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讨逆 > 第1253章 城破

第1253章 城破

作者:迪巴拉爵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800小说网 www.800xs.cc,最快更新讨逆 !

    城墙垮塌时,杨略正好在边缘,他勐地跃起,单手在边缘撑了一下,身体掠过这一段垮塌的城墙。

    城下,刚立下大功的撞车也被淹没了,幸存的几个叛军不顾灰头土脸,回身冲着中军高呼。

    “万胜!”

    中军,南疆军归德郎将陶松冷冷的道:“攻城!”

    大旗摇动。

    “攻城!”

    呼喊声中,大半由异族组成的叛军呼啸而来。

    前方的叛军抬着木梯,神色狰狞,跑的飞快。

    “放箭!”

    杨略喊道。

    城头箭如雨下,但比前几日稀疏了许多。

    几日的攻防战打下来,守军死伤惨重。

    “油锅端过来。”

    油锅端到了垮塌产生的缺口处,下面一发弩箭射上来,一个端着油锅的军士中箭倒下,顺着豁口坡道往下滚落。

    油锅摔在地上,锅中的油勐地飞溅起来,周围的军士惨嚎着,有人慌不择路的跟着掉下去,有人往后退,直至从另一侧摔入城中。

    一个军士放开捂着脸的手,问杨略,“杨先生,我的脸还好吧?”

    这个军士这几日都跟着杨略,闲暇时说自己准备成亲了,未来的妻子算是青梅竹马,二人情谊深厚。

    杨略看了一眼。

    那张还年轻的脸上,大块大块的皮消失了,剩下的地方就像是被油炸过一般,泛着熟肉的颜色。

    “还好!”

    杨略点头。

    军士伸手摸了一把。

    低头看看手。

    “啊!”

    凄凉的惨嚎声中,叛军来了。

    一个个叛军顺着豁口的坡道往上攀爬。

    “放箭!”

    箭失不断射杀冲上来的叛军,但更多的叛军涌了上来。

    “我曰尼玛!”

    那个被毁容的军士举刀冲了下去。

    他就像是个无敌的勇士,一路冲杀到了坡道之下。

    随后,被叛军淹没。

    那个等待心上人的少女,想来此刻依旧在憧憬着他立下军功,回来迎娶自己吧!

    杨略默然看着这一幕。

    “杀!”

    一个叛军冲了上来,冲着杨略一刀。

    杨略轻松避开,反手一刀把叛军斩落城下。

    那张异族人的脸,让他有些神思恍忽。

    当年他在元州看护杨玄时,曾和那些异族打过交道。

    彼时的南疆异族虽说凶蛮残忍,但对大唐却很是恭谨。

    从何时开始,他们也敢冲着大唐龇牙了?

    杨略后续去了南周,怎么想不明白,怎地十年间,这个天下变化如此之大。

    “杨先生。”

    金勇气喘吁吁的提着横刀过来,“敌军上来了。”

    杨玄回身看去,右侧百余步之外,城头已经失守了。

    “夺回来!”

    杨玄喊道:“跟着老夫来。”

    数十军士跟着他跑过去,只见刀光闪烁,叛军无人能敌。

    可这里消停了,别处又被突破。

    和叛军时常厮杀不同,黄州守军是地方戍守军队,少历练。若非杨略在,三日前就被破城了。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使君,守不住了。”一个将领满脸是血跑过来,“撤吧!”

    “撤哪去?”

    金勇问道。

    将领说道:“敌军人马也不多,围不住咱们,突围出去吧!”

    “黄州城呢?”金勇说道。

    将领目光闪烁,“回头再夺回来。”

    “去,杀三人,老夫便宽恕你的罪责!”金勇指着前方。

    将领一怔,随即掉头就跑。

    “杀了他!”

    金勇喊道,可身边的军士却没动。

    金勇大怒,提着横刀准备去斩杀此人。

    只是一刀,他就被震倒了,那将领举刀狞笑,“耶耶不想死,明白吗?”

    “守城有责!”金勇怒道:“你可对得住陛下!”

    “都特娘的要破城了,谁对得起谁啊!”将领挥刀。

    金勇闭上眼睛,就听到噗的一声,接着满脸湿热,一股子腥臭味冲的他想吐。

    他睁开眼睛,发现是杨略救了自己。

    杨略说道:“让州廨的官吏,但凡能使动横刀的,全数上城头。”

    “好!”

    趁着敌军这波进攻退却的时机,州廨的官吏们上了城头。

    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吏也来了,杨略蹙眉,“你来作甚?回家去!”

    老吏抬头看着他,“老夫当年杀敌时,还没你呢!怎地,看不起老夫?”

    杨略说道:“老不以筋骨为能。”

    “回家吧!”金勇叹道:“你这是何苦?”

    老吏说道:“老夫吃了大唐一辈子俸禄,临老临老了,没想到还遇到了反叛。那些粮食也该吐些出来了。”

    第二波进攻中,老吏冲杀在最前方。

    他斩杀了两个叛军,随即双腿被斩断,倒在地上。

    一个叛军手持长枪,从他的小腹刺进去。

    老吏反手抓住叛军的腿,用力拉倒他,喊道:“老夫无愧大唐!”

    一只铁锤砸下来,那只苍白的头颅勐地迸裂,唯有一只眼珠子还在眼眶内,认真的看着杨略。

    “是!”

    杨略认真的道。

    当年宣德帝在位时,大唐的官吏还以报效大唐,报效君王为荣。义之所在,义无反顾。

    多少年了,他终于再度看到了当年的那股子铁铮铮的男儿气。

    来自于一个老吏。

    他抬起头,发现前后都有一队叛军正在冲着自己这边冲杀。

    “这几日都是那人在四处奔走指挥救援,否则黄州城早已被破。”

    大旗下,一个将领指着城头上的杨略对陶松说道。

    “下官令两股悍卒夹击此人,另外,还有两个神箭手带着弓箭在边上伺机而动。”

    “必杀之局!”陶松点头,“我要他的头颅。”

    将领笑道:“那他的头颅就是陶郎将的了。”

    陶松冷漠的脸上多了一丝不满,“快一些!”

    城头上,两股悍卒在夹击杨略。

    “杨先生。”

    看到杨略被围在中间,金勇不禁绝望喊道:“休矣!是老夫误了先生!”

    在另一边的何聪也看到了这一幕,却叹道:“藏不住了。”

    呯!

    一个叛军从人群中飞了起来。

    呯!

    接着又是一个。

    包围圈的中间,叛军不断飞出来,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惊骇之色,仿佛自己围住的不是人,而是一头洪荒巨兽。

    彭的一声,几个叛军倒飞出去,撞到了刚爬上城头的同伴,尽皆掉落城下。

    刀光连续闪烁,那些叛军纷纷倒下。

    最后一个叛军手握横刀,颤抖着,惊惶的一步步往后退去。

    弓弦声响,两支箭失飞来。

    杨略挥手。

    就像是驱赶苍蝇般的弹飞了两支箭失。

    “啊!”

    那个叛军吼叫着,竟然转身就往城下跳。

    他宁可摔死,也不肯面对这个怪物。

    “天神!”

    这几日金勇目睹了杨略的指挥,惊为天人,更是对杨略的修为赞不绝口,觉着这位先生就像是一头勐虎。

    “老夫莫不是眼花了?”

    这位先生哪里是什么勐虎,分明就是一头巨兽。

    勐虎遇到他也得跪了。

    全程目睹了这一战的陶松面无表情的看着将领,“这便是你的布置?”

    ……

    血腥的一天厮杀结束了。

    杨略站在城头上,看着夕阳下远去的叛军。

    斥候在远处冲着城头指指点点的,虽然看不清神色,可却能感受到那股子猖獗的气息。

    “杨先生。”

    一个小吏近前行礼,“使君请您去一趟。”

    杨略回身,小吏抬头,恭谨的道:“使君令人弄了酒菜。”

    “老夫这便去。”

    杨略颔首,随即顺着台阶走下城头。

    一队队民夫迎面走来,他们将去修葺城头。

    “这人是谁?”

    一个民夫见杨略身边跟着小吏,姿态从容,难免好奇问道。

    带着他们的军士的说道:“这位是杨先生,这几日若非他在,黄州城早已陷落了。”

    州廨。

    大堂内。

    金勇举杯,感慨的道:“那一日老夫听先生说的那番话,觉着正好对了老夫的胃口。石忠唐此人,便是个野心勃勃的狗杂种。

    老夫一时兴起,便想着邀请先生为幕僚。本以为先生是饱学之士,可如今看来,先生不只是饱学之士,修为更是卓绝。这一杯酒,老夫敬先生。”

    杨略举杯喝了,“使君过誉了。”

    “老夫也不过问先生的来历,就想问问先生,黄州城,可能守住?”金勇眼中闪烁着期冀之色。

    杨略默然片刻,“两日。”

    “这样啊!”金勇眼中的光彩消散。

    “其一,将士们少了厮杀历练,而对手却是百战之士,不是对手。其二,守军人太少了些。”

    “当初老夫也曾建言增加黄州守军的人马,彼时石忠唐还是节度副使,他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那个狗东西,想来那时候就在打着谋反的主意。”

    二人默默喝酒。

    “是老夫拖累了先生,若是城破,先生可自去。”金勇有些微醺。

    “好!”杨略点头答应了。

    ……

    第二日,攻城战越发惨烈了,叛军多点开花,守军苦苦支撑,仅存三成。

    士气不行了。

    下午,叛军远去。

    杨略摇头,“明日,是最后一日。”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何聪寻到了他,“咱们何时走?”

    杨略说道:“明日。”

    “明日?”

    “对,明日。”

    ……

    第二日,大概是知晓今日黄州城守不住了,守军迸发出了令杨略也有些愕然的勇气,竟然在上午出色的压制住了叛军。

    可勇气来的终究太晚。

    守军人数太少,以至于城头处处被突破。

    下午,当一员叛将率领预备队冲上城头时,杨略知晓该走了。他下城找到了金勇。

    “金使君,走吧!”

    这几日金勇的果断令杨略印象深刻,他想着若是为杨玄拉个臣子也不是坏事。

    敌军不断涌上城头,守军在节节败退。

    金勇站在大街上,微笑道:“当初来黄州时,老夫说,若是不把黄州弄出个模样来,老夫便不走了。故而哪怕和石忠唐闹僵了,老夫依旧不肯离去。如今,黄州城破的模样羞煞老夫。老夫,不走了。”

    杨略看着他,“你尽力了。”

    “走吧!”金勇说道:“老夫有一事委托。”

    “你说。”叛军已经冲下来了。

    “黄州大概是石忠唐破的第一州,其后叛军将会直奔关中。沿途那些州县大多懈怠,怕是难保。告知他们,黄州金勇率军民奋勇厮杀。老夫在地底下看着他们,为了数百年国祚的大唐,请死战!”

    “好!”

    金勇摆摆手,转身,拔出横刀。

    一人!

    冲向了叛军。

    秋风吹动着他斑白的须发。

    杨略一边和何聪狂奔,一边听着后面的动静。

    “我大唐!”

    金勇的呼喊声格外豪迈。

    一人!

    竟然像是一支军队。

    “万胜!”

    大乾十四年九月,叛军破黄州城。刺史金勇战殁!

    随后,叛军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