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高天之上 > 第172章 顶座之血 (4800)

第172章 顶座之血 (4800)

800小说网 www.800xs.cc,最快更新高天之上 !

    一场暴雨让通向雾纱港官道被积水充满,整个山间峡道都变成一条临时的河流,奔腾的污浊河水中甚至能看见周边山林中的野兽尸体和漂浮的树木,就算是水生魔兽在这种情况下也很难渡过。

    驾驶的司机都囔着早就该买最近这些年出现的‘两栖车’甚至是‘炼金飞车’,免得一遇到意外情况就走不通路,但他也乐得休息几天。

    雾纱港官道原本不是这样的,是前些年的一次地震让一旁的普修河改道,官道所在的峡谷又塌陷了些许,所以才会在下雨天变成如今这幅奔流不息的模样,让许多旅客和冒险者被拦在此地。

    隐藏身份,进行隐秘调查的维尔德·埃伦,也即是埃伦侯爵也是被堵住道路者的其中之一。

    看着车窗外翻腾的阴云与雨雾,耳畔回荡轰鸣不断的雷声,最近诸事不顺的埃伦家族家主不禁有些出神,在想自己这一生是不是做错了许多事情,所以才总是会这么倒霉。

    这位面容俊朗,完全能想象年轻时俊美容貌的中年贵族想起了自己年少轻狂时的一幕幕。

    被欲望冲昏头脑,与表妹在家中的背德之行;明明知道自己的家族内部麻烦一大堆,仍然不思考后果地娶爱丽丝为妻;明明爱着妻子,却因为对表妹的愧疚和欲望仍然出轨,之后又没有道歉,反而是出于一种自暴自弃,坐视自己的妻子与自己的弟弟私通……

    然后,便是妻子的逝去,与第二任妻子阿芙丽娜的婚姻,自己的小儿子……那个明明什么错都没有,可自己却一味地将心中的抑郁转移到他身上,忽视漠视,甚至敌视的孩子。

    依森嘉德……

    或许的确是他活该吧。对不起表妹,对不起爱丽丝,对不起帕特里克,对不起依森……

    但其实这些都还好。

    对于帝都贵族来说,这些事情就算再严重三四倍,最多就是茶余饭后的笑谈,埃伦家族里面的八卦假如就这么点分量,甚至不会出现在贵妇们私下的聊侃中,因为这实在是太无聊常见了,不值得半点说道。

    糜烂?混乱?其实并不是如此……贵族的生活其实非常讲究自律,不自律的人根本无法修行升华技艺,也无法成为强者。不是强者,就不能是贵族,倒不如说,第二能级需要的‘思维模式’就彻底将浑水摸鱼和得过且过的混子给筛选掉。

    帝都贵族不在乎,是因为真的无所谓。

    族内结合,本就常见。追求所爱,也不算错。感情问题,私人道德。

    至于最后的漠视子女……

    说实话,泰拉大陆能当好爹妈的人没几个,贵族里面更是难找,这都要谴责的话,很难想象这诘问要波及多少人。

    外人其实根本无所谓埃伦家族这点‘司空见惯’的小波澜,但维尔德侯爵本人反而心思复杂。

    这次前往阿特兰养殖地,也算是他特意申请而来的‘审核任务’,除却表面上的‘审核阿特兰养殖地的圆环情况’外,他还将暗中调查瑟塔尔皇室内部的计划。但与此同时,他也打算趁这个机会,离开北地一段时间,享受享受清静。

    尤其是,他已经查明白……发生在自己家族身上,以‘依森嘉德’为载体的那个实验计划,居然并不是阿克塞尔时代发起的实验。

    那是发生在七十多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他还没多大。那一带的埃伦家族家主……是叫安泊?还是叫艾默?反正大概是自己的曾祖父吧。维尔德其实不太记得自己爷爷向上的先祖的名字,他在那时就与那位黑暴君合作,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自己这位后辈就连猜都无从猜测。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不过现在,他却找到了些许端倪……皇室之血与蚀光炼龙之血融合,并达成完美的平衡,太阳神鸟的烈炎之血埋藏在蚀光炼龙的黑暗中,积蓄着自己的力量,也让原本只能借助其他生物的力量进行升华的寄生之兽首次展开了不需要寄生的自我升华……

    瑟塔尔皇室与埃伦家族的合作,可以提升埃伦家族血脉传承的本质强度,而太阳神鸟血脉的深度结合,更是缔造了一个可能。

    依森嘉德如若有机会成为第四能级巅峰的强者,他甚至拥有权利……

    成为,皇帝的权利。

    【顶座】的权利。

    世人常言,第五能级的强者是这片天地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们掌握了宛如神明一般的力量,可以肆意改造世界,端坐于大地的顶座之上,俯瞰人间国度的兴衰起落。

    但,所有血脉真形传承曾经有抵达过第四能级巅峰,亦或是曾经出过第五能级强者的大贵族家族……就都知晓一件事。

    第五能级,并非是真正的顶座。

    第五能级,和【顶座】并不能画等号。

    第四能级,其实就是魔药所能抵达的极限了,它只是一把升华之道的钥匙,非得是源质灵能融汇一体,以太之躯锻铸完毕的强者,才能从魔药的钥匙中发掘出自己的道路,进而一步一步完善以太真形之躯,也就是所谓的‘以太真身’。

    而以太真身完全铸就,完美无缺的那一瞬间,他们就能摸到第五能级的边缘。

    那个时候,他们就可以被称之为‘半个第五能级’。这些半个第五能级,便能通过武器,道具,科技,埋伏以及各种手段,尝试去获得那些第五能级魔兽,那些古老而强大的古龙们的素材,汲取她们不可思议的力量,将自我也彻底转换成超越极限的非凡存在。

    但是,无论成不成功,这些半个第五能级,都没办法成为真正的‘顶座’。

    因为,这些力量,终究都是夺来的战利品……即便都吞咽下腹,即便全部都化作自己的力量,但却未必能契合自己的‘心’与‘灵能’。

    真正的顶座,需要一种本质的蜕变。

    源自于自己的,让自己成为此世独一无二的超级生命的,蜕变的种子。

    飞焰地将其称之为‘至高传承’,甘特瑞格姆将其称之为‘寻天之愿’,学识之都认为它是‘超越之种’,延疆认定那是‘神火’,远岸岛在最古的典籍中留下了‘心渊’的记录。

    瑟塔尔帝国将其称之为‘山巅’,迦南摩尔认为那是‘万物契约’,苍天王庭没有为它取名,但是他们国家的名字就已经将‘苍天’两字概括其中。

    天启……始源……长歌……

    它有许多许多名字,但不变就是,泰拉大地之上,有十一个大势力始终没有断绝过第五能级强者的传承,他们最衰弱时都一定会有一位第五能级的传承者存在,而且那位强者一定是强大到一个人就足以断绝其他国家全面战争的心思,可以威慑全泰拉的至强者。

    名为【顶座】的存在。

    【顶座】是可以传承的,也是最强大的第五能级。

    但成为顶座,需要的并非是学识和努力,而是最简单也是最稳定的‘血与灵魂的资格’。

    类似的血。类似的灵魂结构。因为前者更加简单,所以便形成了以血为核心的庞大势力。

    皇室和王血的血不会轻易外流,尤其是蕴含着那璀璨光之钥匙的血,更是不会被轻易送出,因为那可能就会缔造出可以争取顶座之位的存在。

    可是……

    “阿芙丽娜……”

    心中长叹一声,维尔德心中坚定下来。

    借着大陆各国的目光都汇聚在迦南摩尔的异种研究院大遗迹,他将要前往家族密录中记载的阿特兰养殖地,前往那据说保存的最为完好,已经完全开发完毕的‘前纪元遗迹’中,寻找可能的真相。

    那里,曾祖父曾与黑暴君进行了第一次联手实验……与此同时,那里隐藏有最初的‘顶座’之秘。

    那里或许有着些许真相。

    至于自己的孩子,依森嘉德……他就在这个世界风云的最中心。

    迦南摩尔半月湖的前纪元文明遗迹——他在走自己的路。

    也样也好。

    他将会成为十八岁之前的第二能级,他将会成长的很快,比自己还快许多倍,他有着皇室的血,他……有成为皇帝的资格。

    虽然这一代轮不到他,三位皇子皇女都是英杰,之后也有其他备选,但依森嘉德的确握着那把钥匙,所以才会被瑟塔尔皇室的那些怪物,那些有着人躯的皇子皇女看重,视作真正的‘亲人’。

    “而我,却算不得一位父亲。”

    维尔德侯爵看向窗外,凝视着天边翻滚的阴云。

    雨势渐歇。

    尹恩坐在尽灯家大宅实验室外的大厅中,四面墙壁上的全息投影让他仿佛置身于世界树之都外侧的高空,此刻正是一场大雨席卷原野,漫天雨云翻滚,更有雷霆电弧在云层间穿梭。

    这都是真实的——在世界树之都的第十层,也是最低的那一层,是可以看见这样的雨云的。但更高的其他层根本看不见最常见的那些积雨云,至多也就看看位于大气层中层区的夜光云。

    为了满足王血和富人们体会自然的奢侈欲望,便有了全息投影墙这种东西……和帝都中层区的那些草原投影雨林投影没什么区别。

    甚至就连地球也差不多,尹恩也还记得,自己在轨道殖民城进修的时候,外面的隔离墙也都在投影地球上的景色,两个星期一轮换,他那时候还会兴致勃勃地将这些投影出来的景色做记录比较,准备日后回地球时去真实的拍摄现场看看。

    但现在,在泰拉,迦南摩尔,他却没有这个心思。

    比起这些普通的好奇,尹恩更加在乎自己友人的进阶顺利。

    “你肯定能成功,我看见的是一片坦途。”

    这是依森嘉德准备去服用魔药前,尹恩用预知视界预言后的道出的结论——但即便是没有预言能力,他也相信自己的朋友肯定可以轻松迈过这一关卡。

    唯一的问题在于,这‘成功’需要多长时间?

    “我都忘记了。”

    在大厅中等候着,尹恩心中叹了口气:“不是谁都是我,有银色芯片辅助,服用魔药后半小时内就能调节好全部源质,将自己体内的源质结构收拾的井井有条……这显然不太现实。”

    即便是天才,想要完全掌握自己服用魔药后的全新能力,且让自己的身体适应升华后的躯体,也需要一两天左右的时间,但这也是最快速度,平均时间是四五天左右。

    而后天便是一行人出发前往半月湖的日子,当然,针对遗迹的探索还没有这么快,但如果能早点掌握好能力,也就有更多的时间针对探索行动进行规划。

    “你们当初进阶第二能级,掌控自己的能力,花了多久?”

    想到这里,尹恩询问在场的其他几位朋友。

    “大概两个星期左右。”歌赛大师坦然说出了一个比较长的时间,他在升华技艺方面虽然有天赋,但并不像是炼金术这方面卓越。

    “大概……四五天?”精灵少女用手指点着嘴唇,皱眉回忆,说出一个时间。安法有着龙血与龙魂,却并非是完全的真龙,她的进阶和一般的人类与真龙不一样,无论是难度还是力量强度都大不相同,四五天已经是非常极限的数据。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希欧非常有气势的回答,这的确非常希欧。

    说实话,纯血真龙进阶第二能级可能就是睡一觉的事情,至于这一觉有多长时间……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尤其是希欧年幼时肯定经历了许多折磨,她不知道反而正常。

    “尹恩,你花了多长时间呀?”此刻,希欧也反问过来,她双眸闪闪发光,一脸好奇,而无论是安法还是歌赛大师都好奇地转过头。

    希欧和安法知道尹恩是临阵突破,在生死危机下,掌握自己源质的速度下会加快,所以好奇尹恩究竟有多迅速,而歌赛大师知道尹恩早就进阶了第二能级,他想要听听尹恩说出的是不是真实的数据。

    “两天。似乎不到,一天多吧。毕竟我是先知,我早就做好了最完善的准备。”

    尹恩不想对朋友撒谎,但他也知道说‘半小时’这种话反而不会被相信——问别人花了几天时间才写完毕业论文,结果来一句‘半小时’,那真的是会被人翻白眼的。

    “了不起啊。”

    安法赞叹道,虽然尹恩说的时间完全是极限数据,但先知不就应该这样吗?而希欧也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已经很不错了,真厉害呢,尹恩!”

    白发少年斜眼看向红发龙女……希欧这家伙,显然是根本就不懂这方面的常识吧!

    如今依森嘉德已经进入实验室五小时,这比预料的时间要长,就连准备的庆贺午宴都已经推迟成了下午茶甚至是晚宴,但尹恩能确定,对方的气息非常稳定。

    甚至……有一些古怪的‘强盛’!

    ——蚀光炼龙的传承有这么强大吗?这源质波动,也就比我进阶不动坚城第二能级时差一点点吧。

    眯起眼睛,尹恩双眸中的水色光芒一闪而逝。他若有所思地想到:“看来,依森的血的确非同凡响……当初在第一能级时就有不少异能,如今进阶第二能级……肯定又解开了一部分全新的能力。”

    尹恩回忆起了,依森嘉德在南海大迷宫中,用血展现的种种异常……虽然绝大部分都能用蚀光炼龙的能力来解释,但是那异常,远超一般第一能级杀伤力的血火之鞭,以及可以妨碍以太武装子株运转的‘强权限’,都难以用埃伦家族不受看重的次子这一身份来解释。

    异常点……显然在瑟塔尔皇室,也就是埃伦夫人,阿芙丽娜·埃伦身上!

    “有时间,等依森去霞辉领时,该让他配合一下实验了。”

    如此想到,尹恩甚至有些心疼当初自己用来作为充能水枪弹药的依森嘉德之血——现在看来,那些血可是价值千金啊,居然就被他随随便便的消耗掉了!

    不过问题不大。毕竟,血没了,人还在。

    而就在此时,随着尹恩与安法同时抬起头,实验室的门微微打开。

    一脸虚弱,但浑身气势却陡然一变的金发少年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对不起,让各位久等了……”

    已经成为第二能级,双眸都更加深邃的依森嘉德微笑着对众人抬起手:“因为出现了一些预料之外的意外……所以迟了一点完成。”

    “还有,尹恩。”

    打完招呼后的第一时间,金发少年便立刻小声地呼唤自己的友人:“有时间吗?我有些不知道怎么说的问题……”

    “你能过来帮我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