做饭呢?赵青空摇摇头,嘲讽自己的痴心妄想。

    不过随即他便诧异的长大了嘴巴,推开门,桌上赫然摆着一菜一汤,然后他听见一个欢快的声音响起:“公子,碗筷来了。”

    “啪嗒”是筷子和碗掉到地上的声音,他转头看去,只见平日里他常用的碗在地上打着旋,一道粉色的衣角从门边露了出来,他顺着衣角看去,看见的是一个用双手扒着门框,怯生生看着他的眼睛。

    “公,公子,今日……您……您怎么回来的如此之早?”一道如同黄鹂般清脆好听的声音在简陋的小竹屋里响起,屋子里仿佛一下子亮堂了起来,连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赵青空心中讶异,连忙退后了三步,退出了门外,这才拱手问道:“敢问姑娘是谁?为何在小生的家中,”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上带了几分征询,有些试探的问道:“姑娘可是……有何难处?”

    “没有没有,没有。”躲在门背后的姑娘连忙摆了摆手,却发现自己站在了赵青空的面前,又害羞的扯过长袖遮住自己的半边脸躲了进去,然后说道:“小女并无恶意,只是觉得公子日日读书辛苦,想要为公子操持一下家务,以作报答。”

    “报答?”赵青空没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回复,刚刚女子露出完整面容的一瞬间,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只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美貌动人的女子。

    他想,恐怕她是认错了人吧。

    虽然心头有些遗憾,赵青空还是说道:“姑娘怕是认错了人,小生与姑娘素昧平生,如何谈得上报答……”

    “不不不,”那女子否定道,“我不会认错人的,就是你,你就是我的恩公。”

    “这……”赵青空面上带了犹豫,他见女子眼神坚定,想来是认定了他就是她口中所谓的恩公,只好开口询问道:“那敢问姑娘何时与小生见过面……小生又是做了何事……”

    这般索问他人自己做下的好事,赵青空只觉得面上一阵发烫,十分的尴尬,不过不问清楚个中详情,他又怕闹了笑话。

    “公子于我,有生养之恩……”那女子红着脸说道。

    这下赵青空的脸更红了起来,顾不得礼节打断了女子接下来的话:“姑娘,姑娘,你定然是认错人了,我……”他说得结结巴巴,脸上也仿佛要烧起来了一般,“我……小生……小生……”

    “小生什么?”那女子瞪大了杏仁般的眼睛,好奇地问道。

    “小生……”女子的眼睛清澈如同一汪泉水,让人在她面前生不起丝毫龌蹉的心思,却将赵青空看的十分尴尬,他只觉得接下来的话不应当是读书人能说的,也不应当在这样一个女子面前说,但又不得不说:“小生是个男子,又尚未娶妻,如何会对姑娘有……有……生养之恩……”

    说完,他不忍直视面前的女子,别过头去,看着屋外的竹林,清风袭来,却无法平息他的心境。

    那女子见他的表情,先是一愣,随即不解的问道:“难道我说错了什么么?”似乎是有些慌乱,她也顾不得害羞,赶忙上前扯住了赵青空的袖子说道:“公子,公子,小女所言句句属实,对你没有半分的欺骗……您就是我的恩人,小女不会认错人的……”

    “你给了小女身体,日日夜夜抚摸,还为我朗读圣人的诗书……”

    日日夜夜抚摸……日日夜夜抚摸……

    赵青空脑海里就只剩下这么一句话了,他想起先前惊鸿一瞥看到的女子的身影,虽然穿粉红色的衣裙,仍然难以掩饰她曼妙的身姿,若是衣衫褪去……

    等等,他在想些什么,怎么可以在脑海中亵渎人家姑娘。赵青空心中暗自自责,他深深感到自己辜负了这十多年来圣人的教导,这些圣贤书都读到了狗身上去,女子竟然只是随意说了两句话,就让他心神动摇。

    “姑娘,还请谨言慎语,小生一向洁身自好,至今尚未娶妻,从未对别的女子做出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只是红得滴血的耳朵出卖了他此时的情绪,他的内心并不如他的言语那么平静。

    被他甩开手的女子却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他,似乎是受到了极大地伤害,眼泪刷刷的如同珍珠般掉了下来。

    “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