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综]以暗恋之名 > 第62章 千与千寻

第62章 千与千寻

作者:飞樱雪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敛财人生[综].网游之荒古时代教练万岁星际法师行跑酷巨星绝顶枪王中场统治者网游之倒行逆施虐杀大盗贼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与罗莎的谈话最终以拒绝为结束。

    对于罗莎的拒绝,由衣也表达了充分的理解。罗莎身为沢田纲吉的手下又身为由衣的朋友,夹在中间自然感到为难。这事虽然谈崩了,但由衣却在内心深处舒了口气。也许对由衣来说,这也能暂时成为她不好无声无息离开意大利的理由之一。

    可这也只是暂时的借口而已,离别是必须的。

    也许是为了给由衣一个冷静的空间,沢田纲吉自谈话后再也未出现在由衣的面前。在首领的位置上坐了六年的时间,沢田纲吉最先学会的就是适当放开距离,恰到好处的留给对方思考冷静的空间。对于这个度的把握,沢田纲吉游刃有余。

    对于由衣,沢田纲吉是势在必得的。即使现在面临着家族、往事的逼迫,沢田纲吉却没有放弃,反而生出了一定要闯过这一难关的心理。暗中默默的企图从细小的事情中挖掘出尘封的往事,沢田纲吉默不作声,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与目的告知于由衣。

    曾经亲密无间的情侣在背着对方的情况下都打着不一般的小心思,只不过追求的结果却背道而驰。偷偷的发短信与安娜再度联系,由衣以出门散心为由,独自一人离开了别墅,前往提前约好的公园。

    经历了这几件惊险的事情,就算用脚指头想,由衣也深知只要她报备出门,就会有n1个保镖偷偷尾、行。默不作声的独自坐在长椅上,突然,斜对面的一个男子踉跄了几下,差点撞上发呆的由衣。

    “对不起,你没事吧?!”戴着棒球帽的年轻男子尴尬的摸着头,忙忙对由衣鞠躬道歉,“刚才走路不小心绊到了,抱歉。”

    一边说着抱歉,年轻的男子慢悠悠的向前走了几步,坐到了由衣所坐的长椅上。可能跟刚才不小心绊到有关,年轻的男子不停的搓着脚踝。借着捣腾的时机,年轻的男子压着声音,与由衣打了声招呼。

    “喂喂,不是吧,刚开始听你说一定要乔装出来,我还觉得你大惊小怪呢,没想到保护你的人有这么多。”与刚才明显压低的粗嗓音不同,此时,男子的声音变成女子独有的清脆,“不过由衣,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抬起脸与由衣面对面,棒球帽下的脸,明显是由衣的好友,安娜小姐。

    在昨日收到由衣的短信,安娜按照由衣的嘱托乔装过来,以有些蹩脚的理由待在由衣的身边。借着二人之间的视线死角,安娜小心翼翼的将由衣提前放在长椅上的信件收进男士背包,声音中有几分犹豫。

    “看你的样子是下定决心了,我本人虽然帮不了你,但我有个远房兄弟却是做这方面的好手。我已经提前跟他联系过了,这是我为你准备好的一次性手机,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就打电话给他,他会帮你。”

    水蓝色的眼眸偷偷瞄了瞄由衣的侧脸,安娜轻叹口气。一旁的由衣黑眸黯淡了一下,顿了顿,最终还是收下了名片和手机。

    “谢谢你,安娜。”站起身,由衣装作坐累了打算接着逛逛的样子,离开了长椅,“再见。”

    没有过多的犹豫,没有过多的纠结,与安娜见面后的第三天,由衣独自一人在卧室中使用了一次性手机。待到转天五点,一个多数人还处在睡梦中的清晨,由衣借助对方的帮忙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沢田纲吉的别墅,站在远处,凝视了最后一眼。

    就让她这样一步一步离开他的世界,再也不回头。

    arrivederci(再见),沢田纲吉。

    谢绝了对方送她至机场的帮忙,由衣完美的乔装打扮后选择一个非常偏僻的道路前行。开车左转右拐到达一个人烟稀少的十字路口,突然,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袭上由衣的心头,让由衣疼的恨不得打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疼痛太过于剧烈,明明是较为清冷的清晨,由衣也流出了不少冷汗。点点金星在眼前围绕,忍着剧痛打开车门,由衣困难的迈着步,企图向一边打着“24小时营业”的药店走去。踉踉跄跄的走了两步,最终,由衣不支的倒在路边,双眼因为疼痛的折磨已完全无神。

    浑身冷一下热一下,满脸冷汗的由衣脸颊贴地,身体已做不出任何反应。意识逐渐模糊远离由衣而去,在仅存的意识中,由衣在闭眼前看到了一个模糊的白色身影。

    “没想到由衣酱会这么狼狈!~”朦胧间,模糊的身影蹲下、身,那大手毫不嫌弃的摸了摸由衣沾满冷汗的侧脸,“看在由衣酱这么可怜的份上,我就帮帮你吧!~”

    那是由衣所能听到的,最后的话语。

    不知过了多久,由衣逐渐恢复了知觉。

    躺在一个完全陌生,不带有一丝消毒水味的白色房间,输着点滴的手背以及正在发挥使命的心电监护仪无不告诉由衣她被好心人救的结局。安静的房间中只有仪器偶尔发出的嘀嘀声,就在由衣觉得临昏迷前的声音十分耳熟时,房间的大门忽的被人轻柔的打开。

    可能开门的人担心惊扰到昏迷的由衣,那轻柔的动作多多少少带有小心翼翼。穿着白色皮鞋,白色西裤的腿最先迈进,当开门之人完全进到房间后,他的视线猛的与下意识屏住呼吸的由衣双目交汇。

    “哟,由衣酱总算醒了。”见由衣已醒,男人放开脚步迈着大长腿走到由衣的病床前,“果然,还是清醒着的由衣最可爱,死气沉沉的由衣让我提不起一点兴趣!~”

    “没想到我会在这里与你相遇……”抿了抿因为长时间缺水而有些暴皮的唇瓣,“谢谢你救了我,白兰先生。”

    “不用谢,如果是由衣酱的话我很乐意效劳,相信我哦!~”拆开一袋棉花糖优雅的吃着,白兰眯了眯眼睛,“由衣酱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还有,你为什么会晕倒的事情也不打算问问?!”

    白兰的耳目遍及各处,但也绝比不过彭格列。按理说,帮助由衣的男人能在沢田纲吉他们完全不知晓的情况下将由衣带出,白兰理应不知道由衣的去向才是。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白兰有着窥探平行世界的能力,所以才会知道由衣离开以及会出现在哪里。

    原本,白兰是不打算帮助由衣的,七海由衣对于白兰来说是个软肋,理应在她彻底变成他的威胁前主动拔去。可当在平行世界中知道由衣即将发病,白兰内心深处却有着几乎不可察觉的犹豫。颇有些烦躁的在房间中纠结了下,最终,白兰暗自找了个合理的借口,主动帮助由衣。

    “白兰先生愿意说一定会告诉我的,不过病情这方面我倒是很想搞清。”那疼痛快深入骨髓,由衣头一次体会到疼晕的感觉,“我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由衣酱很狡猾呢!~”眯着眼睛笑着,白兰拽过一边的椅子懒散的坐下,“你的身体具体来说没有什么大事,只不过,你的后遗症彻底爆发了而已。”

    “后遗症?!”由衣拿手指指了指自己,“白兰先生,你在开玩笑吧,我又没生过什么大病,哪来的后遗症可爆发?!”

    从小到大,由衣的身体还算很健康,最大的大病也不过发烧加肺炎而已。这些病大多数人一生中总会得几次,根本没听过会产生后遗症的消息。不过,心口这个位置……

    想到了什么,由衣突然睁大了眼睛。一边的白兰有趣的看着由衣多彩的小表情,静待了几秒,笑了笑,正式将结果告知由衣。

    “没错,你想得很对,这个后遗症就是当初你中的枪伤造成的。”不知从哪变出了一张心电图,白兰递给由衣,“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想说三尖瓣膜瓣中弹理应无后遗症是不是?!”

    洞察力很好的白兰很有兴致的观察由衣变脸,将一个新口味的棉花糖塞进嘴里,白兰满足的眯着眼睛。

    “按理说应该没事的,但错就错在你对身体的提前透支。”

    “提前透支?!”由衣放下完全看不懂的鬼符心电图,眨了眨眼睛,“我什么时候透支了身体?!”

    “晴之守护者的活性之焰哦!~”甜腻腻的声音好似能拐弯,白兰眨了眨眼睛,那样子好似在抛媚眼,“你为了能快点变强站在沢田纲吉的身边不是动用了笹川了平的力量吗?!活性的力量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用的。单纯的*还好,一旦涉及脆弱的心脏、脑组织之类的地方,随着时间的流逝,就会凸显出弊端。生病受伤伤口逐渐治愈,这些自然规律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既然你动用了捷径,就应该做好接受副作用的觉悟。由衣酱,你不知道吧,你昏迷有五日了。”

    “五日?!”隐隐带着沙哑的声音拔高了几分,由衣比出了“五”的手势,“没想到,竟然会昏迷这么长时间……”

    “嘛,这也没办法。不过不得不说彭格列挺狠的,那个明明知道这么做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却完全闭口不提,任由你糟蹋自己的身体。”狭长的紫眸中划过一抹不怀好意,“外加上之后你又经历了不少事情没有好好的调息身体,所有的诱因加在一起导致你后遗症的爆发。在这之前你应该心痛过一次吧,只不过没有这次凶猛而已。”

    “之前?!”

    低敛下眼眸思索了几秒,忆起在日本与母亲中岛绫川谈话时突如其来的心痛,一抹失落侵占了由衣的内心。

    那日的疼痛的确不像今日这般猛烈,当时,由衣只当那是即将与沢田纲吉分离而心痛,从未多想。现在仔细想想,那次疼痛分明就是身体支撑不住,为她提前敲起警钟提醒。

    只是……里包恩先生和笹川大哥真的明知道会有后遗症,还将她往火坑推吗?!彭格列真的如同母亲中岛绫川所说的那样,还一直打着她尚未挖掘的能力?!在潜意识里,由衣真的不想相信。她希望就算与沢田纲吉分离,也能保持着“信任”的一颗心。

    “现在治愈你身体最好的办法便是学会使用火焰的力量,有了火焰之力的强化,后遗症虽然不会全部消失,但能减少它发作的次数以及强度。”顿了顿,白兰停止了进食,狭长的眼眸中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银光,“怎么样,由衣酱,你要不要跟我学习火焰的力量?!反正你现在只想离开沢田纲吉离开彭格列,那在我这里学习明显是很好的选择。我会好好教你的,由衣酱!~”

    不得不说,白兰的邀请对由衣具有十足的诱惑力。

    既然身体已经不好了,如果有办法能强化,自然是最好了。尤其火焰的力量由衣一直未能学会,对她来说,变强的确能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只是,如果她一直待在意大利,由衣担心,远在日本的母亲会多想,以致于影响病情。

    “如果你担心你母亲的事情,放心交给我就行。”不顾由衣的惊讶,白兰笑眯眯的吐出最后的话语,“避开彭格列的眼线对我来说小菜一碟,我已经想好了你必须留在意大利的说辞。不要惊讶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现在,一切选择在你。”

    第二卷:仰望星空,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