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暖妻成瘾 > 444长得跟燕南昇似的

444长得跟燕南昇似的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这么的无措,不知道能做什么,也不知道,能为高筱潇去做些什么。

    他的双手猛地攥在了一起。

    透过房门,依稀还能听到里面医生和护士嘈杂的说话声,隐约还有高筱潇忍不住的哭喊声……

    产房的门“啪”地一声就关上了,韩禛一个人站在走廊上,心里头突然就有些空荡荡的。

    。

    医生对他点了点头,就命人推着高筱潇进去了。

    韩禛听到这话,只能点头,放弃,“ok,我不进去了。医生,拜托你,一定要让我媳妇儿和女儿健健康康的。”

    他不说话,两人在产房门口僵持不下,医生看这情况,只能无奈的开口,“二位请尽快做好决定,不要耽误时间,孩子等不起了。”

    韩禛:“……”

    真的没有必要去这么做。

    她知道他心疼自己,但……

    生孩子的时候必须龇牙咧嘴的使劲儿,上面蓬头垢面,下面鲜血淋漓……那个样子真的不好看,她很怕他以后再留下什么阴影。

    “反正我不许你进去。”高筱潇直接哭了,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气得,“你要是进去的话,我就不生了!”

    “你现在都疼成这样了,我在外面不放心。”韩禛也很坚持。

    高筱潇抓着门板不肯松手,“不行,你在外面等,不许进!”

    “不是都说好了吗,我陪你进去一起生的。”韩禛说道。

    高筱潇这时却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冲着他就喊道,“你在外面等着,不许进去!”

    丈夫陪产的情况在这些年也屡见不鲜,医生也习惯了,就没有阻止。

    韩禛寸步不离的跟着手术床,到了产房门口还要跟进去。

    不知道来来回回检查多少次,几个小时都过去了,医生终于开口,“好了,可以进产房了。”

    。

    高筱潇:“……”

    “……”

    “靠,你剖腹产怎么不早说!我媳妇儿是顺产!被你害死了!”

    “……”

    “我媳妇儿都疼了一个小时了,怎么还TMD不能生?”

    “……”

    她躺在那儿,突然就听到韩禛在那打电话,声音还很愤怒,“大嫂,你介绍的这是什么破医院?”

    高筱潇此时刚经过一次更密集的阵痛,整个人疼的昏厥,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是不够。”医生第N次的检查完,还是这么一句。

    宫口一直开的不够,高筱潇却疼的越来越密集,到后面已经是直接带着哭腔的在喊了……

    韩禛:“……”

    “不行,再等会儿。”医生说完,转身就走。

    “可以生了吗?好了没有?”韩禛忍不住问。

    医生这时进来了,帮高筱潇做宫口的检查。

    高筱潇,“……”

    “没事儿。”韩禛毫不在意,用纸巾轻柔把她脸上的汗都擦干净,摸摸她的头就说道,“你一会儿再疼的话就继续抓着我,这样会好受一些。”

    高筱潇心疼又愧疚的看着他,“老公,你的手破了……”

    应该都是刚才她疼的时候没注意掐到的……

    韩禛拿纸巾给她擦汗的时候,她才注意到,他的手上有好几个印子,颜色猩红,印在他白皙修长的手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这一次的阵痛过去后,高筱潇已经是满头大汗,头发都被汗水黏湿了,整个人也仿佛虚脱一般。

    虽然之前经历过韩敏夏顺产生孩子,外加上课,韩禛也算是经验丰富了,可此刻却觉得有点手忙脚乱,只能听从医生的话,让干嘛就干嘛。

    韩禛急得不行,医生却见惯了这种场面,直接让护士把车推到了待产室,很淡定的吩咐道,“现在孕妇只是阵痛,宫口还没有开,先在这里等一会儿。”

    高筱潇这次没能忍住,猛地抓紧了双手,同时,嘴里也“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好不容易到了楼上,电梯门刚开,肚子里突然又传来了一阵更加尖锐的疼痛,就好像是有一把刀在里面戳了一下似的。

    高筱潇没说话,怕他太担心,只能咬牙忍着。

    电梯里,看着她脸色发白的样子,韩禛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是不是开始疼了?”

    那表情好像在说:既然你一个人就能行,干嘛叫他们这么多人过来?

    韩禛第一个冲了进来,大冬天的,身上却只穿着衬衫西裤,抱起她就往手术床上放,他腿长,步子大,力气也大,让那些浩浩荡荡过来的医生都忍不住面面相觑。

    几分钟后,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还有手术床滚轮摩擦地面的声音。

    她皱紧眉,捂着肚子,知道小墨墨终于是准备要出来了。

    高筱潇无奈又想笑,下一秒,肚子里却突然猛地疼了一下。

    可能是怕耽误事儿,几秒钟后,他直接冲出去亲自抓人。

    “我没怕。”韩禛嘴硬,把高筱潇放在床上后,便伸手按下了床头的服务铃。

    高筱潇摇头,见他脸色都有些发白了,便安慰他,“你别这么害怕,先把我放下来,把医生叫过来。”

    事到如今他才知道,原来不管事前做了多么充分的准备,都免不了临阵时候的紧张和忐忑。

    明明已经是十二月的天气,他的额头却瞬间冒出了一层的冷汗。

    “阵痛了吗,疼吗?”韩禛问。

    韩禛脑子里一炸,立刻就又转身冲了回去,到跟前,火急火燎的抱起她往外面跑。

    他前脚刚走,就听到身后再度传来高筱潇的喊声,“老公,我……我见红了,好像是要生了!”

    韩禛从沙发上起身,直接过来抱起她就去了洗手间。

    终于,又经过近一周的等待后,这一天,高筱潇觉得下面有些不太对劲,喊道,“老公,我想上厕所!”

    ……

    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现在真的是特别想家,巴不得立刻就把小墨墨给生下来,坐完月子,然后回家……

    高筱潇自己也很无语,毕竟为了预防早产,她已经提前一个月就被送到医院里来了。

    众人的回答当然大同小异,只要不超过预产期时间太久,那就都是正常的。

    韩家和郁家的长辈都问遍了后,又给吴丽丽,顾清城,冉桐,韩敏夏打电话,总之,通过顺产生过孩子的女人他全都问了个遍。

    因为这个,韩禛又是找医生,又是上网,还问了不少有经验的人。

    除了频繁的胎动以外,小墨墨似乎并不那么愿意出来。

    只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高筱潇却并没有像常欢颜和韩敏夏那样提前生产,甚至,当预产期的日子已经到了,她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

    如此充分的准备之下,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全家人就等着小墨墨出生了。

    韩禛每天都抱着它练习一会儿,喂奶,哄它,换尿布……勤快的不行。

    比如:抱的姿势不对,它就会哭,饿了尿了也会哭,奶嘴塞的不对,也哭……

    两天后,韩禛又在网上买了个仿真婴儿,和刚出生的孩子一般大,特别智能。

    回到病房后,韩禛又请来了医生,互相探讨了很长时间,把什么突发情况都给设想到了,医生也很尽职的给出解决方案。

    不过看他那么的有信心,高筱潇心理也安定了不少。

    他这话说的……好像他才是生孩子的那个人似的。

    高筱潇,“……”

    上完课后,韩禛信心百倍,“媳妇儿,放心吧,生产那天我一定没问题的。”

    。

    就算韩禛这会儿是“表演”出来给人看的,可在她们看来,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伺候孕妇,就算是假的,也足够让女人的虚荣心得到膨胀和满足了。

    高筱潇习惯了,倒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倒是周围的那些孕妇,各个瞪大眼睛,羡慕嫉妒恨。

    等课间休息的时候,韩禛把手机放到一旁,极其自然的半蹲下身子,给高筱潇揉着小腿。

    没办法,现在结了婚的男人真的很少有这么帅的,尤其气质还那么出众,一举一动都迷人的不行,俨然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啊,不得不让人瞩目。

    她在观察韩禛的同时,其他的几个孕妇也忍不住把视线放在韩禛的身上。

    一身纯手工的定制黑西装,勾勒出他挺拔修长的好身材,宽肩窄臀,长腿笔直,白衬衫随意的解开了几颗扣子,更显得他整个人干净清傲,不容亵渎。

    看了看周围,发现一起来参加课程的大多数是孕妇,其中也有准爸爸陪同一起参加的,可是……在整个教室里面,韩禛无疑是外表和气质最出挑的男人。

    高筱潇觉得,他应该纯粹是在为自己补课。

    可以说,整个课程活泼,生动,教学相辅,可韩禛却听得很严肃,甚至还拿出手机不停的录着视频,举手提问,俨然面对公事一般的认真。

    上课的内容大同小异,主要是讲一些生产时的注意事项,包括怎么练习缓解阵痛的方法,产后妈妈如何护理,怎么给孩子喂奶……除此之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开解准爸爸和准妈妈的产前紧张心情。

    尽管高筱潇说自己以前生过高小白了,对生孩子很有经验,可还是挨不过某人的要求,乖乖在这里上课。

    吃过早饭后,韩禛则带着高筱潇来到楼上,参加医院里办的产前培训班课程。

    早晨,韩老太太,韩正铭和钟瑜红顺路来了趟病房,送来了早饭,就带着红包和礼貌去金盛喝满月酒了。

    因为高筱潇还在住院待产,韩禛自然是去不了,为图省事儿直接在微信里转了两笔巨额红包过去,换来了韩敏夏一连串的开心表情。

    十一月二十四号的这一天,也就是郁承衍和韩敏夏儿子郁靳深的满月酒。

    。

    世风日下,真是世风日下啊!

    真是不害臊啊,居然在医院里就做那种事情!

    护士脸一红,羞的掉头就走。

    “嗯……”

    “来了。”

    “再大力一点。”

    “媳妇儿,力道还够吗?”

    “也……也很舒服。”

    “那这里呢?”

    “嗯,很舒服。”

    “媳妇儿,舒服吗?”

    门外,夜班值班护士经过,刚要伸手敲门,就听到里面隐约传来两人说话的声音。

    。

    “好!”

    按完肚子后,高筱潇舒服的闭着眼睛,“老公,腿也有点酸。”

    韩禛先把双手搓热,然后把精油往手心倒了点,互搓均匀后,就在高筱潇光滑的肚皮上轻抚按摩了起来。

    于是当下,她便也点了点头,从韩禛身上下来,身心放松的平躺在了床上。

    自从上次常欢颜说了这款精油好用后,他更是每天晚上不管多累多晚都要帮高筱潇擦,随着他按摩的手法越来越娴熟,大多数时候,高筱潇都是被他按着按着就舒服的睡着了。

    “困了就先躺下睡吧,我帮你擦精油。”韩禛先关掉电视,便起身过去拿起防妊娠纹的按摩精油。

    她伸手捂嘴,打了个呵欠,好吧,的确是有些困了。

    高筱潇:“……”

    一集电视剧看完后,高筱潇还没开口,韩禛立刻说道,“好了,现在看完了可以睡觉了吧?”

    。

    燕南昇:“……”

    他讶异的抬头,却看到妹子正双眼红红的看着他,嘴上还挂着一小撮的鼻涕。

    对面妹子迟迟没有反应。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燕南昇尴尬不已,低下头,拿过纸巾捂住口鼻缓了一会儿。

    因为太突然了,直接就有不明物体往前喷了过去。

    刚端起红酒杯,还没开口呢,“阿嚏”一声,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某西餐厅,燕南昇正西装革履,优雅泰然在和韩老太太介绍的90后妹子吃饭。

    。

    高筱潇:“……”

    他撇了撇薄唇,语气中满是嫌弃,“什么眼光?这也能叫帅?长得跟燕南昇似的。”

    电视屏幕上,那个小鲜肉正在表演空中滑板,一身明黄色的尼龙外套,留着一头及肩长发,细皮嫩肉,目露邪气,一笑一口的大白牙……长得倒有几分像燕南昇。

    韩禛眯眼,抬头看了过去。

    当三浦春马踩着滑板在空中飞跃而过的时候,高筱潇双眼发亮,兴奋的喊了一声,“哇,好帅啊!”

    红着脸,只好抬头继续看着电视,尽量忽略他的那一只手……

    能把耍流氓说得这么义正言辞,天底下也只有他能这样了!

    高筱潇:“……”

    “我知道。”韩禛又把手放了回去,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知道不能做,还不能让我摸摸解解馋?”

    高筱潇先是一愣,随即立刻伸手,把他的手给里面拉了出来,“别闹,在病房呢。”

    韩禛亲着亲着,就有些忍不住了,大手摩挲了一会儿后,就从睡衣领口钻了进去,攥住了她。

    病房里开了空调,两人的身上又都穿着睡衣,和在家里并没什么两样……

    虽然现在肚子已经有九个月大了,但因为高筱潇天生骨架子小,除了肚子其他地方也没怎么胖,这么整个人带肚子的躺在他怀里,还是挺娇小可人的,尤其看着她眉眼弯弯的看着电视,因为剧中情节不时双眼发光发亮……那模样萌呆的不行,让他的心也变得特别的柔软。

    因为怀孕,她的皮肤要比以前柔软了许多,浑身上下又白又嫩,简直就像是一块嫩豆腐似的,让他摸得爱不释手。

    开始的时候还挺安分的,可过了不一会儿,两只手就开始不停在她身上这儿捏捏,那儿揉揉的,脸也低了下来,薄烫的嘴唇一直贴着她的脸颊,脖颈,耳边不停磨蹭,吹气……兴致颇高。

    韩禛双手从后面绕过她的腰身,轻柔的放在她鼓起来的肚皮上。

    一百多斤也不嫌重……高筱潇心中默默的os了一下,就舒服的靠在他怀里看起了电视。

    背景音乐响起,他把遥控器一扔,双手捞起高筱潇坐在自己的腿上,抱着她一起看。

    韩禛很快找到了那部剧,选了第五集后,就按下了“播放”。

    高筱潇想了想,“好像是第五集吧。”

    一边遥控搜索剧名,一边问她,“看到多少集了?”

    韩禛无奈,只好揭开被子,下床,过去把遥控器拿了回来。

    “老公,快啊,现在才八点半,刚好可以看完一集再睡觉。”高筱潇催促道。

    这阵子因为担心小墨墨的脐带问题,她已经好久都没有看了。

    《最后的灰姑娘》是高筱潇住院后因为太无聊而迷上的一部日本偶像剧,讲的是一个女汉子同时被优雅大叔和帅气小鲜肉追求的故事,高筱潇尤其喜欢里面那个扮演小鲜肉的演员,三浦春马。

    韩禛:“……”

    高筱潇“嘿嘿”一声,放心了,“那……老公,你把电视打开吧,我想看《最后的灰姑娘》。”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