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头条绯闻 > 第36章 久别重逢有肉吃

第36章 久别重逢有肉吃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哪怕只是试装,加百列在这方面也完全不掩饰财大气粗——大/片的开阔模拟场地,一排排/精致低调的服装、以及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摄像机,以及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和模特,这里简直可以媲美大/片电影的拍摄场地,甚至比闻人雒之前参加国内的那个真人秀节目组还要奢华。

    因为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加百列的员工,而闻人雒一行人中无论是杰洛伊德还是玛丽莲,都是在场之人仰慕的存在,因此,作为陌生面孔的闻人雒和安可会受到隐晦的打量也是很正常的。

    应该感谢杰洛伊德他们的威望还是很高,所以在场的人哪怕心里的种种猜测让他们好奇死了,也没人有胆子敢在他们行进的路上没眼色地堵着问。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没有人明目张胆的将目光投过来,也会给人带来一种无形的压力。

    玛丽莲虽然好像只是面带微笑走着,但实际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闻人雒身上——在场的大部分都是早就已经在t台上绽放过光芒的模特儿,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是自带气场的人物,在这样的环境下,光是只有一张脸是并不够看的。

    她曾经就见到过,平时十分光鲜亮丽的人气歌手,在被这些模特儿衬托下,身上的“星味儿”变得十分的黯淡无光,在一张照片中,百分之九十的人第一个注意的都是五官可以说是平淡到没有特色的模特儿,而不是面容娇俏甜美的人气歌手。

    要知道,人气歌手也是能够面对上万的观众可以hold住全场的存在,但一比较下来,人气歌手的气场完全不够看。

    外在之美固然亮眼,但由内而外焕发出来的光彩才是可以永久保持的。

    所以,在见到闻人雒的时候,虽然玛丽莲觉得对方在亚洲人中也是十分出色,在欧美人眼中也十分有辨识度,但是,她也担心对方作为模特的时候并不合格。因此一路走来,她一边暗暗观察对方,一边马不停蹄地在自己给闻人雒拟定的培训计划中删删减减。

    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在这些走过无数国际t台的模特们中,闻人雒的气势从来没有沦为背景过。甚至,她敢打包票,那些因为好奇而偷偷看过来的人中,在见到这名少年的时候,目光就移不开了。

    哪怕是在这种环境之中,他本身的气质也不会被压倒。

    而这种状态,正是玛丽莲十分满意的。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等对方换好衣服之后,让对方走一段给她看看了!

    ······

    和一般人换衣服不同,模特的身体是没有*的,为了最大程度上展示服装的特色,通常模特更换衣服都是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的。

    不过,因为顾及到艺人和模特毕竟还是两个行业,所以在邀请这些艺人做模特的时候,如果对方不愿意的话,品牌也并不会让他们如模特一般脱/光/光,所以闻人雒才得以保持住“清白”——他可以先去试衣间穿上“kuile”的裤子再出来。毕竟对于男装来说,裤子并没有太复杂的元素。

    闻人雒换衣服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试衣间,里面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上衣、下装、风衣、斗篷之类的,不过据说这些都只是“失败品”,换句话来说,这些都是闻人雒即将要展示的那套名为“kuile”的服装的前身。

    哪怕是心里有准备,闻人雒也被这庞大的数量给惊讶了一下,但考虑到外面还有人等着,所以他很快地就脱起衣服来。

    只是,他完全没想到,就在这个当口儿,他就被人给“偷袭”了。

    ······

    和威廉签订了契约之后,闻人雒的力量差不多就恢复了原来的七七八八。

    因此当闻人雒觉察到房间在自己脱了裤子之后蓦地多了一个人的气息之后,内心就已经暗自警惕起来了。但是他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以他表现得很是无知无觉,但实际上却在搜寻那气息的所准备锁定了位置之后就将对方给揪出来教训一下。

    但却没想到,还没等他锁定对方的位置,对方就迫不及待地出现了,并且在他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一下子将自己给压在了墙壁上。

    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别人个“壁咚”了,而且还是背后式的,而且自己还没法在第一时间就反抗……如此种种,让闻人雒整个人都有些不好的同时更加警惕了起来——能够做到如此地步,至少对方本事应该和自己不相上下。

    但是,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转了一圈儿,闻人雒那全身绷紧的肌肉就立即放松下来了——因为他感受到了身后之人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气息,而且彼此之间的“联系”也让他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贺明聿。

    闻人雒在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之后,警惕心倒是消退了,但是立即就有问题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对方是怎么出现的?

    而且……这个姿势都维持了有十几秒钟了吧,就这么僵持着是要闹哪样?

    在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之后,闻人雒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复杂起来。

    诚然,再次见到贺明聿的身影,不可否认他的内心是带着愉悦的,但是,考虑到现在的情况和自己的姿势,闻人雒又觉得内心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憋屈和怒火。

    这让他在愣怔之后立即就要挣脱对方双手的桎梏,却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微微转过的头便被对方抬着下巴吻住了。

    ······

    贺明聿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往闻人雒所在的地方。但是他没想到,自己刚一赶来,就看到了如此活♂色♂生♂香的一幕。

    细瘦的腰/肢/处那人鱼线流畅地隐入裤腰之中,而不等贺明聿有所反应,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自己面前脱♂光♂了!

    脱♂光♂了!

    脱♂光♂了!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o(* ̄︶ ̄*)o。

    什么?你说小裤裤?那种巴掌大的布料在贺明聿眼中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好么→w→……

    本来贺明聿因为刚醒来的原因,神智和情绪就还不稳定,被这么直白(……)地一刺激,瞬间热血上头,直接就一个“饿虎扑食”冲上去了。

    而当他平常到了那水润的双/唇的时候,内心更是满足地感叹的同时,想要更多的需求也让他越发“得寸进尺”起来。

    贺明聿的大拇指只是微微用力,便轻而易举地让闻人雒的双/唇微启,然后便迫不及待地进去“扫荡”了。

    并不需要多余的语言,两人就开始热烈地亲吻起来。让闻人雒换衣服的房间并不小,但是两人身上散发的那悠长迷乱的气息却让整个空间都显得逼仄起来。

    贺明聿炽/热的气息充斥在闻人雒的鼻息之间,男人似乎为了这一刻压抑了许多,热情而放肆地将自己的舌头探入对方的口腔,卷住对方那湿/润柔嫩的唇/舌,从各个角度仿若巡视自己领地一般吸吮。

    因为换衣服的缘故,现在闻人雒身上只有重点部位有点儿可怜的遮挡,所以贺明聿的大掌完全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对方的身上上下游走,从圆润的箭头道胸前的小肉/粒然后顺着腰/腹往下……

    他的手下是对方那滑腻得如同凝脂一般的皮肤,但却并不会显得软/绵绵的,而是十分的紧致柔韧。皮肤下那薄薄的肌肉让他明白怀里的这个不是身娇体弱的女人,而是一个和他一样具有攻击力的男人。

    可是,这不仅没让他的热情消退,反而越发让他那随着征服欲而升腾起来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

    闻人雒只是在一开始被贺明聿吻住的时候有些错愕,但当彼此之间唇/舌交沫的时候,他已经转过身,然后手臂抱住男人,同样热情而激烈地回应过去——他也是男人,绝对不做一直被压制的小可怜!

    因为毫不克制的激/情,让两人本来就暗沉的眸子越发的深不可测,彼此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对方,黑色的眸子里倒映着对方的面容,似乎那才是彼此唯一的光亮。

    闻人雒的回应让贺明聿本来就岌岌可危的理智更是摇摇欲坠,绵长的热吻之后,他伸出舌尖舔/去闻人雒唇角的水液,不耐烦地撤掉了自己衬衫上的扣子,性/感的喉结随着他吞咽的动作上下动着,目光却没有从闻人雒那晕红的面容上移开半分,手臂蛮横地环紧了怀里劲瘦的腰/肢,压抑的喘息声再次湮没在唇/舌之中……

    湿漉漉的吻从嘴唇顺着扬起的下颌一路落下,感觉到咽喉处的湿/润和微微刺痛,闻人雒瞳孔骤然一缩,然后伸手捂住了对方的嘴唇,制止了对方想要烙下吻/痕的动作:“等等!”急促地喘息了几下,闻人雒对上对方那仿若有火焰在其中闪动的双眸,闭了闭眼:“外面,还等着……啊!”

    贺明聿的嘴唇从闻人雒那透白的皮肤上移开,看着“新鲜出炉”的一指宽的红痕,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笑痕:“要不是地方不对,我想在这里就艹♂哭你。”呢喃的声音近乎低语,让闻人雒原本就染上绯色的耳/垂更是颜色深了一层。

    不过没等他得意,闻人雒就直接揪了一把贺明聿的头发——不过才一周没见,对方的头发却像是吃了催长剂一样,从原本的短碎发一下子长到了腰间。

    这点力道并不会让贺明聿感觉到疼痛,但却让他明白了闻人雒的意思。

    “你、你就不能克制点吗?!”闻人雒摸了摸自己那被对方吻出痕迹的地方,有些微恼——他待会儿可是要在好多双眼睛下换衣服的,现在身上留下个红印子这算是什么?

    一面用魔法消弭掉那吻/痕,一面埋怨这家伙不听话,闻人雒看着贺明聿,这才发现对方那有些清奇的画风……不,是打扮。

    对方身上穿着一身古怪的黑色衣服,那款式有些像是种花家的古装但又融合了现代的元素,虽然穿在贺明聿身上完全不会让人觉得怪异反而十分的合适,但配着对方的那一头长发和有些危险压抑的眼神,闻人雒总觉得对方和自己脑海中那温文尔雅的天王巨星的模样完全重合不起来了。

    ······

    在闻人雒的印象中,贺明聿一直是十分的温和有礼,优雅绅士的,当然,除了在做某些运动的时候。但就算是在那个时候,对方的眼神也最多会变得有些狂野和深邃,而不会像是现在这样……仿佛将所有的黑暗都吸进了那双眼眸中沉淀,看似平静的假象之中孕育着随时都可能毁灭事物的火花。

    危险!

    有着丰富的对敌经验的闻人雒自然发现了,但他却并不觉得战栗或者恐惧。

    他是在担忧。

    即使在之前,从沙皮狗英俊那里得知对方是混沌之体,是十分特殊以后会成长为让人忌惮的地步,他也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无论如何,对方毕竟还是一个人类。

    就像是现在的闻人雒,虽然他的力量恢复了七七八八,但是因为不是曾经的精灵雒的身体,受限于人类的体制问题,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恢复到曾经的高度。

    这是种族属性决定的,与其他任何无关。

    所以,现在贺明聿给闻人雒的感觉……就像他好像和人类的定位有些偏移了似的。

    感觉到自己手下对方的身躯,并不是错觉,虽然体型和以前一模一样,但是他却能够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在对方身体内部的每一处游走。

    这让他不由得想起来在威廉古堡的时候,明明心跳渐渐减弱,以为对方会就这么死去的时候,突然画风一转,然后大杀四方,将威廉如同捏皮球一样扁得鼻青脸肿的情形。

    手上的动作顿了顿,闻人雒抬眼看去,在看到对方那明显和以前温和绅士的眼神完全不相同,变得邪肆危险的模样,忍不住皱了眉:“……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贺明聿看着闻人雒明明脸上还带着尚未褪去的粉色,却竭力保持一本正经的样子,下意识地舔/了舔下唇:“我提议我们可以去床/上‘深入’说明。”

    闻人雒却被贺明聿这色/气/满/满/的话语给弄得愣了一下,对于对方这种顾左右而言他且不正经的态度,闻人雒表示很生气,所以直接一巴掌将对方给推开:“没时间陪你玩儿,我有事要做。”

    ······

    如果放在以前的话,闻人雒会觉得,反正自己也有隐瞒的,而且他和贺明聿之间更多的是互惠互助(……)的关系,所以对方想说什么不想说什么都是他的自由。

    但是威廉古堡的事情之后,闻人雒却发现自己对这个男人已经生出了情感。

    他不知道这缔结的缘故还是因为两者体质日久生情(……),但是精灵本来就是崇尚自然的性子,对于这种情况的发生,闻人雒也不会想着故意去克制或者是压抑。

    而且,他也不是被动的人,既然他明白自己是在乎贺明聿的,那么他就不会保留自己的态度了。

    但是,他却没料到贺明聿还给他打马虎眼。

    哼,真以为自己多在乎他?!

    闻人雒的心里有些愤愤然地想着,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将一旁准备好的裤子穿上。

    不是他不想面对贺明聿,只是……之前消失到了不知哪里一个星期,然后又一个招呼都不打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他现在的态度已经算是很和善了。至于更多的比如说感动的重逢之类的……呵,一边儿去吧!

    “……我以为我们久别重逢,应该好好一解彼此的相思之情?”贺明聿又像是牛皮糖一样黏了上来,但闻人雒能够感觉到对方与其说是在撒娇(?),不如说是在强势地宣告。

    对于这样的贺明聿,闻人雒只有一个反应:“呵呵。”

    贺明聿看着闻人雒的那一双笔直漂亮的长/腿被白色的长裤包裹,最后目光落在看起来越发挺/翘的臀/部,眼中的暗色再一次翻滚起来:“你就这么出去?”他看见闻人雒穿好了裤子,然后上面什么都没有穿的就要出去,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咬牙切齿。

    真要说来的话,贺明聿现在的状况还并不稳定,他一方面因为曾经在演艺圈的经验知道闻人雒的这样的情况是十分正常而且没有任何问题的,但另一方面内心叫嚣的独占欲却让他对即将会看到闻人雒光着的上半身的模样的家伙们怀着深深的敌意。

    一想到会有越来越多的家伙见识到闻人雒的模样并且为他着迷,贺明聿突然后悔起来当时将对方拐进娱乐圈的举动了——或许,他应该考虑父亲说的事情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