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日月风华 > 第七三八章 入世

第七三八章 入世

800小说网 www.800xs.cc,最快更新日月风华 !

    红叶见顾白衣目光深邃,似乎明白什么,眼中立刻显出光彩:“大师兄,难道夫子是想让我在民间历练,他觉得我.....!”

    “因为你小。”顾白衣很果断地打断她的兴致:“你是小师妹,那些琐事不交给你去做,难道让我们去做?”

    红叶一咬牙,狠狠瞪了顾白衣一眼。

    “我这位大师兄是个文书郎,每天都有公务在身,为国效命,自然抽不出时间。老二那个呆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他看着书院大门最合适。”顾白衣语重心长道:“你三师兄远在太湖,手下几万人要操心。可是夫子吩咐的那些事,又不好派书院其他人去办,放眼整个书院,除了你,似乎也没有别的人可选。”

    红叶慢慢起身,微微躬身:“告辞!”

    顾白衣却是自说自话:“可是结果却是歪打正着。”

    “什么意思?”

    “书院一系,和剑谷一系恰恰相反。”顾白衣靠在椅子上,微笑道:“剑谷门徒要在武道上有精进,在与避世二字。而书院弟子要想进阶,却恰恰在入世二字。”

    红叶重新坐下,道:“避世?可是那位剑神一辈子似乎都在入世。”

    “面上入世,内心避世。”顾白衣神情严肃起来:“只有入世,见识了人间,才能做到避世,若是连世间的七情六欲酸甜苦辣都不知,又谈何避世?”

    红叶眸中显出难得的恭敬之色。

    “书院藏书成千上万,包罗万有,书院弟子自幼便要在书海之中修行,博览群书。”顾白衣道:“读书人都以为书中包罗万象,读书破万卷,便知天下事。其实孤灯古卷,恰恰是避世,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身在书院,看似只天下事,实际上却是不懂人间万象。”叹了口气,道:“剑谷门徒初入门时,会让他们游历世间,找到自己的喜好,等到拥有痴迷喜好,再避世修行,若能够将喜好忘却,就能有大精进。可惜人一旦有了喜好,甚至成瘾,想要抛却,那是千难万难。而书院弟子入门便要钻入书海,等到读破万卷书,便要行万里路,可是有些人痴迷于孤本古卷之中,难以自拔。”

    红叶清亮的眼眸子满是惊讶之色:“大师兄的意思是说,书院弟子只有走出门,才能进阶?为何夫子不明言?为何眼看着书院那些人成天捧着古卷却不让他们走出去?”

    “这就是个人的参悟。”顾白衣摇头道:“为师者,只是引路人,道路如何走,能走多远,却都是要靠自己。若是夫子说破,非但无益,反倒有害,甚至再无精进可能。”

    红叶恍然大悟,随即蹙眉道:“既然如此,大师兄今日为何要说破?”

    “因为你已经入世。”顾白衣含笑道:“今日你与我这样一番话,和当初不管天下事的小师妹完全不同。你已经从书卷之中走出来,悟性已开,也就不必再隐瞒。”神情柔和,温言道:“进入红尘,感受人间酸甜苦辣,这对你的修为大有裨益。夫子

    当初派去西陵,便是点化,希望能引你入世,你在西陵三年,和从前相比,全然不同。”

    “什么不同?”

    “牵挂!”顾白衣凝视着红叶:“你心中有了牵挂。”

    红叶淡淡道:“我无牵无挂!”

    “既然如此,秦逍入京,为何你会半夜去探望?”

    红叶一怔,顾白衣声音平和:“换作当初的小师妹,绝不会为了任何人半夜跑出书院。那夜你偷偷出书院,夫子一清二楚,也正因为那一夜,夫子开始对你寄予厚望,很是欣慰。”

    “我.....我不是探望。”红叶眼神有些慌乱,低声道:“我....!”却不知该怎样说。

    “无论你有没有见到他,那晚你既然出现在他楼下,就证明你已经有了牵挂。”顾白衣正色道:“牵挂便是入世,入世便有牵挂。红叶,这并非坏事,读万卷书从来都不是自娱自乐,而是为了入世。”

    红叶低着头,沉默不语。

    “你二师兄这几年武道修为突飞猛进,此番夫子甚至将【六陌】赐给他,这一切也正是归功于他的大入世。”顾白衣缓缓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便是书院一系的道路,也是成为九品宗师的必经之道。”

    红叶苦笑道:“齐家治国平天下,与女人何干?”

    “其行在乎其心也!”顾白衣循循善诱:“当你真正拥有匡扶天下之心,便走上了九品宗师的正道。”

    红叶似乎明白什么,站起身,向顾白衣恭敬一礼:“多谢大师兄指点!”

    顾白衣正要说什么,随即眉头一紧,右臂一挥,劲风拂过,桌上的孤灯顿时熄灭。

    “有人!”红叶迅速反应,低声道。

    “随机应变!”顾白衣却已经迅速飘身到床榻边,合衣躺下,而红叶也如同鬼魅一般,闪身躲到屋角处,整个屋子一片漆黑,寂静无声。

    夜色幽幽,院落后墙轻飘飘翻落进两人,两双眼睛机敏观察了一下四周,一人低声道:“四师兄,姓顾的确定就在这里。”

    “你确定是他带着太湖盗杀进城里?”前面一人声音细若蚊蚁,一双眼睛如同毒蛇般向四周扫动,却正是红蜘蛛。

    “是他带人将那些士绅救了出来。”身后那人低声道:“潘维行回到刺史府的时候,此人在刺史府外迎接,潘维行对他也很是客气,由此可见此人的身份不一般。”

    红蜘蛛冷笑道:“长孙元鑫身边的人太多,他自己的武功也不弱,找不到机会下手。既然这姓顾的身份不一般,咱们今晚直接取了他首级,如此也可以向师尊有个交代,咱们不至于无脸去见他。”

    “四师兄,此事幽冥可知晓?”身后那人低声问道:“幽冥嘱咐过,王母会的人烧杀劫掠不用去管,但是咱们的人没有他的吩咐,绝不可轻举妄动。

    咱们要杀姓顾的,自然是轻而易举,可是如果幽冥知道咱们事先没知会他,会不会.....!”

    “咱们来江南,是奉了师尊之命来帮他,可不是他的门人。给他脸就听他两句,不给他脸,他还敢动师尊的人?”红蜘蛛冷冷道:“当日如果他及时出手,麝月也未必能逃离苏州城,就是因为他优柔寡断,将一切事情交给钱家,这才导致功败垂成。现在不是他追究咱们,而是他该如何向师尊交待。”

    “其实幽冥也是担心咱们一旦出手,会被朝廷发现端倪。”身后那人还是十分谨慎:“让钱家站在前头,咱们才会万无一失。”

    红蜘蛛语气顿时森然起来:“十三,你是师尊的人,还是他幽冥的人?你若瞻前顾后,现在就可以离开,此事我一个人办了。”

    “四师兄误会了。”十三急忙道:“四师兄但有吩咐,小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才像人话。”红蜘蛛语气缓和下来:“我只带了你来,就是给你立功的机会。带着姓顾的人头回去之后,见到师尊,我自然会为你表功。”

    十三立刻谢过,这才指向顾白衣的居室道:“方才那屋里的灯火亮着,姓顾的应该就在里面。不过他刚刚歇下,估计还没睡着,四师兄,咱们再等一会儿,等他入睡之后,过去悄无声息取了他脑袋。”

    “要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还用得着等他睡着?”红蜘蛛不屑道:“取他首级,探囊取物一般。”并不犹豫,悄无声息向那屋子靠近过去,十三见状,也只能跟了过去。

    两人脚步极轻,到得后窗,红蜘蛛手指轻戳,戳破了窗纸,贴近往里面瞧,发现里面漆黑一片,却传来匀称的呼噜声。

    “睡着了。”红蜘蛛唇角泛笑:“我倒希望他醒着,看他睁着眼睛瞧见自己的脑袋被活活取下来,那才刺激。”眼眸之中已经显出兴奋之色,也不耽搁,轻轻推开窗户,随即穿窗而入,十三也紧随其后,从后窗钻进了屋内。

    窗户推开之后,月光便投射进去,依稀能够看得清楚,红蜘蛛目光落在床上,见到一人正躺在床上,发出呼噜声,却是单手背负身后,慢悠悠走到床前,盯着床上的顾白衣,唇角显出邪魅笑容,竟是悠哉乐哉地在床边来回走了几遍,并不急着下手。

    “这样杀他,没有乐趣。”红蜘蛛转过身,见到十三直直站在自己身后几步之遥,轻笑道:“十三,点上灯,叫醒他,我要感受他临死前的恐惧,要看他乞求的眼神。”

    十三直直站在那里,雕像一般,似乎没听到红蜘蛛在说什么。

    红蜘蛛见状,皱起眉头,不悦道:“你没听见?”

    “他听不见了。”十三身后竟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死人是听不见活人的话,你要是想让他听见,和他一起去死就能听见了。”声音之中,一道曼妙的身影从十三身后缓步走出,十三的身体这才向前直挺挺扑倒,“砰”的一声,重重砸在地上。