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暖妻成瘾 > 445你妹妹要出来了

445你妹妹要出来了

800小说网 www.800xs.cc,最快更新暖妻成瘾最新章节!

    站了好一会儿,还是有护士经过的时候,问了一句,他才想起来要通知两家人过来。

    他拿出手机,便给韩家和郁家都去了一通电话,想了想,又给郁锦川打了个电话。

    挂断电话后,他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一点多钟了……从早晨折腾到现在,他滴水未进,却没有任何的感觉。

    。

    高小白接到爸爸电话的时候,正站在附小体育场的跑道外面做着热身运动。

    今天下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班级要进行100米的短跑小测验。

    听到熟悉的手机铃声后,他立刻走了过去,从脱下来的外套里掏出自己的小手机,“喂,爸爸?”

    “小白,你妹妹要出来了。”韩禛在电话那头说道。

    高小白秒懂。

    眨了眨眼,他就说道,“爸爸你别怕哦,我现在就去医院陪你们。”

    韩禛:“……”

    他有在怕吗?

    ……

    放下电话后,高小白跑到体育老师那儿请假。

    因为情况确实比较特殊,老师倒也挺开明的,直接就让他离开了。

    10分钟后,高小白穿好衣服,背着小书包,在学校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就让司机往医院的方向开去。

    。

    医院里,韩家人是最先过来的,后面紧跟着郁锦川和高知秋,从两人的衣着和表情可以判断,应该都是从部队和学校里直接赶过来的。

    一到跟前,韩老太太就忙不迭问道,“阿禛,情况怎么样了,潇潇儿进去多长时间了?”

    韩禛看了一眼腕表,说道,“快一个小时了,还没生。”

    钟瑜红点头,“那还有的等。妈,先坐下来等吧。”

    “好。”

    钟瑜红扶着韩老太太在椅子上坐下,见韩禛却一直站在产房门口不动弹,只好说道,“阿禛,你也别太着急了,生孩子都是需要时间的,当初我生你姐姐的时候,疼了一天一夜呢。”

    韩禛:“……”

    这么久?

    一天一夜!

    他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刚刚缓和下来的情绪瞬间又紧绷了起来。

    “不过,后来生你的时候就快了,就一个小时吧,你就出来了。潇潇儿这也是二胎,应该也会挺快的。”钟瑜红又补了一句。

    韩禛:“……”

    。

    又过了20分钟后,郁家人终于匆匆地赶了过来。

    常欢颜扶着郁老太太,郁东辰,杨曦,郁承衍和韩敏夏都跟在后面,每个人的脸上都多少有些焦虑。

    到了跟前,郁老太太还不住的埋怨,“怎么下午这三环路上也这么堵啊?真是急死我了,欣雅,潇潇儿她怎么样了?”

    韩老太太说道,“已经送进去一个多小时了,还没生呢。”

    郁老太太点头,便也只能坐下来等着。

    高小白是最后到的,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接到电话匆匆赶来的郁聿庭和尤小乔。

    韩老太太一看到背着书包的小家伙,眉头就皱了起来,“小白怎么来了?这学校还没有下课吧?”

    韩禛“咳咳”两声,高小白则淡定的走到长椅边坐下,“爸爸给我打电话了,我就来了。”

    韩老太太看了一眼韩禛,笑了笑,“行,那就一起坐着等吧。”

    。

    高筱潇已经被送进去整整两个小时了,除了偶然传过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产房的门还是没有开的迹象,韩禛坐不住了,起身,在走廊上来来回回不停的走着。

    韩老太太皱着眉,忍不住就揉着额头说道,“阿禛啊,你能不能别走来走去的,我这头都快被你给晃晕了。”

    韩禛停下脚步,双手握的“咔嚓”作响,“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出来?”

    下一秒,他直接走了过去,抡起拳头就开始捶产房的门。

    房门发出了“咚咚咚”的声音,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钟瑜红忙起身过去拉住了他,“阿禛,你干什么呢,冷静一点,别影响到里面医生的工作。”

    “都两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出来?”韩禛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此刻的表现就像是个年轻的毛头小伙,根本冷静不下来,“不行,我还是进去看着比较放心!”

    “你进去做什么呀?”钟瑜红愁了。

    郁承衍则在一旁悠悠的开口,“想进去就进去吧,保证会让你……毕生难忘。”

    韩敏夏:“……”

    可能是听到敲门声了,有助产护士从里面匆匆把门打开,韩禛见状,便立刻抓着她说要进去陪产。

    护士皱了皱眉,回去征询意见。

    过了会儿,房门再度打开,助产护士说道,“你老婆不让你进去。”

    韩禛:“……”

    。

    产房里,又经历过一次疼痛后,高筱潇整个人蔫蔫的躺在那儿,浑身上下真的是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了。

    六年前,在第一胎生高小白的时候,她就已经体会过这种肝肠寸断的疼痛感了,本来以为这第二胎会顺利一些的,没想到……这一次却比上一次更疼,也更不顺利,不管她怎么配合医生的嘱咐去使劲儿,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不肯出来。

    她的脸上已经全都湿了,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头发和衣服也几乎被湿透,整个人就像从水里被捞出来的一样。

    医生和护士也着急,不时低头小声的议论,怎么生不出来?怎么就是生不出来呢?

    尤其外面还有个凶神恶煞的男人隔一会儿就要砸门砸窗户的,真是让所有人都压力山大!

    可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医院并不想让孕妇进行剖腹产,毕竟不管怎么说,顺产对孕妇和孩子都会比较好。

    高筱潇也深知这一点,所以当韩禛在外面喊着说要剖腹产的时候,她几乎眼也不眨的就摇头,并告诉医生,自己还可以继续坚持下去。

    。

    又过了一个小时,孩子还是没有生出来。

    医生也没办法了,满头大汗的走出产房,建议是不是给高筱潇打催产针?

    韩禛皱眉,“催产针是什么?会对我媳妇儿和孩子有影响吗?”

    医生擦了把汗,说道,“没有影响。”

    “没有影响你他妈的不早点打?”韩禛脱口而出的骂道。

    医生和护士均被吓了一跳,钟瑜红则尴尬的拉着他,对医生道歉,“不好意思,我儿子只是急坏了,他没有别的意思……”

    这时产房里又传来了高筱潇喊疼的声音,韩禛一急,冲着医生就吼道,“你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赶紧换个人!”

    医生:“……”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儿子他就这样,一紧张就容易冲动。”钟瑜红老脸通红,直接拉着韩禛回去坐下。

    “王医生!王医生快来啊……”里面护士突然急切的喊道。

    医生来不及多说什么,转身就进去忙活,产房门也再度被关上了。

    长椅的角落。

    韩敏夏偷偷抓紧了郁承衍的手,小声说道,“老公,还好我生靳深的时候比较快。”

    看大哥这样,简直就是在活生生的虐医生啊!

    郁承衍默默滴了一滴汗。

    可不是嘛,当初在产房里,他是被老婆虐,估计儿子也是心疼他这个老爸才提早出来的。

    至于尤小乔,伸手摸着自己依然平坦的小腹,听着高筱潇的吃痛声,吓得也是小脸发白。

    这才一个孩子就生的这么辛苦了,到时候她两个孩子……天哪,怎么生啊?

    郁聿庭也是眉头紧皱,几秒种后,便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剖腹产,到时候一定要让小乔剖腹产!

    。

    半个小时后,产房的门终于再度打开了。

    婴儿的哭声也瞬间传了出来,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比一声的高亢和嘹亮。

    “生了生了!”

    不知谁喊了一句,所有人立刻都从椅子上起身,朝着产房门口走去。

    “恭喜恭喜!”护士抱着刚出生的婴儿,微笑的对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的众人说道,“是一个漂亮的小千金,十二月十二日,下午五点二十八分出生,重七斤,孩子很健康,母女平安,恭喜。”

    韩禛匆匆看了一眼,就直接往产房里面走去。

    韩老太太则立刻上前,接过重孙女儿抱在了怀里。

    小墨墨被包在襁褓里,眼睛还没有睁开,只是张着小嘴一直“哇哇哇”的哭着。

    所有人也都围了上去,看着小家伙嗷嗷大哭的样子,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因为个矮,高小白被韩正铭抱了起来,也围在一旁看着刚出生的小妹妹。

    郁老太太看了一会儿,就忍不住伸出双手,“欣雅,快,让我也抱抱。”

    韩老太太虽然还不舍的,但也只好把孩子递给了她,嘴里还不停地嘱咐着,“你小心点儿啊,别太大力了。”

    “我知道!”郁老太太没好气的说了句,就低头看着怀里的重外孙女儿,越看,笑得越开心,“这在肚子里待时间长了就是好,看看这小脸蛋,看看这皮肤,多白啊。”

    当小墨墨被送到郁锦川怀里的时候,因为从来没有抱过孩子,他的姿势颇为别扭,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抱才比较好。

    怀里的孩子那么小,小身子那么软,好像还没有他的两只手那么大……

    “我来吧。”高知秋看不过去,伸出双手,温柔的把外孙女从他的手上接了过去。

    郁锦川便站在她身边,看着小家伙嗷嗷大哭,精神气十足的样子,却想到自己错过了女儿的幼年,也错过了外孙的出生,眼眶不禁泛红了起来。

    。

    “媳妇儿。”

    一道熟悉的呼喊声传入了耳朵。

    高筱潇睁开眼睛,就看到韩禛站在床边,虽然浑身无力,她还是弯起唇角对他笑了一下,虚弱的开口,“终于生下来了。”

    韩禛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激情的心情,护士已经过来了。

    他只好随着手术床一起往外走,一边不停的用手指擦着她的额头,帮她把脸上的汗都擦干净了,等进入电梯后,第一句话就是,“媳妇儿,以后我们都不生了。”

    他的目光柔和,头发也有些乱,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却很坚定。

    高筱潇看着他,脸上忍不住又笑开了。

    等被送进了病房后,韩禛抱起她轻柔的放在床上,护士便离开了。

    其他人都还在楼下看着孩子,所以病房里顿时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韩禛拉过被子,盖在她的身上,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

    雅致修长的大手也不停的在她小脸上抚摸着,把她汗湿的头发都拨到了耳后,声音里满是疲惫和后怕,“媳妇儿,还疼不疼了?”

    高筱潇摇头,伸手覆在他骨感的手背上,“已经不疼了。”

    “……”低头细细的看着她的脸,韩禛忍不住又有些肉麻的说道,“媳妇儿,让你辛苦了。”

    高筱潇知道他肯定是被吓到了,笑了笑就安抚的说道,“不辛苦,孩子生下来了,我现在很开心。”

    其实刚才在产房里生产的时候,她真是疼的差点儿就要撑不下去了,可每一次快要受不了的时候,就听到护士进来说他在外面怎样怎样……

    一想到他也在外面陪着自己,甚至心里比她更紧张和害怕,她就如有神助一般,突然就有了力量,否则,还真怕自己会撑不下来。

    “对了,孩子呢?”高筱潇问道。

    “护士抱着呢,放心吧,奶奶他们都在,爸妈也在,还有小白也过来了。”韩禛不怎么敢碰她身上的其他地方,只能不停的摸摸她的头,亲吻她的脸。

    休息了这么久,她却依然脸色发白,整个人虚弱又疲惫,他心疼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女儿。

    高筱潇的意识渐渐清醒,忍不住把头往后躲了躲,“你别亲了,我身上全都是汗,臭死了。”

    韩禛却一点儿都不嫌弃,又低下头,这次是直接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一点儿都不臭。”

    高筱潇:“……”

    。

    差不多四十分钟后,护士终于抱着清洗干净的小墨墨回来了,后面自然是跟着一大帮人,老老小小,亦步亦趋,就跟护卫队似的。

    “阿禛,快来看看你闺女儿,简直跟你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可漂亮了。”钟瑜红笑眯眯的说道。

    韩禛便起身,终于抱到了自己的女儿。

    因为之前很勤快的练习抱仿真婴儿,所以他抱孩子的手法相当的娴熟。

    此刻他抱着孩子,先是仔细地在她小脸上端详了一番,然后就满意的笑了起来,“我女儿果然长得像我,太漂亮了,比大哥和承衍家的孩子都漂亮。”

    众人:“……”

    常欢颜也是嘴角一抽,她女儿明明也长得很漂亮好不好?

    韩敏夏更是没忍住,直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她这个大哥,什么都好,就是嘴巴不饶人,臭屁得很!当着他们的面就敢这么说,这以后啊还不定怎么着呢!

    至于郁承衍,“呵呵”一声,“既然潇潇儿没什么事儿了,老婆,我们先回家吧。”

    韩敏夏点头,“好啊,靳深估计都饿了。”

    韩老太太便笑了笑,“是啊,时间确实也不早了,惠盈,你就带孩子们先回去吧。”

    郁老太太也没怎么坚持,折腾这几个小时确实也累了,关心了一番高筱潇后,就带着一大帮人先离开了。

    。

    郁承衍和郁聿庭都是开车来的,常欢颜则照旧陪着郁老太太上了郁东辰的车,一起坐在车后座上。

    刚关上车门,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她先是一愣,随即手忙脚乱的拉开包带,拿出手机。

    郁存遇已经40多天都没有消息了,她每天都等着电话,却又害怕接到电话,就像杨曦所说的那样,在这种时候,也许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可是现在……

    她看着屏幕上面那个陌生的手机号码,再看到前面的区号,心跳一下子就快了起来,颤抖着按下“接听”后,连声音都有些发抖,“喂,请问……哪一位?”

    她是用英语说的,可是电话那头却瞬间传来了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说的还是汉语,“是嫂子吗?”

    常欢颜:“……”

    这个声音是?

    “嫂子,我是周伟,还记得我吗?”周伟直接在那头问道。

    周伟?

    常欢颜猛地眨了一下眼睛,“记得。周伟,存遇他是不是跟你在一起?你们现在还在美国吗?”

    听到这番话,原本车里正安静的三个老人立刻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尤其是郁东辰,本来正准备开车的,这会儿也什么都顾不上了,直接转过头看着她。

    “……”电话里安静了一会儿,随即周伟就继续开口说道,“大嫂,其实这个电话是我偷偷打给你的,这一次的案子很复杂,拖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而且中间还出了点状况,大哥他……”

    ------题外话------

    月底了,别忘了清空月票!不要浪费!

    推荐:婚然心动慕少太危险

    作者:醇香

    简介:

    一场阴谋,她被送去陌生人的床。

    唐家幼女素以肥胖闻名京都,这么一睡,众人无不摇头叹息:这唐家千金算彻底嫁不出去了。

    可谁知清晨众记者堵在酒店门口,和那小胖妞一起出来的竟是…帝都万千女人心中的男神慕容川!

    好事者皆等看笑话。

    岂料男神当众宣布一月后订婚!

    可订婚在即,那胖丫竟然逃了,还落得个飞机失事,身死不明的下场…

    众人再度叹息:慕容川愿娶又如何,那也得她有那个命。

    三年后再度归来。

    那一袭红裙下包裹的是怎样曼妙的身姿,前凸后翘,妖娆无比。

    慕容川站在那里,看着那女人一步步款款而来。

    一股熟悉感,莫名席卷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