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综]以暗恋之名 > 第47章 相拥与爱情

第47章 相拥与爱情

800小说网 www.800xs.cc,最快更新[综]以暗恋之名最新章节!

    曲折复杂,寂静无人的胡同里,不停的回响着阵阵枪击。

    胳膊上的布料被划出好几条口子,温热的点点鲜血自伤口中流出,散发着难闻的血腥味。此刻,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由衣右手举着手、枪,倚靠在左侧的墙角里。死死的咬着唇瓣,不发出一丝声音。

    在由衣所站位置右侧的墙角里,不比由衣干净利落多少的罗莎也是如此。费力的动了动红肿得吓人的左手,在由衣看不到的地方,罗莎颤抖了一下,悄悄的压低了自己的身体。

    糟糕,看这样子,左手脱臼是没跑的事情……

    心急的啧了啧舌,明白什么叫祸不单行的罗莎头一次痛恨自己出门为什么没看黄历。掏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折射观察外面的动静,怎么观察也没观察到敌人在哪的罗莎急的红了眼睛。

    在露天甜品店休息的时候,罗莎就发现跟踪者大概有三人不止。因为敌人在暗她们在明,再加上双方人手上的差距,罗莎明智的在装作不知道的情况下打算将由衣拐回彭格列去。只可惜,她们休息了一会刚从甜品店出来没多久,敌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下了杀手,还差点牵连周围无辜的市民。

    秉着不能将无辜人牵扯进来的心理,在敌人火力的逼迫下,罗莎和由衣只能尽力逃窜,希望能找到隐秘的回归路径。但敌人一个个明显是专业素质极高的杀手,他们在下手时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踩点工作。有计划的在特定的位置上发动袭击,将由衣和罗莎成功的逼到了死胡同里。

    在最开始的拳脚搏杀时,罗莎与由衣分别被好几个人围击。虽然经历了近两个月的地狱式训练,但无论是身手、经验,由衣都无法和专业人士相比。没交手几招,由衣的身体就被划上了头彩。罗莎比起由衣倒是身手敏捷,刚开始还算游刃有余,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体力消耗过大的罗莎也架不住三个人共同围攻。在逃窜期间,罗莎为了保护由衣不受伤,还替由衣挡了大力的一击,左手顷刻间红肿无法发挥原本的能力。

    可能敌人发现了由衣和罗莎早已处在强弩之弓的状态里,见由衣和罗莎被逼到死胡同里后,渐渐的停止了猛烈的攻击,在外面悄悄的围着企图折磨着她们二人的神经。焦急的比划手势与罗莎进行沟通,短时间内想不出好办法的由衣不甘的跺了跺脚,眼里有着深深的无助与焦虑。

    黑色的眼眸急速的眨了眨,贴着墙缝悄悄往外望的由衣成功的看到了躺在不远处,支离破碎的手机。想想刚刚电话响起的铃音,暗叹流年不利的由衣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有一日沢田纲吉与由衣出去约会,在等待上菜的时间里,闲着无聊的沢田纲吉幼稚的录了自己清唱的声音作为他打来的独有的来电铃声,可以在最快的时间里通知由衣。刚开始由衣对此有些害羞不好意思,可时间长了,她也喜欢上了每次男友打来独有的声音。

    只不过,在刚才的打斗中,原本想接电话求助的由衣被对方一脚将握在手里的手机踹了出去,瞬间报废处理。暗搓搓的瞅了一眼疲惫的罗莎,知道事情不能再这么拖下去的由衣咬着牙,做出了一个决定。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谁,但察觉出你们的目标是我的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高声的喊出了一句话,由衣顿了一下,“你们可以对付我,但能不能放过我无辜的朋友,我不想牵连她和我受罪。”

    在这个时候,再怎么惊慌失措也无济于事,何不如主动出声尝试着把握主权。虽然由衣平时是个心大的姑娘,但她相信,以男友沢田纲吉的敏锐,在发现她的电话怎么打都打不通后,肯定会想办法调查原因。赌上这幅度变化较大的机率,由衣打算出声先迷惑对方的视听。当然,如果这一切都是她多想,那最起码也要为罗莎的生命安全努力争取。

    “由衣,你怎么……”

    怒视着由衣,罗莎一副要将由衣吃进肚子里的样子。对于由衣想要撇开她的计划,罗莎只能用愤怒来表示她此刻的心情。

    罗莎十分清楚由衣心软的个性,但真实身份为由衣保镖的她可不会领这份情。如果连自己的好朋友都保护不了,罗莎宁愿选择切腹结束自己二十多年的生命。而且,对方这样子明显是赶尽杀绝,哪有那闲心还放一个回去。

    对罗莎摇了摇头示意她先冷静,由衣试图诱拐对方出声与她通信。在由衣想破头与对方怎么周旋时,在由衣与罗莎看不到的地方,一个杀手偷偷的顺着另一边的墙壁爬行,企图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上面袭击由衣。

    嘴里咬着刀柄,锋利的刀刃寒光凛凛。如猫一般悄无声息的自墙壁顺下来的杀手偷偷前行,一点点的靠近了背着他的由衣。右手紧握淬毒的军刀企图一击毙命,突然,罗莎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猛的一回头与杀手四目对视。

    “由衣,小心!!”

    此时的杀手离由衣仅有五步的距离,可站在右侧墙角的罗莎却与由衣有着十步以上的距离。被突然出现的杀手吓到外加上体力流失过度,由衣呆呆的站在原地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杀手冲了过来。寒光凛凛的匕首眼看就要捅入由衣的身体,一抹橙光突然从远处打来狠狠的击退了杀手,让对方直接陷入对面的墙壁。直至被人温柔的抱在怀里才缓过神来,由衣缓缓伸出右手摸了摸男人的眼睛。

    “纲吉……真的是纲吉……纲吉你来救我了!”

    因为第一次见到沢田纲吉的超死气模式,由衣一时没能完全确认来人是沢田纲吉。以往温润的眼眸里此刻只剩沉稳冷静,额头正中央燃着橙色火焰的沢田纲吉隐隐有着让人无法呼吸的威严气势。

    可这种状态仅仅持续了两秒钟,下一秒,恢复原来状态的沢田纲吉死死的抱住了由衣,险些让由衣无法呼吸。隐隐的颤抖自沢田纲吉的身体传来,瞬间软化的由衣红着眼眶,同样死死回抱着沢田纲吉。

    “纲吉,我在这里,对不起,让你担心。”

    “由衣由衣由衣……”不停的喃喃着由衣的名字,沢田纲吉的声音里罕见的多出了几分无措,“真是太好了,你没事。”

    刚才的惊险一幕给沢田纲吉的震撼甚至超过了由衣躺在血泊里的样子。也许是因为在一起后感情的加深,现在的沢田纲吉比以往更加害怕由衣出事。

    幸好,刚才的他及时赶到,不然……

    原本带着欣喜的暖棕眼眸突然被冰冷覆盖,在由衣看不到的地方,沢田纲吉冷酷的样子让人心惊。不再深抱由衣改为单手环腰,沢田纲吉拿左手摩挲着由衣的侧脸,安抚着由衣的情绪。见由衣虽然脸色苍白但无大碍,彻底放下心来的沢田纲吉这才抽空对罗莎点头致敬,以表谢意。

    “罗莎小姐,谢谢你。”

    只一眼就看透罗莎此刻的疲惫和身上所受的伤害,打内心里感谢罗莎的沢田纲吉脸上满是谢意。他深知,如果没有罗莎一直以来的拼命保护,由衣只怕早已命丧歹人之手。

    “啊,对了,罗莎,你怎么样?!伤口有没有事?!”

    光沉浸在后怕之中的由衣这才惊醒。急匆匆的从沢田纲吉怀里出来小跑到罗莎身边,由衣的脸上满是歉意。

    “左手是不是很痛啊?!要赶紧去医院才行!!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你才会……”

    “我才不用你为这事道歉呢!就算要你道歉也是为另一件事道歉。”截住了由衣的话,罗莎用力点由衣的额头,“我是你的朋友,保护你是我自愿的,是我自身的意志。所以,如果下次不幸再遇到这种事情,你要是再请求对方放过我什么的,我绝对不放过你!”

    那表情满是郑重,震撼着由衣的内心。死死的咬着唇瓣,此刻的由衣内心很不平静。

    她到底何德何能,修来了这般好的福分?!有了花、京子、小春那样的密友,又有了深爱着她的十佳男友沢田纲吉,再加上罗莎这位亦师亦友的大亲友在身边,由衣认为,她的人生很是圆满。

    不顾罗莎好似泄愤般的戳额头,由衣红着眼眶,直接熊抱罗莎表示自己内心的欣喜。仿佛被由衣腻的不行一般,罗莎撇着嘴,轻轻的推着由衣,还频频对沢田纲吉使眼色喊屈。

    “由衣,我可是病患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熊抱我?!”耸拉着眼,罗莎语气平平,“而且,你正牌男友在那边,你这么做岂不是让沢田首领有要杀我的心?!”

    那语气满是玩味,不停的打趣着由衣。红着脸不好意思的从罗莎的怀里出来,由衣重新站到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沢田纲吉身边,俏皮的吐着舌头对罗莎做鬼脸。

    “十代目,已经全部解决了。”

    自刚才一直在胡同外清扫的狱寺隼人收起了随身携带的武器。这些杀手虽然厉害,但也没厉害到他用匣兵器的地步。

    “啊,辛苦了,狱寺。”

    对狱寺隼人微微点头致意,沢田纲吉表示收到了讯息。对于共度许多风风雨雨的守护者来说,沢田纲吉如果过多感谢反而会让彼此感到生疏,他们往往习惯将这份感谢放在心里,默默用其他小事来回报这深厚的兄弟情。

    “对了,由衣,其实我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沢田纲吉的脸上有几分说不出的隐忍。大脑中的危机意识突然竖起,以为沢田纲吉开始后悔的由衣突然抱住了沢田纲吉,那样子,好似想将沢田纲吉未说出口的话语堵回去。

    “纲吉,你说过你不会放弃的,我不许你放弃!和你在一起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情,我们不是说好了会一直在一起的吗?!”

    那黑眸中满是惊慌,就算刚才命悬一线也不过如此。内心突然漾起说不出的柔软,沢田纲吉突然抱住了由衣,伸手一下一下的顺着由衣的后背,安抚了她焦躁难过的情绪。

    “由衣,你不要激动。”不顾此时有两个电灯泡,沢田纲吉将脸深深埋在由衣的脖颈,“我才不会放弃,在由衣确定不后悔要和我在一起时,我就已经决定了,如果不是你不愿意或是感情散了,我会一直一直握着你的手走下去。”

    好不容易被冲散了的情绪又重新回到沢田纲吉的身体,脑海中一浮现起刚才的惊险一幕,沢田纲吉就有些控住不了他的情绪。不想在这么后怕下去,不想在这么担心下去,沢田纲吉突然灵光一闪,大脑不做思考的下意识做了一个决定。将双手插在由衣的长发里,深吸一口气,由衣身上淡雅的花香沁人心脾。

    “虽然在这种场合很不应该,虽然我们交往没有过长的时间,虽然我们没有经历过很多浪漫的事情,但我还是想问你……”

    双手改为抚摸由衣的脸颊,沢田纲吉与由衣双目对视,不放过由衣脸上任何细微的表情。暖棕色的眼眸中满是庄严,此刻的沢田纲吉好似在向天起誓。

    “亲爱的七海由衣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