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洛杉矶神探 > 第145章 转变(五千)

第145章 转变(五千)

800小说网 www.800xs.cc,最快更新洛杉矶神探 !

    出了审讯室,小黑点点头,语气笃定,“没错,就是这小子。他急了。

    否则像他这种人是不可能叫律师。

    卢克没这么乐观,“现在下结论还太早。’

    小黑不解道,“为什么,你刚才不是推理的很棒吗?这小子有作案动机、还接触过凶器、又没有不在场证明,完全符合凶手特征。

    卢克解释,“排除fbi芬妮的那把枪,真正作案的只有b枪和c枪,其中b枪是主犯使用的手枪,在教学楼、音乐楼、科学楼都留下了子弹,

    c枪,只在音乐楼使用过,被枪击的也只有列夫一人。

    而那把柯尔特巨蟒左轮正是c枪,这把枪根本没有在教学楼使用过,更没有枪击过芭芭拉和乔西。

    击伤芭芭拉和乔西的是b枪。’

    小黑反应了过来,“所以,你是在试探西奥多?”

    卢克点点头,“就像你说的,西奥多和乔西有矛盾,有明确作案动机、也没有明确不在场证明,他很可能就是枪击案的嫌犯之一

    但他接触的那把左轮手枪却并没有枪击乔西。’

    小黑想了想,“会不会是交换杀人?我以前在电视剧里看过,杀死不相关的人逃过警方的调查。’

    卢克想了想摇头,“可能性不大,交换杀人一般都是异地,而这次枪击案都发生在校园,两起枪击事件很容易被联系起来。

    并不符合交换杀人的初衷。’

    小黑追问,“那你觉得是为什么?

    卢克微微皱眉,这个时候西奥多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不在场证明是最有利的,但偏偏他又说不出来,这让他的嫌疑进一步上升,

    随后,卢克想到了一个关键人物。

    特丽丝.里尔。

    男友和弟弟都被抓了。

    如果说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知情鬼才相信,但男友和弟弟都没有主动牵连她。

    随后,卢克和小黑找特丽丝.里尔谈话,她也要求找律师。

    案件陷入了僵持阶段。

    需要找新线索破局。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恭喜宿主成功侦破‘盗窃案’,奖励5次抽奖机会。]

    案件比较简单,奖励也不算丰厚,

    脑中出现选项菜单,左侧是仓库界面,右侧是抽奖界面,右下角写着5次

    卢克没有抽奖,次数太少,抽起来不爽。

    [恭喜宿主成功侦破‘误杀案’,奖励10次抽奖机会。

    另外,主角获得波文父子的感激,奖励5次抽奖机会。]

    右侧是抽奖界面,右下角变成了20次。

    给力呀。

    不过,卢克还是不准备抽奖,存着吧,等有需要或侦破枪击案再说。

    翌日上午。

    卢克和小黑两人再次来到医院。

    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请三名受害人协助辨认凶手。

    卢克最先找的是芭芭拉,她和乔西是朋友关系,可能对西奥多的事情了解更多。

    卢克进入病房后,芭芭拉的母亲也在。

    在波文的案件中芭芭拉提供了重要线索,卢克为了表示感谢来之前买了一束花,“芭芭拉祝你早日康复,

    芭芭拉看到花心情好了不少,“谢谢,我很喜欢这束花,感觉整个房间都增添了活力。“希望你早日康复。

    “我会的。

    “芭芭拉,我们发现了一名枪击案的嫌疑人,你可能也认识他,想请你协助辨认。”“就算看在这一束花的面子上,我也会帮你。’

    “谢谢。”卢克拿出一张西奥多的照片递给芭芭拉。

    芭芭拉微微蹙眉,“我认出来了,他就是在橄榄球场上袭击乔西的家伙。他是凶手吗?卢克想了想,“枪击案的嫌犯可能不止一人,枪也不止一把,我们查到他接触过其中一把枪,但还无法确定他就是嫌犯,想请你回忆一下枪击案发生时他是否在现场。’

    芭芭拉盯着照片看了很长时间,摇头,“sorry,我实在想不起来了。’

    “芭芭拉,你知道皮特吗?’

    “皮特?”

    “是的。

    “我好像有点印象,听乔西提起过,她好像在和一個叫皮特的人交往。

    “你见过那个皮特吗?

    “见过一次。

    “知道他的全名吗?”

    “不知道,乔西很少说起他的事,感觉挺神秘的。’

    “描述一下皮特的长相。’

    芭芭拉抿着嘴,“白人,身高和价差不多,金色的头发,比较瘦,长得还挺帅,年纪应该比乔西大不少

    这个范围太大了,卢克追问,“还有其他特征吗?

    “我记得他右手臂有个纹身。”

    “什么样的纹身?’

    芭芭拉沉默了片刻,“我想不起来了。

    “谢谢,这个线索已经很重要了。”卢克已经让马修调查乔西的手机联系方式了,或许能从那里得到一些线索。

    随后,卢克又到了学生会委员赫尔曼.维德的病房。

    “嗨,赫尔曼恢复的怎么样了?

    “好多了,已经准备出院了。

    “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这里太闷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霍利普就在旁边的病房,我很难安心的修养。总感觉那个家伙在盯着我,如果你见过那个家伙在赛场上的表现就会理解我的感受。”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你问吧。’

    卢克拿出西奥多的照片让他辨认。

    赫尔曼看完后,摇头,“sorry,我认不出来。”

    “仔细看看。’

    “那个家伙将自己包裹的很严实,根本看不清太多东西,另外,我当时真的吓坏了,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

    真的很抱歉,我尽力了。’

    卢克收起照片,又询问几个问题,随后去了霍利普的病房。

    “咚咚

    “请进。”霍利普嗓门很大。

    “咯吱:”卢克进门后,看到霍利普正躺在床上看电视。

    霍利普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起身下了床,“卢克探长,你们怎么来了?”

    卢克看着电视说道,“这是你们的比赛视频?’

    霍利普点点头,“是我和列夫最后一次比赛的视频,我们以大比分获胜,列夫在那次比赛表现的很优秀。是除了我以外最优秀的队员。’

    霍利普是四分卫倒是有资格说这句话。

    卢克指着电视,“你穿的是9号球衣?’

    “没错,9是我的幸运数字。

    卢克目光盯着电视机,“球衣很漂亮。

    橄榄球服是橙色的,很醒目,印着数字和一个山字形图案。

    “你喜欢的话,我可以送你一件。

    卢克反问,“你经常送别人球衣吗?‘

    “no,只有重要的人才会送,家人、朋友、粉丝,我只是想表示感谢,谢谢你为列夫做的-切,所以

    “谢谢,我喜欢这件球衣。”卢克话锋一转,“霍利普,我今天来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你问吧。

    卢克拿出西奥多的照片,“我们找到了一个疑似枪击者的嫌犯,想请你帮忙辨认一下身份。

    霍利普接过照片看了看,微微皱眉,“这个人....戈好想在哪见过,但一时间又有些想不起来。’

    “不着急,你仔细回忆一下。’

    霍利普摸着下巴仔细查看照片,“我想起来了,有一次橄榄球比赛,啦啦队表演时这个家伙冲上去抱住了啦啦队长。

    好像就是这个小子,但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你还在其他地方见过他吗?’

    “没印象。

    “枪击现场呢?’

    “好像没有。

    “你和啦啦队长熟悉吗?’

    “乔西,我们经常见面,但是说话不多。她身边总是围着一群男人,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ok。

    想起什么线索可以打给我,你知道我的联系方式。”

    霍利普点点头,“下次找我别来医院,我要出院了。’

    “这么快?’

    霍利普秀了秀右胳膊肌肉,“我壮的像头牛,这对我来说只是个小伤,我不想在这里憋着快闷死了。’

    卢克笑了,“赫尔曼也是这么想的,你们还真是有缘分。’

    “我以后会盯着他,如果他敢侮辱列夫,我不会放过他。’

    “老规矩。

    “sorry,我忘了,下次不当着你的面说了。”

    卢克笑了笑,离开了病房。

    小黑出了病房,咧着大嘴,“哇呜,黑人四分卫,真是个有前途的小子,嗯哼。’

    “的确不简单。”卢克若有所思道,

    两人上了车,卢克依旧沉着脸没说话。

    小黑也看出异常,“怎么了?

    “我想查查霍利普。’

    “why?”小黑露出不解的神色,“他是个好小伙,我挺喜欢他的。

    卢克说道,“他穿的橄榄球服是9号,喜欢将球衣送给亲朋好友。’

    “说到球衣我想起来了,他不是说要送你一件吗?为什么只送给你,我也在场。”

    “这不是重点,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转送给你。

    “我才不要转送的,我想要他亲手送的,那种意义是不一样的,没准他哪天成为橄榄球巨星,我说出去也有面子。’

    卢克叹道,“为什么每次说话你都要把话题带歪,我们现在是在讨论球服吗?’

    “不是你先说的球衣吗?”小黑反问。

    卢克

    卢克叹了一口气,“我想说的是球衣所代表的的问题。你不用说话,只听我说就行了。小黑在嘴前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

    卢克继续说道,“你还记得今天去西奥多家,桌子上放着一个照片吗?’

    小黑想了想,“好像有,怎么了?”小黑猜测道,“难道西奥多和霍利普合影了?应该不会吧,如果是的话我应该能发现。‘

    “不是合影,是西奥多和女友的照片,但他当时照相时穿的就是橄榄球服,而且球衣和霍利普的一模一样。

    9号。

    这两个人很可能是认识的,而且关系不一般。’

    小黑有些意外,“他们怎么会认识?

    卢克答道,“这倒是不难猜,西奥多是在橄榄球场骚扰的乔西,他是一个校外人士,为何会跑到橄榄球场。

    可能就是因为他和霍利普关系匪浅,他去橄榄球场看霍利普的比赛,也因此遇到了乔西,才会发生骚扰乔西的事。”

    “你好像说的有些道理,假设霍利普真的认识西奥多,原本也没什么不能说,大大方方的承认就得了,霍利普不说,证明他心里肯定有鬼。”小黑也琢磨出味,

    “列夫被枪杀时候霍利普也在现场,如果西奥多没有撒谎,他的确没有使用那把枪,会不会枪在霍利普手里,那么杀死列夫凶手很可能是霍利普。

    也就是说,霍利普也是枪击嫌犯之一。

    卢克笑道,“华国有句老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分析的不错。”

    小黑摇头,“但是说不通呀,霍利普是橄榄球队的明星球员,以后有着大好前途,很可能会成为运动明星,

    他没有理由做枪击校园的事,更没有理由杀害队友列夫?’

    “他们之间没准有什么隐藏矛盾。”卢克一时间也想不通霍利普杀人的理由,“去学校。不,现在还没开学,去拜访他们橄榄球教练。’

    卢克联系马修查到了橄榄球教练的地址,开车赶赴橄榄球教练家

    橄榄球教练距离卢克老妈家不远,卢克对这一片还挺熟悉。

    橄榄球教练教叫巴布.安德西四十多岁,是个身材高大、强壮的中年白人。

    黑人橄榄球明星很多,但橄榄球教练大部分都是白人,黑人的比例极低

    “巴布教练,我是负责调查枪击案的卢克探长,想找你了解一些案件的情况。’

    “你好探长,我也正想向你询问一下案件的进展,我的两个队员都遭到了枪击,他们是球队的精英,我们损失惨重。

    尤其是列夫的事让我很难接受,他是球队最好的跑卫,没人能替代他。”

    卢克顺势问道,“霍利普呢?’

    “霍利普是球队的四分位,也是球队的真正核心,他的身体天赋极强,是个强壮的小伙子,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训练起来十分努力。

    我很欣赏他,他迟早会成为橄榄球明星。’

    卢克试探道,“霍利普和列夫在队里有矛盾吗?”

    “no,他们没有矛盾。

    一个是跑卫,一个是四分卫,他们的体型也不同,列夫跑的很快、身体灵活。

    霍利普身体素质极强,不光跑得快,也很壮,综合素质是队里最好的。

    他们之间只有合作,不可能存在矛盾。’

    卢克追问,“那他们之间有没有私人矛盾?’

    “应该没有吧,他们私下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我要管的学员太多了。”随后,教练有些不安的问道,“你为什么这么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卢克没有正面回答,拿出了一张西奥多.卡因的照片,“你认识他吗?”

    教练拿起来看了看,皱眉道,“有点眼熟,这小子应该经常看橄榄球比赛。’

    “你在想想,他是不是和球队的某个球员认识?’

    经过卢克提醒,教练顿时想起来了,“霍利普,他是霍利普的朋友,霍利普训练时他经常会在旁边看,有时候两人还一起离开,

    没错,他经常跟霍利普在一起,有什么问题吗?‘

    “霍利普有枪吗?”卢克的问题一出口,教练的脸色变了。

    “你为什么这么问?霍利普怎么了?他惹上什么麻烦了?’

    “巴布教练,你不用担心,我们只是例行询问。’

    “nonono,你们这可不像是例行询问,不要以为运动员块头大脑子就不好使,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卢克敷衍道,“真的只是例行询问,你不要多想,只要回答就行。他有枪吗?’

    巴布教练的态度变的有些冷淡,“no,至少我不知道。

    “霍利普和啦啦队长乔西关系怎么样?

    “乔西是个很热辣的女孩,但我没听说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学生会委员赫尔曼呢?’

    “我不认识他。’

    “谢谢。”看到对方态度的转变,卢克估计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而且他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证据了。

    霍利普果然和西奥多.卡因认识,而且两个人关系很熟。

    “卢克探长,霍利普到底怎么了?我想了解他的情况。’

    “你很关心他?’

    “是的。’

    “如果我不说,你会联系他吗?’

    “我会。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保密,如果你泄露出去,那就属于违法行为?明白吗?”卢克对一旁的小黑说,“去车里拿一份保密协议。’

    “需要这么正式吗?”巴布教练反倒有些慌了。

    其实,卢克刚才就有些担心,自己前脚走,巴布后脚就联系霍利普,以霍利普的精明肯定会察觉到问题

    之前,霍利普一直是一副憨厚的形象,现在看来很可能是伪装的,这小子不简单,比小黑聪明多了,

    既然巴布教练已经察觉到了问题,卢克干脆直接告诉他,这样他反而有义务对谈话进行保密,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他也不敢再乱说。

    说白了,现在这个情况哪怕卢克不说明,巴布教练联系霍利普,对方一样会察觉。

    卢克只是给巴布教练的嘴上个封条,当然,也不一定能起到作用,但总比没有好。

    法律再严厉一样有罪犯,卢克也只能是尽力而为。

    随后,卢克让巴布教练签署了保密协议,告诉了他警方怀疑霍利普和枪擊案有關,仅此一句話就离开了巴布教练家。

    同时,他告诫巴布教练,对方已經签署了保密协议,在警方调查期间不允许主动联系霍利普,更不允许透露警方调查他的情况

    回警探局的路上,卢克一直在思考霍利普在枪击案中扮演的角色。

    他在枪击现场,也有可能接触到c枪,但目前还没有弄清楚他的动机。

    卢克想来想去,准备先试探一下西奥多,他已经被抓了,或许能从他这里了解一些情况。这对他也有好处,只要他转为污点证人,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卢克可以帮他免除倒卖黑枪的指控。

    半个小时后。

    西奥多.卡因再次被拷在审讯椅上。

    卢克端着两杯咖啡,自己喝一杯,递给他一杯,“考虑的怎么样了?’

    西奥多喝了一口咖啡,“我想好了。

    “那咱们也谈谈吧。”卢克准备先试探一下他和霍利普的关系。

    然而,不等卢克说,西奥多先说好了,“我想要一份认罪协议。

    卢克愣了一下,“什么认罪协议?’

    西奥多深吸了一口气,“过失杀人的认罪协议,只要能达成认罪共识,我承认参与了枪击案,否则,我什么都不会说。

    小黑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西奥多,“你小子是不是疯了,我们还什么都没说呢?’

    西奥多一口喝干了咖啡,“我和律师谈过,如果我主动承认罪名可以获得一份更好的认罪协议,这样对我更有利。

    如果你们给我一份好的协议,我愿意承认罪名。

    卢克双手抱在身前,“你承认自己杀人了?’

    “我只承认过失杀人....那只是一场意外,本不该发生的。”西奥多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纠结的神色。

    卢克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昨天谈话结束时,西奥多还是一副打死也不肯说的模样。现在才过了一夜就想通了,愿意主动承认罪名。

    转变有些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