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穿越之农门闲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想要女儿(万更)

第一百三十九章 想要女儿(万更)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新县县衙。

    “你是说她得的病会传染?!”

    邢兴大惊,满目紧张。

    他根本不知道这情况,只听牢头回报说周秀在牢里好像病的不轻,再不放出去,恐怕会死在里面,才提前放她出去的。

    秦玥颔首,恳切道:“是,所以我想征得您的同意,为牢房中看管周秀或与她有近距离接触的人把脉看诊。”

    邢兴愣愣看着秦玥:“你,你还会医术?”

    秦玥淡笑:“是的。大人,这事……”

    “可以可以!这是为他们着想。那……”邢兴沉吟:“你可能保护好自己啊?”

    “可以的!”

    “好,那我让捕头带你们过去,可得当心着点!”邢兴睁大了眼叮嘱着。

    “秦玥明白。大人放心。”

    邢兴将夫妻俩交给府衙里的捕头,两人才一同去了牢房。

    秦玥给狱卒和牢头一一把了脉,吊在半空的心渐渐安稳了下来。

    周恒在她身后安静站立,身姿颀长,如立在一旁的青树一般。

    他看着秦玥将所有人都问诊一番,没有很特别的问话,便知道这里没有人患病。

    “他们都没事!”

    秦玥开怀一笑,日光下扬起的唇角旋了半两温暖。

    捕头也松了一口气,抱拳谢秦玥。

    被秦玥莫名其妙诊治一番的狱卒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秦玥也没有再跟他们细说,只要人没事就好,他们这些局外的人就不需担惊受怕了。

    请捕头将这里的情况转告给邢兴,周恒和秦玥又到了大街上。

    “不知道周秀究竟去的哪家医馆,只能一家一家的找着去问了。”秦玥有些不好意思:“相公真对不起,你休息两天还得陪着我到处跑。”

    周恒微微笑着,“相公愿意陪着娘子!以陪在娘子身边为自己的宗旨和兴趣!”

    秦玥受用的眯了眼,一脸很享受的样子,轻锤上他的肩膀,又在他脸上摸着。

    “相公越来越油嘴滑舌了,我看看你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周恒低沉沉的笑,将秦玥半揽着:“如假包换周恒一枚,是秦玥的男人,已经盖过章了,不信可以回家自己检查!”

    “……”

    秦玥红了半张脸,说什么调戏挑逗,女人到底没有男人得心应手啊!

    “耍滑的男人!”

    她轻轻嘀咕了一句,周恒还想要凑近了来听,被她一瞪眼吓了回去,一脸委屈怯怯的样子。

    “走啦!”

    坐上马车,石青看着街边的店铺,有医馆就停下,他先进去询问,是否在半个多月前接诊过一个蓬头垢面直咳嗽的女人。

    以防万一,秦玥还让石青戴上了口罩。他那样子一进别人馆内就会受到关注,还没开口说话,里面的人就问他怎么了……

    走了好几家,都说没有见过那样的病人。三人继续在街上转着,距离牢房最近的医馆都是大门户的店,周秀肯定不会去,但秦玥还是让石青去问了,果真没有。

    一直到快中午,终于在一条距离牢房三条街的僻静的路上找到了那家医馆。

    倒是不破旧,只是位置不太好,所以门前有些冷落,确实适合狼狈的周秀来看病。

    秦玥直接就道:“相公,你就不要进去了,在这儿等我一下……”

    周恒直直望着她,眼里带了点责备,带了点伤心:“玥玥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为夫身强体壮的,难道还不如你不如石青?”

    “额……”

    秦玥有些犯难,她只是下意识的不想让周恒沾上一点点的病菌什么的。

    “玥玥若是担心为夫,可以给我戴上口罩啊!石青不就戴了?”周恒又化了面上的深沉,温和一片,被阳光照着像一幅晕染开的画,迷离而柔美。

    “好!”

    秦玥浅笑,又回了车厢拿了口罩给他戴上,为了不让他看起来很奇怪,自己也戴上一个。

    石青就呵呵了,你俩戴口罩进去更奇怪好吧!

    此时人流本就少,医馆里更是没有人,只有大夫一人坐着。

    又有两人戴着个跟衾裤一样的东西进来了,大夫很疑惑,今日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怎么老有怪事怪人?

    秦玥若是知道他将口罩比作衾裤,非得拿真的衾裤而且是穿了一个月都没洗的,摔到他脸上……

    “两位,是看病的?”大夫问的有些犹豫,目光在他二人身上转来转去,瞧着有点傻。

    “不是。只是想请问这位大夫,在看过半个多月前,那位打扮不太好,瞧着狼狈十足咳喘不停浑身虚弱的女人后,有什么不适没有?”

    大夫不知此话何意,遂将视线定在秦玥身上,打量了几秒,在被周恒生硬的目光警示后,闲闲收回,捏捏自己的胳膊腿,淡淡道:“无事。”

    秦玥光看他的脸面,也瞧不太清楚是否有病症,遂浅笑道:“所谓医者不自医,大夫若是有什么隐形病症,恐也是看不出来的。小妇人恰巧也会医术,不知可否能容我诊脉?”

    大夫更奇怪了,“为何我要让你诊脉?”

    “方才与大夫说的那位女子,所患病症是会传染的。您为她诊脉,已算是近距离接触,不定会吸入她呼出的病气,不知是否被感染,所以要我娘子为你诊治一番。”

    周恒不想秦玥再对别的男人笑,就算是出于客气和礼貌,也让他十分难受醋酸。玥玥可是他一个人的,要笑也得对自己和家里人笑。所以他就干脆利落的替秦玥回答了。

    秦玥温柔一笑,双眸浅浅弯成月牙状,即使被口罩遮了大半个脸,也能被那双精亮飞神的眸子惊艳到。

    她本是因为周恒帮自己答了话才笑的,但还是被那大夫瞧见了,估计是觉得这小娘子笑起来十分好瞧,便露出点欣赏的目光。

    周恒郁闷,将秦玥往自己身边一牵:“娘子,这位大夫该是没有病症的,只是眼睛有问题,盯着人就不动了。咱们走吧!”

    秦玥愣怔,不知周恒为何突然这般耍小脾气的样子。

    那大夫倒是体会到周恒对自己的敌意,忙干咳几声,略有尴尬道:“那个,我该是真的没有病症的。那病人来的时候我没有离她多近,因为,她太脏了……”

    “而且单听她咳喘的声音,就能清楚她病的不轻,以我的能力,估计是治不好的,所以就直接给了她疏风化湿的药物,还跟她说让她到大医馆去瞧瞧呢!”

    对这回答,秦玥倍感意外,竟然没有把脉直接给了药?

    秦玥骤然蹙起的眉头让那大夫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我确实也让她去别的地方看了,至于去没去,我就不知道了……”

    趋利避害,远离脏污,也是人之常情了,一般人见到挑粪工还会掩上口鼻快步走过,也不能怪人嫌弃什么的。

    秦玥化了眉间的疙瘩,道:“以防万一,大夫还是容我把把脉吧!”

    “哦,可以可以。”那大夫请秦玥坐下,将手腕搁到脉枕上。

    周恒神情微淡,站在秦玥身后盯着那大夫,看他不再乱瞟,才将目光定格到小女人身上。

    玥玥那小手柔软又滑腻,现在春天,她的手也不太凉了,为人把脉肯定是极舒服的。

    便宜这大夫了!周恒微微扁嘴。

    一会儿秦玥便收回了手,微笑着的声音从口罩中传出:“先生确是没有病情的,恭喜先生!”

    她起身,“既是无事,我们便走了,打扰先生了!”

    “无妨,多谢你们的关心啦!”大夫说着话就要送他们出去。

    周恒展臂揽上秦玥的身子,淡淡道:“大夫事务繁忙就不必远送了,我夫妻二人自行即可。告辞!”

    这空荡荡的屋子,他有什么可忙的?大夫轻快的脚步顿时就僵住了,干干笑了两声,看着两人走出医馆。

    这年轻人就是气性大,不就是看了他娘子两眼吗?至于吗?

    况且,还是蒙着衾裤的半个脸……

    摘下口罩,可以正常呼吸了。在现代都市,戴口罩是因为雾霾天,这里?秦玥仰望蓝的如同一颗发光巨石的天空,还真是没有一丝污染,戴口罩还觉得难受呢!

    “相公,你饿不饿,咱们先去吃饭吧,吃了饭再回家,好不好?”秦玥乖巧的询问身边男人的意见。

    吃着无名醋的周恒有一点点的纾解,淡淡点头,温和望着自己娘子:“好,咱们去吃饭。”

    上车,三人直奔仙客来。

    点了两个荤菜一个素菜一份汤,外加三碗米饭。

    周恒:“石青,你坐下一起吃吧。”

    “是,多谢爷!”石青闻言才安静坐下。

    要了一条酸菜鱼,周恒细心的将鱼刺都挑出来,把鲜滑嫩白的鱼片都放到秦玥碗里。

    “谢谢相公。”

    秦玥很受用的将鱼肉几口吃完,夹了几口米,吃的喷香,满脸是愉悦的笑。

    周恒回眸轻笑,自己的娘子,还是自己宠着最好!

    新县仙客来的小二和掌柜是认识夫妻俩的,但是不知两人感情如此要好。两人并肩坐着,安静如树如花,细语又如雨打芭蕉,情意绵绵,郎才女貌,看着让人羡慕不已。

    石青全程当自己是透明人,闷头吃饭。周恒不时让他吃菜才动作几下,且一次都多夹点菜,尽量不抬头,以免和他们视线交汇……

    秦玥正悠闲的吃着大米饭,周恒伸了胳膊将汤都盛好了,秦玥朝他笑笑,他又好心情爆棚的给石青也盛了一碗。

    “谢谢爷!”石青受宠若惊,忙将汤水放好,跟周恒抢那勺子:“爷,小的帮您盛!小的来!”

    周恒浅笑松手,温和清俊的面庞平和若玉。

    石青将碗勺都放好,又接着闷头吃饭。

    总之这饭桌上,秦玥最舒坦,从开始到结束,都是被人伺候的。

    最后菜和汤都有剩的。

    秦玥看了一眼,问周恒:“相公,你吃饱了吗?没吃饱再吃点吧!都剩下了,怪可惜的。”

    男人的饭量都大,今天有两男的,就三盘菜竟然还有剩下的,不合常理。

    “我吃饱了。”周恒点头,又看石青:“你是不是没有吃好?”

    “对啊,你们不都是成碗成碗的吃饭吗?”秦玥也朝他道:“赶紧,将桌子上的菜都吃完了!花的银子不能白搭不是?”

    石青点头,“那,那小的就吃完了啊!”

    “恩,吃吧吃吧!粮食都是拿钱买来的,不吃可惜的慌!”秦玥将盘子推到他面前,“吃到肚子饱就不吃了,不然该消化不良了。”

    石青嘿嘿笑:“不会消化不良的,我吃的本来就多……”小子绷嘴,说完才觉得自己说漏嘴了,看夫妻俩都笑他,遂低了头赶紧吃菜。

    周恒淡淡收了笑,喊小二:“再加一碗米。”

    石青咽了菜:“不……”

    “不用什么?正长个子呢,想吃多少吃多少,不必忍着。在家吃那么多,出来吃一点,石心该说我这主子虐待你了!”秦玥半笑着。

    石青红了脸:“姐姐不会议论主子的,这话也是不会说的,主子言重了,多谢主子关心!”

    在姑爷面前,不能跟主子说话太多,石青深有理会,又赶紧扒了满满一碗米饭吃起来。

    对面的夫妻俩静坐着,秦玥抱着周恒的手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什么,周恒也听不清,只隐约捕捉到什么光盘的字眼。

    石青快吃完的时候,秦玥走到掌柜的跟前,跟他建议,以后就在店里挂个节约粮食,吃多少点多少的牌子,让大家节省着些!

    掌柜的愣了一瞬,没想到秦玥会给这意见,忙点头:“好好好!周夫人……还有什么建议吗?”

    “没有了,就这一点,若是他们点多了吃不完,可以建议他们带回家吃。百姓种地很辛苦的!夏暑冬寒,旱涝成灾,一个关卡过不去就是颗粒无收,这些饭菜必当要人们抱着敬畏的心来对待!”

    秦玥轻言细语,神情却是正经十分的,没有跟掌柜的开玩笑的意思。

    仙客来吃饭的人大都安静,此时都能听见秦玥的话。有人都打算走了,步子顿了一下,想想也是,到底还是自己花钱买的,又重新坐下将剩一半的菜扒拉了一部分才走。

    这一说就见效,掌柜笑的慈祥:“多谢周夫人提议,明儿我就挂上牌子,让其他店都挂上。以往我们店里一天都会倒五大桶泔水呢,我瞧着也是可惜,如果此法管用,我还能省下倒泔水人的工钱呢!”

    秦玥笑笑:“浪费可耻,我们家都不许剩菜剩饭的,吃多少盛多少。”

    石青也已经吃完,满足的抹了嘴起身,“爷,吃完了,咱们可以走了!”

    周恒淡笑,过去将银子搁到柜台上,牵了秦玥温柔道:“玥玥,回家了。”

    小女人仰头望他,甜甜一笑:“恩!”

    “诶……”掌柜的怎么好收银子,话还没出口,人就已经欢快的跑走了。

    马车里,秦玥半蹭着周恒的肩。

    “相公,你的食量怎么下降了?你可是要养肥养壮的啊!就吃一点儿,饱了没有啊?”

    周恒安静的像睡着的孩子,点点头,唇角温和:“吃饱了,不会饿。”

    “真的?”

    秦玥不老实地去摸他的肚子,感觉里面有充足的食物才收手。

    “按理说,你才十七岁,正是食量大饿得快的时候,怎么会突然减少了?”

    她又探了手摸上他的脉,若有所思的诊脉,还低声念叨着:“难道是不长了?你现在该有一米八了,若是合理运动,饮食良好,该还能长几厘米的……”

    周恒有点无奈又有点满足的微笑,缓缓将她抱着。

    “我也不知道,许是我的胃想让我保持好的身材吧,你看我如此修长玉树临风,若是吃胖了,该毁形象了。”

    秦玥一拧他高挺的鼻子:“你确实是玉树临风!”

    “玥玥你没有抓住我说话的重点……”

    周恒捏上她为自己把脉的手,一根根把玩着。唇边带着笑,就像此季节此时的日光一样,所经之处皆是翠绿葳蕤,悄悄长成欢笑的模样。

    秦玥安静地抵在他肩上:“吃多吃少,只要不影响到你就行,你觉得舒适便好。”

    她静了片刻,任由周恒温柔的揉捻自己的手指。

    昨日忙碌时没来得及细想,现在人在身边,才突然感觉到,原来昨天她抓紧时间做药马不停蹄的去问诊,其实都是为了让自己狂躁的心静下来,不在突然出事的时候发疯一样的思念他,想他的面孔,想他的怀抱,想他的温柔到无边无际的笑。

    秦玥小女人的依偎在自己怀里,周恒垂眸看了她一下,安静的收紧了抱着她的手,轻柔地拍着她的肩。

    “相公!”秦玥突然说话了,满满的撒娇调子,望着他的眼睛精亮透彻:“我昨天可想你了,你晚上做梦有没有梦见我?”

    周恒沉默了稍许,不好意思的看着她,低低道:“我好像忘记做什么梦了……但是我也有想娘子的。”

    “哈?忘记了啊……”秦玥有点失落,耷拉着小脸蹭蹭他的衣服:“那可能是我想你想的不够深,不然就算是做梦,你也会记得里面有我的!”

    周恒轻蹙了锋眉,歉意吻上她的额头:“对不起,下次一定将有娘子的梦记清……要不,我每日醒来都马上将梦境写下来,这样还能拿出来看……”

    “哪有记得那么清的?”秦玥半噘着嘴,“要是你都记住了,脑子都要受累了!不记不记!相公的脑子是要拿来背书解决问题的,不用做这么……这么,幼稚的事!”

    她又低头反握上周恒的手,将其覆到自己面上,感觉男子手心温热,心里踏实了不少。

    看她这动作,周恒知道她又想到什么事儿自己不爽利了,也随着她轻抚着她的嫩脸。

    “玥玥,我在家陪你几日怎样?”

    “恩?”秦玥忽地抬头看他,又不明白了:“为什么?”

    周恒轻笑:“娘子明显是太想念为夫,为夫怎能不满足娘子的需求呢?而且学院里的课差两天没什么大问题,我都能自己解决。但是娘子,离了我不行。”

    他温柔的对上秦玥的目光,面容清隽如同新生泛光的杨树叶子,轻摇如舞。

    秦玥一头扎进他怀里,闷闷道:“不要,我才不是让男人松懈学业,忘情温柔乡的女人呢!我只是特别想你一天而已,又不是不能活,我自己能行的!”

    “好,这事咱们再商量。若是娘子想为夫了,大可直接说,我可以的!”

    这问题不能一直纠着,周恒先妥协,仍是好脾气的拍拍她。

    “恩。”小女人在他怀里动动,算是点头。

    一路到了临安镇,石青在许氏医馆门前停了车。

    秦玥拉着周恒下车。

    “要拿些药走,家里没药材了!”秦玥一边说一边进门。

    周恒自然地将门帘都掀着,让她直直走进去。

    初春风寒流涕者众多,一到换季就是如此,特别是幼儿。屋里单小孩儿就有五六个,都由爹娘抱着,也有不少别的年龄段的人。孩子生病不舒服就吵闹不休,哄了也没用,是以医馆内乱哄哄一团。

    秦玥拍拍周恒:“相公,人太多了,师父估计一人也忙不过来,我去帮帮他,你先在后面柜台歇着,好吗?”

    秦玥话声有点急,周恒浅笑轻抚她的手,温和道:“玥玥莫慌。你想帮忙只管去就好。需要什么药,说给我听,我去帮你取。”

    “你哪……”秦玥本想说他哪里认识药材,一想许氏医馆后面的仓库都是写着药名,遂将自己准备好的纸条给他:“就是这些,后院肯定是有人的,让他们帮你拿。”

    周恒微微点头,在她耳边道:“莫慌,就是给人看病而已,以娘子的能力,一会儿就能将屋里的人解决一大半。为夫等着你。”说罢,他还偷偷动作一下,轻啄在她耳垂上。

    秦玥那耳珠霎时便热了起来,偷偷红了几分,几不可查的点头,嗫嚅着:“知道了,你快去吧!”

    周恒笑笑,松了她的小手,缓缓去了后院。

    医馆里的人都认识他俩,知道那是许攸唯一的徒弟和徒女婿,对他们也都是客客气气的,礼貌有加。

    夫妻俩一进门许攸就看见他们了,手边一直有人,他也没说话,终于跟一个病人说完话让人去拿药,许攸让下一个病人稍坐,朝秦玥招招手。

    秦玥找了一凳子直接搬到他身旁,笑道:“师父,今儿我帮您老人家一把!”

    “恩,还算有眼力价!”许攸颇有姿态的点头,他在病人面前都是高大上的形象,估计也是为了保持自己的风度。

    说完话老爷子就开始为那位病人诊脉。

    秦玥轻柔着声音,朝离她近些的抱孩子的妇人招手:“幼儿患者都到我这里来吧,排队看诊。”

    妇人微微愣了一下,她本是看准了许攸的名声来的,小娃低烧好几天不退,就等着老先生给瞧瞧呢,这又换女的看病了?

    妇人犹豫的时候,已经有人先坐到秦玥对面,说起了孩子的症状。

    小孩儿体弱,尤其古代,一个风寒感冒都能要人性命,孩子生病大人别提多紧张了。有人看病就紧着往上赶,哪管什么经验老道,先看病先吃药,才能早点好!

    正为人把脉的许攸突然道:“旁边这妮子,是老夫唯一的徒弟,医术已经到位了,可以为大家看诊,各位放心。”

    秦玥轻笑,开始给那孩子看病,先问了大人数个问题,又看了小孩儿的眼睛舌苔,最后才把了脉。

    小孩是肠胃不适引起的腹泻和低烧,秦玥写了药方,均是清淡甜味的药。

    最后还道:“如果孩子不愿吃药,就用糖水送服,此药本就有蔗糖,不用担心药效流失。”

    大人十分感激,“谢谢大夫啦!我家孩子就是爱闹肚子,以前那苦药汁喝了就吐,多谢大夫思量周全!”

    “应该的。”

    秦玥又看方才那妇人:“嫂子,现在可否让我为您家看病?”

    妇人连连应声,不好意思坐下,说起孩子病情又换了焦虑神情……

    许攸不时瞟秦玥几眼,淡然的神情丝毫不显工作烦劳的愁态,反而闲适的很。

    秦玥当然能注意到他毫不遮掩的视线,这次许攸瞧过来的时候她就迅速朝他做了个鬼脸,舌头伸的老长了。

    许攸往后一缩,瞪眼低喝:“丫头你想当小狗呢?!这还不到夏天,没那么热,不用一直伸舌头!”

    秦玥瘪嘴,“师父您一直看我做什么?我变漂亮了?”

    许攸倒是很认真的想了下。

    “是变了,变的更傻气了!”

    “这么傻的徒弟你也敢让我给人看病?”秦玥闲闲跟他说着话,却是很温柔的对待下一位坐下的病人,恬淡可亲。

    屋里的人等的时间长了,知道这一老一少的大夫会不时的喷上几句,都不在意他们斗嘴的话了。

    “换另一只手看看。”秦玥温和道。

    病人微愣,反应过来,才知道是让换个手再把脉的,忙将左手搁上来。

    他的手搁上来后,秦玥手旁多了一杯冒着热气的水。

    抬头一看,周恒已经抱着一张温柔的脸站在自己身边了,他朝仰头的小女人笑笑,将手中的另一杯水放到了许攸手边。

    “师父喝茶。”男子声音低沉温润,面上浅笑未停。

    “好,还是徒女婿好!”

    许攸笑的慈祥,很高兴的接了茶水,顺便暖了下手。

    再有两三个人就看完了,周恒便安静注视着忙着的秦玥。看她动作轻柔地帮人看耳朵,按压腿,又慢语轻言说着病况,安慰病人,让人放宽心态才利于病情好转。

    微斜的日光恰好穿透窗纸落在桌面上,将秦玥的一双手映的如冰雕玉琢,指动中连阳光都跟着起舞。

    周恒静笑,指尖在秦玥的椅背上轻点,错落如檐下雨珠砸。

    “您慢走,记得七日后来复诊。”

    “记得了,谢谢闺女啊!”

    半百的老人缓缓到了柜台拿药,秦玥吐出一口浊气,端起那杯热水,轻抿了一口。

    “相公,咱们要的药都拿好了?”她扭头看身后的男人。

    “好了,已经装到车上了。”

    “又拿药?”许攸疑惑,“前不久不是才拿过?都用完了?你们那儿那么多人生病?”

    秦玥捧着那杯水,淡淡的将周家村的事儿说了。

    “本想着请师父帮忙看一下那人,但这些天生病的人本就多,就不劳烦师父……”

    秦玥面色平静说着话,许攸一甩袖打断她:“我就算不忙也不去!”

    秦玥微愣,木了脸瞧着他,不知说什么才好。

    许攸朝她翻了个华丽丽的大白眼儿,此间无旁人,他终于露了本性。

    “那种人不在老夫看诊的范围内!”他傲娇的瞟了秦玥一眼,喝了口水润了嗓子才道:“张家那两兄弟没跟你说过我看病全凭喜好的事儿?”

    “可您今天不是将病人都看完了吗?”秦玥不解,“除了我看的,一个都没落下!”

    许攸轻哼,“这些都是平民百姓,没有做我不喜欢的事儿,也没有趾高气扬,更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老夫当然要为他们诊治了!”

    “你说的那周秀?胁迫下人,威胁大夫,满口胡言,谎话连篇,还欺负我最爱的徒儿!徒儿能忍,师父不想忍,愿意咋死咋死。”

    许攸舒服的倚着软垫,畅快的吐出一口气,在射来的阳光中飘了须臾的雾气。

    “你说的那病三十年前我也见过,除了不按要求吃药和极重症状的人,其他都能活下来,现在都还活蹦乱跳的。你既有能力帮助你们村的那些患者,就做好预防,帮他们治好即可。旁的惹人厌烦招人恶心的人,死了又何妨!”

    许攸说着话,神情都是掩不住的厌烦,话毕将热水咕咚咕咚喝完,啪一声搁到桌上。转身,瞪着秦玥开始训。

    “知道什么是农夫和蛇的故事吗?蛇就是蛇,病了也是会咬人的!还傻好心的给她看病,治不好染一身骚……早死早超生,来世说不定还能投个好胎,管她作甚?!那女人,一瞧就是心思不正的!留在世间也是祸患!”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说的是声情并茂指手画脚,脸蛋都气红了。

    周恒淡然笑着,到他跟前帮他抚背:“师父消消气,此事我来跟玥玥说道就可,保准不让她受委屈。您也不必这样吼她,她自然是知道您心疼她的。”

    秦玥怼着两手指尖玩弄着,扁着嘴可怜兮兮望着许攸,脑袋半垂着,怎么瞧怎么让人心疼。

    老爷子轻哼,“把你的手给我!”

    “给给给!”

    这时候,让给啥给啥!秦玥急忙将手伸过去,立刻变回狗腿样儿,就差把舌头伸出来舔许攸两下了……

    许攸却是捏上了她的脉,轻捻着胡须,缓缓睁了眼,似笑非笑地瞥她。

    这目光,就像小时候偷了钱被家长发现要逼供一样,秦玥往后缩了缩,有点发怯。

    许攸扭头看周恒,却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儿。

    只被人看着,却憋着不说话,这感觉着实不太好。周恒笑笑:“师父……可是要与我说什么话?”

    “恩!丫头身子好的差不多了,你们可以将生娃的事儿提上日程了!”许攸突然畅快道,又细细瞧了周恒的五官,蹙眉摇头,仿佛他生了什么大病一样,“啧啧,瞧给你憋的!鬓角都长火疙瘩了!”

    “……”

    周恒僵僵的远离了许攸,凑近秦玥身边,轻碰了碰她。

    许攸继续笑的揶揄:“以后就多释放释放,皮肤就好了!还能尽早生娃,我也抱抱你家小娃儿,往至炎玩玩儿!”

    秦玥尴尬的挡了脸,他都不知道,她徒弟已经借着酒劲儿跟他徒女婿来了一回了……

    许攸瞧着二人,脸庞红光,精气神儿十足。

    秦玥无语加挫败,抹了抹额角的汗,起身攥上周恒的手腕。

    “师父您老人家自己乐呵吧,我们的事儿已经说完办完了,这就走了啊!您继续做梦!”

    “嘿,妮子,我哪有做梦?你们成亲这么久,是不是该要孩子了?别说你不愿意,不生你对得起周恒吗?是不是周……”

    许攸没说完最后一个字儿,两人已经一起窜了出去,周恒是掀门帘的帮手,秦玥是拉人走的主凶。

    “男女之事不就是那样儿,有什么好害羞的?”许攸坐下,望着窗外的大好日光嘀咕着:“徒弟害羞就害了吧,周恒还羞,大男人的,谁不想温软香玉在怀……”

    拿药伙计捂嘴笑。就您敢不知羞耻地跟人说这事儿吧,旁的人说这些,敢这样喊着?不都是偷摸小声儿咬耳朵吗?

    坐到车上,秦玥郁闷的不说话。任谁碰见这种,见一次说一次房事什么的事儿,都不能受得了好吧!

    周恒却是安安静静浮着轻柔的笑,心里不知想的什么。半晌过去,突然将秦玥往自己怀里一拉,让她横坐在自己腿上,笑的一朵花儿一样瞧着她。

    秦玥瘪嘴,伸手捂住他的眼。

    “笑什么?瞧什么?要笑我在身体没好的情况下猴急的要了你吗?”她声音软软的,有点点的羞愤,但多数的语气还是撒娇。

    “不是的玥玥。”

    周恒将她的手拿下,动作轻柔,露出来的轻粉的唇仍是半含着笑。

    “为夫是庆幸你身子终于好了。日后再多温补着,冬日里就不必再手冷脚冷那般怕冻了。”周恒轻轻说着话,柔和笑着,抚上她的脸庞,“娘子日后再有月事,也不会再受痛楚折磨了。”

    以正常男人的思维,此刻该想着——啊,终于可以开荤了!太棒了!不用再过看得见摸得着吃不到的日子了!之类的东西。

    而秦玥,却被拥着自己的男子这样体贴思虑着。醇柔的男声落后,她的心房都在微微颤动,是那种火烤着,热气直往上冒,将轻飘的物体吹的飞天的轻颤。

    他是要有多爱自己,才会在许攸说过那些明显戏弄的话后,还一心感慨着自己身体恢复?

    “如今生意渐渐也多了,村中事,家中事,娘子操劳的够多了,不该再受身体上的病痛。”周恒笑容淡了些,透着丝丝的歉意:“为夫不能每时每刻陪在你身边,真的是,让娘子一人担的太多了。”

    秦玥突然就笑了:“傻相公,你又说什么呢,谁做不一样?我们只要过的快乐就好,不分彼此!”

    周恒启唇还要说什么,秦玥又扬了灿烈的笑,勾着他的脖子妩媚道:“来,让爷亲亲!”

    秦玥轻轻吻上周恒时常温柔对自己笑的唇。没有多余的动作,只静静停留在他唇上,感觉他清浅的呼吸,他清冽的像阳光像冬雪的味道,以及,像他的心一样温和温暖的唇上的柔软。

    “真是甜美到可爱的家伙!”

    秦玥退下,扬眉,挑上他线条深刻的下巴,粗声粗气冒出这么一句。活像个吃光准备抹嘴走人的强盗。

    周恒被她逗笑了,笑容明朗,似雨后阳光,万丈剥离云层,一齐投射而下,浩瀚而温柔。

    “为夫本就是你的,玥玥大可任意品尝!”他有点为难的望望车顶,又慢吞吞加了一句:“但要先回家!”

    秦玥笑弯的眸子瞬间睁大,正面朝他吐舌,狠狠哼了一声。

    “我有那么欲求不满吗?”

    周恒微微挡了她的口,偷偷指指车帘,示意石青可以听到两人的谈话。

    秦玥闹了个大红脸,又乖乖的在他耳边道:“回来让石心给他做个耳塞带着!”

    周恒好笑地拧了她的脸:“那样一来,有事再叫他岂不是也听不见了?馊主意!”

    秦玥扁嘴,闷气瞅了周恒一眼,趴在他肩头不再动了。

    周恒抱着她,虽有重量坐在自己腿上,但仍是十分开心的样子,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上了。

    他心中的一件大事终于算是解决了!

    半晌,秦玥突然又微微抬了头,轻声道:“相公,阿正一直说想要个侄女。你觉得呢?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女儿啊!”周恒毫不犹豫,“想你一样美丽又可爱,粉嫩嫩的乖女儿!”

    “为什么?你不想要儿子吗?一般的男人都会希望生儿子的,可以继承香火。”秦玥歪着脑袋问他。

    “女儿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周恒不假思索,面色郑重。

    秦玥微愣,怔了满眼的熏热,抿了抿唇,轻轻笑了下。

    “可是我想要儿子怎么办?”

    周恒也呆呆想了下,温润的眉眼浸在沉静的思索中,终于,他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那……就生儿子好了。”

    周恒在她面前一向是无原则的妥协。秦玥却不知是气的还是乐得,直拍他的肩,晃着身子拽他的衣服。

    周恒忙紧抱住她,皱眉不解,刚想问她到底想要儿子还是女儿,就听秦玥有些崩溃的声音。

    “你不知道这世上还有龙凤胎,还能生二胎的吗?”

    ------题外话------

    演讲学的期末考试写的就是呼吁光盘行动的演讲稿,今天写进书里面啦~

    另外,我还想趁这几天把洞房给写了,让我想想怎么写,怎么给你们看……

    天好冷啊,大家注意身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