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重生之悍女青叶 > 第九百一十六章 疏离与变化

第九百一十六章 疏离与变化

推荐阅读:极品小农场奥特曼战记修真聊天群末日刁民小农民修真侯府商女活人回避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抗日之兵魂传说女帝直播攻略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www.800xs.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滕王爷就那般被雷劈了一般僵在原地,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漫上了天灵盖。

    以前,他见着这个觉得没有教养。如今脑子里那道想法一打通,便怎么看那孩子怎么都觉灵气逼人。聪慧的紧。这会儿听得孩子直接一句,他这心里都颤了一颤。

    沐元香眉头轻蹙,仿佛有着万种风情。丝毫不似往常那般说话靠吼,动手便是揍的模样。如今她的一腔柔情都给了一岁半的昕哥儿。“昕哥儿不许胡说。”声音轻柔,但昕哥儿却最是怕她。

    沐元香虽然不喜他,但这个孩子却是不能再大庭广众下落他面子的。若是背上不孝的名声,只怕昕哥儿也毁了。

    昕哥儿抿着粉嫩的嘴巴,“惹娘娘哭,不喜欢。坏人。”昕哥儿瘪瘪嘴,委屈的很。

    “不怕啊不怕啊。舅舅抱。”沐老爷心疼极了,虽然想瞪一眼妹妹,但又觉得舍不得。便知回头瞪了眼面色雪白的滕王爷,伸手便把孩子抱在了怀里。

    昕哥儿说话早,嘴巴又利索。甜甜的喊了好几声舅舅,还两边吧唧了好几口。

    众位大臣看着这突然上演的一幕认亲,再看看一边是伶牙俐齿聪慧过人的孩子,还有个娇媚动人的美妇人,再看看滕王爷那如遭雷击孤身一人站在那里。这对比不要更强烈才好。

    “香儿。你是香儿?你真的是香儿?”滕王爷踉跄一下差点摔下来,却也眼神直直的看着沐元香大变了模样的面容。这张脸,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回忆里。

    沐元香微微一侧身,便躲开了滕王爷。眼里满是疏离和嫌恶。看着滕王爷一身狼狈,满脸颓废,突然轻笑一声。似乎是对自己这十多年瞎了眼的嘲讽。

    曾经的沐元香,从第一眼开始便对着滕王爷倾心。眼中从来都是闪着星星,眼中是有那一人。便是娇蛮天真,却也只是对着那一人,得来的兴许是太过容易,滕王爷却从未珍惜过。

    如今瞧着她,脊背仿佛跟刀鞘一般笔直,眉眼间还能看出曾经的坚毅,但眼中却再也没了柔情。看着他的眼神,似乎是一刀一刀剐在他的心上。他不知道自己记住的,是曾经回忆里的那个人,还是后来一身臃肿,霸道又强悍的把他从各个青楼里抓住来的她。

    滕王爷见得面容大变,连性格秉性都变了的她,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仿佛那颗一直徘徊了许久的心终于安心。

    “王爷,还望保持距离的好。民妇洁身一人,可不想沾惹上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沐元香毫不掩饰的鄙夷。

    便是皇后也微微愣了一愣。她对沐元香的印象,还停留在这十多年的付出上。沐元香,因着对滕王爷的一腔爱意,名声几乎传遍了京城。但不论是曾经的离家,还是后来的彪悍。留下的,都不是什么好结局。

    皇后是女人,既羡慕她为爱的决绝,又同情她如今的遭遇。

    “这便是曾经的沐王妃,当年这旨意还是圣上亲自下达的呢。”皇后笑着替皇帝解释。

    皇帝想来是知道沐元香这个名字的,但从未见过真人。只不过那大概的外形还是听过,此时见得站在两个极端的模样,皇帝也多看了一眼。

    “朕倒是还有几分印象,如今看来,朕这婚可赐错了呢。”皇帝轻笑了一声。看了眼他这弟弟,想着他后院还有个绿帽子的女儿,再看看如今血缘正统的昕哥儿。对于那弟弟,真是不知说什么好。

    皇帝也明白莫青叶这兜兜转转一通到底是想干啥了。这是要亲手断了他这弟弟的念想呢。

    “圣上洪福,是民妇福薄享不了。如今有了孩子,便是民妇最大的期盼了。”沐元香盈盈一浮身,那雪白的裙角微动,倒是好比二八年华的小姑娘一般灵动。又多了些美妇人的妩媚。

    滕王爷眼中一亮,身形颤了颤,语气都有些颤抖。“香儿,这孩子是我们的孩子对不对?是我们的孩子?!我们有孩子了!!!”滕王爷语气提了又提,几乎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雀跃。

    沐元香猛的一转身,毫不遮掩眼中的厌恶。“王爷,我们已经和离了。这也不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在府里呢。”沐元香冷笑一声。只怕她这辈子都记得,他竟然为了那个女人,差点亲手折煞了自己的亲儿子!!

    “当年赐婚是圣上赐的,和离可是也过了圣上之手。滕王爷莫不是后悔了?王爷这心倒是挺大,都有了乖巧可人的女儿了。还争什么可怜兮兮的弃儿呢。孩子福薄,也活该没爹。哎。”莫青叶讥讽了一声。当年那和离书可是送进宫了的。现在看着媳妇儿漂亮了,儿子聪慧了倒是想反悔,哪有那么好的事儿。

    滕王爷被她刺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嘴唇颤了好几次,都堵在嗓子里差点说不出话来。

    只是眼中带着急切的看着沐元香,死死地盯着沐元香,“他有爹,有爹!谁说他没爹!”滕王爷怒嚎了一声。

    之前他还骂过昕哥儿有人生没人养呢,此时想来,却是跟针扎一般。

    “他爹早就死了!从他出生的那一刻,便死了!”沐元香声音微低,但满是狠意。眼神犹如利剑一般看向滕王爷。滕王爷浑身一震,便猛的后退一步。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她,他从未见过。滕王爷心底一片冰凉。

    从沐元香的出现,再到曾经大舅子的出现,再到昕哥儿。滕王爷几乎这心里就从未平静过。心里不停地翻滚翻滚。

    当时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怎么会签了那和离,当年沐元香毅然决然的跟着他远离京中优渥的生活,他是动过心的。

    后来,他失落,他颓废。几乎这辈子最窝囊的时候全被这个女人看光了。他在她面前又总是抬不起头来,更何况,还有那女人那般沉重的爱意。直到后来皇兄继位赐婚,他才真正对沐元香添了膈应。

    他的一生的苦难都源于祥武帝,祥武帝的赐婚让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摆脱不了皇兄的摆布。心里对沐元香更是不喜。

    和离后,他觉得自己该高兴的。至少他以后可以喝花酒,可以得到自由。再也不会被人指指点点说那便是沐元香的滕王爷。可和离后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似乎一夜之间,什么都不对了。(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